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请柬

  2013年初秋。

  飞机平稳的降落在我此行的目的地——腾冲。

  第二天,我破例起个大早,带着伙计小陆和齐老爷子,出市区一路向南。视线所及是一片片绵延的小山,倚水而立,青翠欲滴,沿公路蜿蜒向南不到半个小时,公路边上出现了一块平坦的绿地,小陆将车开向绿地深处。驶进大门,一栋掩映在绿树丛中的独立小院,院内绿色植物错落有致。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株株粗大古老的树木,这些全是真正从深山中移植出来的珍贵树种,有的树龄已达上千年。在各色绿色勾勒中衬托着院内一栋中西合壁的3层小楼,显的格外别致、优雅。

  “齐老爷子,待会您可得小心掌眼,这次和以往不同,出不得半分差错。”到了小院门口我还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忐忑,不断小声和身边的老者耳语。

  齐老爷子看了看院子上的匾额,对我和小陆笑了笑:“穆公子,你放心,老朽一定竭尽全力。”

  门口两个戴墨镜的家伙手一摆,拦住了我。小陆掏出请柬,递给一个五十多岁的门房。门房先生收了请柬,朝那两个人微微一点头,那两人知趣的收回阻拦我的手,双手交叉垂在小腹,兵马俑一样站在门两边,让开一条路。我深吸了一口气,抬腿跨进了门。

  进了院子,绕过照壁,穿过一条小径,来到一个花厅。进门是一架绣女屏风,花厅的四周放着花凳,上面都端放着兰花,散发着淡雅的清香。

  花厅正中放着一张朱红文案,文案的前面有一尊空香炉,文案前面预备下两排茶几,第一排是左右各三张金丝楠木雕花茶几,每张茶几都配着一张金丝楠木明式座椅,其中五个位置已经有客人了。后面一排是十张红木雕花茶几,坐了三四个人。配着红木座椅。我用余光扫了一圈,坐在后排左边最里面的空位。齐老爷子和小陆一左一右的站在我身后。

  刚坐下,两位穿着旗袍,挽着发髻的姑娘端上一个茶盘放在我的茶几上,缓缓跪下,其中一位熟练地打开茶仓舀出茶叶,放在赏盘中,交给助泡。助泡端过赏盘递给我,娓娓说道:“这是极品红印普洱。。。。。。”

  最新7章)K节%上酷匠h网)C

  我看了一眼干茶,轻轻接过赏盘,把茶叶小心拂回茶仓中,让小陆取出一个茶盒,倒了一些嫩绿的茶叶在赏盘内又递给助泡。我对两位姑娘笑笑:“谢谢,我不爱喝普洱。”

  主泡师接过我递给她的茶叶,极熟练的洗茶、冲泡、封壶、分杯。片刻功夫,一双纤纤素手奉上香茶。茶香四溢,我端起玉琛瓯才啜了一口。旁边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哟呵,还有人喝不惯这红印普洱?要在以前,这个年纪可是连进这小雅阁的资格都是没有的。”

  我循声望去,是个四十多岁的胖子,穿着件宝蓝色的唐装,秃着大脑袋,脸上一层肥油发出明晃晃的反光,隔着我一桌,身后站着一个精瘦的老头和一个精装汉子。

  我刚想反唇相讥,我前面一排正中位置一位穿着米色格子衬衣,手执一把翘金川扇,带着眼镜,儒商打扮的老头,转过脸去对那死胖子说道:“阿强,各有喜好嘛,年轻人不喜欢普洱的醇厚,喜欢绿茶的清香,也是正常的嘛,你这个年纪还未必喝过普洱呢。”

  “达叔。。。。。。”那死胖子刚想说话,老者抬手制止了他,胖子对着我鼻子里“哼”了一声,把头转向一边,不再看我。达叔用手扶了扶金边眼镜,和蔼的对我说道:“这位小爷喝的是明前的华顶云雾吧?”

  凭茶香就能判断出是什么茶,还能准确判断出是什么时候的茶叶,这老者道行很深啊,我不禁肃然起敬。略一颌首,正色道:“久仰达叔有既能识玉又善辨茶,果然名不虚传。”

  “这位公子谬赞了,老朽的桑梓之地恰巧是浙江台州天台县,这华顶云雾恰好产在我的家乡,小时候在山村生活,我也亲手采过不知多少,所以凑巧认识,哪有什么神奇。”大叔摆摆手笑嘻嘻的说完,爽朗的笑了起来:“不知公子高姓?仙乡何处?”

