一位穿着黄色旗袍的美女手托一个金黄色的盘子走到我的身边,面无表情的站定。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要小费?我心里嘀咕着。给小陆使个眼色,小陆拉开公事包,掏了一万,放到美女的盘子里。

  美女对我鞠了一躬,说了声谢谢。脸上稍微有了点笑容,还是站在那不动。

  齐老爷子凑到耳边:“公子爷,该签支票了。”

  我恍然大悟,我刚才那么豪迈一掷几百万买下了这块毛料,这会别人来收钱了。

  我突然感觉有点后悔,放松以后突然莫名的紧张和后悔~!非常强烈。我生怕开出来一文不值,或者价值远远低于齐老爷子的判断。毕竟我只是一个半道出家又凭着运气几乎一夜暴富的后生小辈。要比实力在座的各位拔根毛都比我强许多倍。为什么让我轻松的获得这块石头?为什么没人和我竞价了?难不成大家都不看好这块毛料?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怀疑是不是齐老爷子和别人设下了一个套。

  这是我写得最久的一张支票,从十万位到分位,光是0就填了八个。磨磨蹭蹭签完支票递给美女,美女又报以甜甜一笑,转身进到后台去了。我努力抑制住内心的起伏,端起茶碗想喝一口水。虽然我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身体还是本能的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紧张,茶碗底座和茶杯发出极轻微的“呛朗朗”碰撞声,显然我的手在发抖。

  热水灌进我几乎发紧的喉咙里,舒服了不少,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玉石已经上了解石机。齐老爷子站在旁边,比划着定下了切线。我紧张得不敢抬头看,干脆靠在椅背上,假装漠不关心的闭上眼睛假寐。解石机发出刺耳的“嘶嘶”声,几秒钟以后,就会宣判我的命运。我拽着椅把,手心里全是汗。如此高价拿下一个开场料子,如果解败了,那简直是大伤元气。

  “——哎呀!”

  “我的天啊!”

  场内一片哗然。

  那一刻,我几乎屏住呼吸,死死的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心想自己是不是栽了。这时候,耳边传来齐老爷子的声音:“公子爷,解出水来了!”

  我听了这话,终于如获大赦,从紧张、懊悔转为狂喜!眼睛猛一睁开,一块晶莹剔透,绿得像一汪湖水一样的极品翡翠摆在台上。石壳子极薄,翠料几乎占整块毛料的三分之一。

  包工头和死肥猪面色通红,气的牙痒痒,跌足顿脚地懊悔自己于这么一块绝世好翠失之交臂。我瞄了一眼刚才跟我争到最后的金少爷,这人很奇怪,居然一点不后悔,也不吃惊。又专心的修着他的指甲,仿佛一切刚刚发生的事真和他没一毛钱关系。

  达叔很友好,对我抱以赞许的微笑:“穆公子果然好眼力!好魄力!我看你就是一块绝世好翠!”

  “达叔谬赞,晚辈不敢当。”开出这么一块价值不菲的好翠,我一下有了底气,和达叔答话都多了几分自信。

  一大票东南亚各地知名玉行收购玉石的商人已经围了上来,等着报价收购这块足以称得上镇店之宝的绝品翡翠。

  过了片刻,听到美女司仪的声音:“恭喜穆公子,现在请问穆公子想以什么样的底价割爱呢?”

  我哪见过这种场面,更没见过这么好的东西,更没想到自己会拥有它。现在让我报价,可真难到我了,低了怕自己贪不够,报高了又怕脱不了手。都说翠不过夜,要是没有绝对的实力,最好不要把这种人见人贪的极品宝贝沾在手上太久。我转过头向齐老爷子求助,询问似的伸出两只弯曲的手指,意思问他:“两千万?”齐老爷子看了我一眼,不置可否,大声对台上美女主持人说道:“我家公子说了,底价两百万,翠送有缘人。”

  我噗的一口,差点把刚喝的茶水从鼻孔里喷出来。完了完了,这齐老爷子果然是个余则成,处心积虑潜伏在我身边,要整死我啊?

  我刚要发作,就听后面一帮玉石商人吵吵闹闹的,已经把价格火箭般的瞬间彪过了十倍——两千万!!!这还不是终点,价格还在火箭飙升!最后泰国盘古玉行以三千三百万拿下了这块堪称绝世的好翠。

  收到支票,我脸上再也掩饰不住,笑开了花。

  刚刚赢了一笔天文数字般的巨款,心态马上放松了,我问齐老爷子:“接下来应该还有更好的东西吧?”