  “在下小姓穆,成都人。”我对达叔印象不错,以前只听说过,他是滇缅一带的玉石泰斗级人物,身家过百亿。没想到这样的大佬竟毫不避违自己的出生,还如此平易近人,所以言语中多带了三分恭敬。

  “阁下原来是穆公子。近几年赌行里你的名声很响啊,连连有大手笔,从未失手过。看来我是真的老了,后生可畏啊。”达叔还是和蔼的和我搭着话,说完对我笑笑便转过身去和身边的一个助手耳语什么。

  我叫穆依,成都人,今年三十岁。偶然的一次机会在云南腾冲旅游的时候淘到一块翡翠毛料,那时候完全不懂,运气所致,一解开就是极品满绿玻璃种,当即以很高的价格出手了。从此之后就迷上了赌石,终日混迹于这个行当之中,学习了大量的翡翠知识。也许和翡翠有缘,当然,更主要是这几年运气又特别好,连连出手都有斩获,所以在赌行里声名鹊起。

  二O一三年九月二十日,在成都突然收到一封云南腾冲发来的快递。我拆开一看,是一方请柬,上面写着:“恭请穆公子讳依阁下,秋分时节光临舍下花厅小聚。”下面的落款我不认识:“小雅阁主人”。

  看着这奇怪的请柬,我一头雾水,这上面没说什么事由,也没有地点,落款我也不认识。不过既然认识我,又是从腾冲发来的,肯定和赌石有关了。忙吩咐小陆,让他马上把齐老爷子请来。小陆是我的伙计,特种兵退役以后高不成低不就,偶然认识了我,便跟着我混迹于各个赌石行中,办事十分精明,对我也忠心耿耿。

  我看着请柬,点了支烟,等着齐老爷子。

  做我们这一行的,一般有点名堂的,都会请一位或者几位成名日久的行家做助理,只帮你在鉴石的时候拿主意,但是不参与经营其他事务。在业内有一个称谓叫做“掌故”,又称“掌眼”。

  齐老爷子是玉石行当中有名的掌故,也曾经家财万贯。可惜流年不利,有一次参与一个巨额赌石交易时,被别人设计了圈套给套进去,走了眼,弄得身败名裂,更重要的是雄心尽失,再没有东山再起的心思了。从此只是帮别人掌掌眼,讨个生活。只是这位老爷子是玉石行里老人家子弟,大手大脚惯了,又拿不下脸给别人打工,有时候脾气比东主还大,所以总是干不长。后来我经人介绍,认识了几乎潦倒的他,重金礼聘让他给我做掌故,听说他脾气大,也不轻易劳驾他,他在我这里几乎属于散养状态。知道他花销大,我给的佣金也比市面上高出一倍。这老爷子知恩图报,功底很足,办事也很上心,好几次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帮我做出了正确的抉择。所以我对他也是十分信任。

  一会,小陆带着睡眼惺忪的老爷子来了,附在我耳边说:“这老家伙在洗浴房被我揪出来的,看样子昨天晚上又风流去了。”

  不知齐老爷子是不好意思,还是昨晚的宿酒未消,脸上红扑扑的。我忙请他坐下,让女佣端上两碗清茶。用左手从桌面把请柬推倒他面前,询问道:“齐老爷子,你看这请柬。。。。。。”

  齐老爷子翻开请柬,揉了揉眼睛,嘴里“咦”了一声,绿豆眼中突然闪出一道光亮。齐老爷子和上请柬,端起茶碗啜了一口,长长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想不到啊,江山代有人才出,公子爷如此年少,竟然得到了雅阁主人的邀请。”

  我见他说得玄乎其玄,全是夹头夹脑的半套话,忙恭恭敬敬的虚心请教:“老掌故,愿闻其详。”

  齐老爷子不理我,摇头晃脑的喝了好一会茶,把头往沙发靠背上一靠,闭上眼睛,缓缓说道:“公子爷可知道腾冲翡翠四大家?”

  腾冲,古称腾越府,翡翠交易由来以及,千百年中靠翡翠发家致富的何止千万,而这些富商豪客中最有名的有四位,分别是:东董、西董、南刘、北罗。这四大家族是翡翠城的精华,家大业大,泼天巨富。我们做赌石的谁不知道呢?