  齐老爷子正色道:“公子爷,翠随有缘人,一出手就已经大获全胜,不要多贪了。这次切记,一定要听我的。”

  反正此行也达到目的了,我一辈子不干别的,这钱也够花了,想想齐老爷子的话也有道理,忙满口答应不再出手了。稳稳的端起茶杯,准备看热闹了。

  也许因为我出人意料的在开场就捞到这么一笔巨款,场内各位赌客的兴致和赌性都被我调动起来,纷纷出手。当然,结局不都是像我一样。

  死胖子以四百万拿下了第二块石头,开出了鸡蛋大一小块料,最多也就值几万,差点当场昏倒。

  金少爷八百万的天价拿下第三块,第一刀下去,灰扑扑一块,一点不见水头,看样子是金少爷的掌故走眼了。第二刀下去,彻底宣布所有幻想破灭,完全是一块毛石头。

  三个石头解完,又换上三个。包工头三百万拿下一块,解出一块不错的翠料,被缅甸的玉商以一千四百万收走了,大赚了一笔。死胖子急红了眼,六百五十万拿下第二块,一刀下去又是毛石头。达叔终于出手了,五百万成交了第三块,结果解出一块次料,三百万当垃圾甩给玉商了。

  第三批又换上三个,帅得一塌糊涂的金少爷赌红了眼,连续以四百三十万、六百万、九百万的价格都包下了,结果运气依然不在,三块都没解出一块值得一看的石头。不过我真佩服金少爷,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来路呢,一会就输了快三千万,依然神闲气定的在座位上修着他永远也修不完的指甲。

  再后来一批是八个,这批石头几乎被我们这一排的人瓜分了,但是都没解出很好的东西,我一百万捡了一块,开出一个还说得过去的货,又赚了四百万。

  最后一批三块石头又搬了上来。我问齐老爷子:“要不要我们再赌一块?反正也赚够了。”

  齐老爷子坚定的摇摇头:“一日不可三赌,赢了就收手,这才是赌场的常胜之道。”

  我虽心有不甘,但见齐老爷子办事如此得当,而且这么尽心,又压下了自己那份贪欲与好胜之心。抓起一把绿茶瓜子剥起来,继续看戏。

  连续很多都解不出好货,最后一批的热情显然不高了,第一块被达叔二百万捡了,结果一刀就切出一大块艳绿玻璃种,两千万被澳门一家商行收走了。第二块被死胖子以一百万就拿下,这次还行,开出一块芙蓉种,被七百万收走,赚回了不少。最后一批出好货,金少爷看连续两块都开出东西了,而且又是今天赌会的最后一块石头了,亲自跑到台上去看了半天。又一发热,以一千四百万的天价击败包工头和达叔拿下了最后一块巨大的原石。又是一刀见白,全场都为他感到惋惜。我甚至已经对他产生同情了。

  最新%章@节上/¤酷v匠N网

  金少爷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向场内宣布:“今天累计已经输了四千万,我现在以五千万转手,有识货的朋友吗?”

  场内一片哄笑,我想这金少爷莫非是输红了眼,失心疯了。一般被解过一刀的料还可以赌,但是转手价格一般要低于第一次价格的一半以上,哪有半刀料要价比第一次高上几倍的啊。果然除了一片哄笑外没人愿意出价。

  金少爷微微一笑:“那大家就一起来看看它的真面目。”

  第二刀切下去,全场震惊了,我就像被闷雷当头一击。连达叔也禁不住轻轻“咦”了一声:“怪哉!这年轻人眼力如此之好,他的掌故怎么水平这么差,连连走眼。这年轻人真可谓奇才啊!”

  一块美轮美奂、世间罕有的巨大荧露玻璃种原料烨烨生辉,仿佛一块凝脂,清翠欲滴。不,应该是青翠欲流。简直是十二分的水头。这只应该存在在传说之中。

  周围一片喧闹,各路翡翠商人都纷纷爆出一个又一个惊世骇俗的价格,最后由泰国的盘古翡翠商行开价到九千九百万,看那样子其他玉行还准备加价,这块翡翠的价格会破记录的突破一亿!金少爷突然站起来说道:“好,九千九百万成交,我就喜欢九九归一,这个数字吉利。”盘古翡翠商行也捡了一个便宜,当然,金少爷更是暴赚了一笔横财。

  小雅阁这场翡翠的饕餮大宴就算结束了。我站起身来,准备离开。齐老爷子伸手拉了拉我的衣袖,轻声说道:“公子爷,还没完呢。”

  场内突然安静下来,周围的人都惊讶的看着我,司仪也问道:“请问穆公子,难道尊驾不想压花了吗?”

  什么叫“压花”?我从来没听说过,转头以茫然的目光征询齐老爷子。齐老爷子的脸霎时变得微红,轻轻咳嗽一声,手掌下压,做了一个让我坐下的动作。我虽然不明白还有什么说道,但是知道显然这时候我离开是不妥当的,忙假装伸了伸懒腰,活动一下肩膀,又坐下了。不过还是弄得很尴尬,在座的肯定看出我根基浅薄了。我心里暗暗责怪齐老爷子这老家伙,也不事先全给我交代清楚。

  美女茶师们又来给大家换了一回茶,来了很多人,七手八脚地把花厅四面的隔板墙全部打开,整个花厅顿时变成了一个凉亭。

  远远望去,一大队人抬着一张双人床板大小的大案桌走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