  “这个我当然知道,二董、刘家、罗家,并称翡翠四大家。不知对否?”我顺口答道。

  “呵呵呵呵,非也非也,公子爷,这四大家是玉石巨豪不错,可是还有四大家族,在这个行业里,他们要谁富,谁就得富;要谁穷,谁就肯定穷;号为玉枭,公子爷可有耳闻?”看来我知道的四大家并不是齐老爷子说的四大家。

  齐老爷子眼皮都没抬,继续靠着沙发假寐:“玉枭四大家是:宋、齐、梁、陈。抗日的时候梁家因为出了个无人不知的大人物——爱国华侨梁金山,公子爷应该知道吧?”

  “齐老爷子,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这请柬怎么回事吧,急死我了。”我要在往日,是很有兴趣听听这些趣闻的,可是今天,我更急于搞明白这请柬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老爷子打了哈欠,睁开眼睛,转过身来,对我说:“公子爷,这可是人人都想得到而又不可得的机会呀。小雅阁主人,就是清末大玉枭陈师古的嫡派重孙,现在四大家之一陈家的舵把子。小雅阁是陈师古当年创建的一个帮会,专门控制翡翠交易和赌石,门徒众多,财力雄厚。当他们找到极品原石的时候,就会向赌行内比较有名望和财力的赌客发帖子,收到贴子的人,可以到小雅阁去参加赌会,就有机会拍得极品原石,往往会一夜暴富。更重要的是,有幸参加雅阁赌会的人,就相当于有了一块翡翠界的金字招牌,这其中好处就不用我说了吧。”

  齐老爷子讲话太多,说得有点口渴,抱起茶碗猛啜一口,继续说道:“帖子分两种,一种是给“搽客”的,收到这种帖子的,只能在花园里坐着,赌一些次品。另一种就是今天公子爷收到的,这是给上宾的,可以进花厅,可以参加上品的赌博,这种帖子,一次只有十六张。”

  我听得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就差吞口水了,忙问老爷子:“那陈家为什么自己不解石?”

  齐老爷子又详细的给我解释:“呵呵,陈家专攻原石,赌会已经持续了近百年,早就是一块金字招牌了,怎么舍得自己去砸了它?再说,就算你陈家能人再多,能保证每块原石都能开出好翠吗?不如贴上陈记的金招牌,废砖头料也能卖上好价钱。”

  “齐老爷子参加过雅阁赌会吗?”我希望多了解一点情况。

  谁知这一问问到齐老爷子痛处,老爷子一下脸变得绯红,低下头小声说道:“说来惭愧,只在外厅里当过搽客,从没有资格进入花厅。”

  “搽客”就相当于赌局中买外围的“帮闲”,只能参加一些外围赌博或者小一点的、次一点的赌石,当然开出好货,人家愿意转让,你也能购得。而且小雅阁这样的大家,即使是次品,也不乏佳品、上品。所以即使做一回“搽客”也是很多玉石客梦寐以求的事。

  “那这里都是好货?”我赶快转移话题,免得老人家尴尬。

  齐老爷子掏出烟,小陆赶忙帮他把火点燃。齐老爷子吐了一口烟圈,说道:“每一次小雅阁开局,都会有很多佳品和一二件绝翠面世。当然,更多的还是废料,能不能找到上品,就靠各人的眼神和财力了。”

  我猛一拍扶手,站了起来,吩咐道:“小陆,马上订飞腾冲的机票,我们立刻赶过去,这一次我要大杀一回。”

  齐老爷子连忙给我招手,面色凝重的说:“公子爷,年轻气盛是好事,但切记不可冲动冒进,小雅阁赌会,可是让无数名动一时的大豪客输得一文不名的。”

  “齐老爷子,你请放心,我自有分寸。”面对齐老爷子一片好心,我也只得顺着他说。但是一想到马上就有可能获得绝品翡翠,已经心痒痒得不行了。

  就这样,我成了今天小雅阁花厅的座上宾。原以为跟以前那些赌石差不多,没想到这么讲究,还无端遇到个恶心的死胖子揶揄了几句。再一看在座的这些人,都感觉是底气十足的豪客,特别是达叔我是听过的,和我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人家拔根毛都比我的腰粗。本来踌躇满志,现在心里凉了一大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瑟鸣悠悠 说:

真正的高端赌石,就是赌命,请大家一观!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