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后,同仁峰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中间一块大擂台,方圆百丈开外,同仁殿后楼阁玉,错落有致。

  亭台东边石崖之上,一把与道门中完全不符合的血剑散发着妖异的光芒,似乎要吞噬一切的生命,后面一女子,白衣胜雪,这便是霜华剑主依简了,而石崖之上男子并未转身,一身宽大的黑袍,头后束发,一直垂到腰间,并未起冠髻,单单前额一束白发自耳前垂到肩胛,右脸有一道若隐若现的伤疤,

  依简道了一声“大师兄”,这男子并为转身,语气沧桑而冰冷道:“风月门此番有动乱,风月门灭了倒无所谓,几个师妹师弟万万不可伤害分毫”。

  依简脸上闪过一丝担忧,也是望向崖前的沧海。

  “老铁,这些年来你可一点也没变”无人知道莫血在向谁说,在崖的另外一面出来一身负重剑的中年人,也是满脸沧桑,脸上完全没有修道中人的气色,那脸上有细细的坑洼。最吸引人便是背后那柄剑,这重剑似乎也和这人一样,平淡而无气质,重剑无剑锋,上面有些许细小的裂纹。

  这人凭空出现,眼中也是盯向了远方沧海,只是说了一声:“莫将困绝地,已经陨落,那柄陷阵之剑逃了出来”。

  三人都未说话,依简隔了很久,叹了一声“当年的八剑如今只剩下七剑”。莫血过了很久才说了句“是八剑,以后将是九剑”。

  依简庸铁二人望了莫血一眼,似乎是不解。

  而同仁峰上擂台四周,坐满五山三十六洞的来客,其中不乏有元婴期强者,正台之上,青云尊者拱手道:“我修道五百年,谢各位道友前来祝贺,借寿辰之机,诚邀各山各洞道行五十年以下的弟子前来论道斗法,胜出弟子,将进入风月殿悟道洞中修行十年,未来修真界必将不弱于武修、佛修、丹修之流”。青云尊者两旁分坐风云门四大老祖,其中长风尊者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HA看-正版¤0章z节*s上酷匠c…网-

  各山各洞之人,听得悟道洞几个字眼,也是一喜,这悟道洞,对于修行悟道极有帮助,是东大陆少有的几处福地。无数势力都是挤破脑袋而不能进。

  突然有一年轻弟子上前,对四周拱手道:“行德洞商前承领教”,皆有其他山派福洞弟子上前斗法,这商前承金丹境界,一手奔雷诀,引云中惊雷攻击敌人,雷乃渡劫时,天为逆天修行之人而降下的惩罚,这商前承修习奔雷诀,身法极快,挑战者往往还未近身便被惊雷劈得体无完肤。

  华云洞老人流沙尊者示意,其后出现一人,这人正是十年之前天涯打劫的那修士杜丰仁。杜丰仁上台,商前承与杜丰仁虽然都是金丹后期,修炼功法的差异,实力一比便见分晓。杜丰仁显然对元素的控制力要强上很多。

  杜丰仁同样是奔雷决,所招来的惊雷威力是那商前承的几倍,天空那道似狂龙的闪电,转眼便席卷商前承,商前承身体倒飞,飞出场地后不省人事,胸口那护心镜破碎,肉体寸寸龟裂,已然重伤垂死。商前承被行德洞弟子带去后台。

  行德洞白善老祖勃然大怒:“流沙小子,你个小王八,你的徒孙为何下这么重的手”。流沙尊者蔑视道:“你那废柴徒孙死了便死了,不服来战”。

  百善老祖本是脾气暴躁之人,哪里经得气这样挑衅,想要发火却是被青云阻止,道:“百善兄不必动怒,我风月门有疗伤圣药,你那弟子不碍事”。青云可要完成那瞒天过海之技,怎么肯容中途生变故。

  这杜丰仁拿出一杆旗,这面旗子阴气森森,乃是采集千年煞气,收孤魂野鬼,聚强大兽魂妖魄炼制而成的阴煞幡,力挑群雄,上台斗法者皆陷入那阴煞帆的百鬼阵中。

  一弟子上台,杜丰仁便祭出阴煞幡,幡一分为四,分居四角,阴煞幡上黑气蔓延形成百鬼阵,百鬼阵中鬼影进入那弟子体中。那弟子不战而败,灵识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周围观看之人皆是议论纷纷,谩骂道:“这华云洞枉称是修真正派,弟子居然有如此歹毒的法宝”。

  太上浮尘尊者看着这一幕,感到危险,便对青云传音道:“这华云洞往日行事歹毒,好歹也是在暗地进行,可如今却是没有任何顾忌,不知为何”。

  青云是神合之境,元婴与肉体开始结合,感悟天道,修出神体,可以感悟天机,掐指一算,暗道不妙,对浮尘传音道:“叫天涯上台去,尽快将他送去世俗间”。

  天涯、巨灵、皇易梦、琪咏霏四人在看台一旁,商易梦是世俗皇权中人,自小在深宫,那有见过如此风景与热闹,手中拿着一串在天涯洞府中摘得的朱果,吃得正香,完全没了公主的架子,一手搭在天涯肩上,嘴里还嚼这朱果,道:“我说哥们,那杜丰仁真不是个东西,枉我那日还叫他一声道友”。

  天涯看着那阴煞幡,目不转睛,露出狂热,便又打起了这阴煞幡的主意。浮尘师尊示意天涯上台比武,天涯兴冲冲上台,琪咏霏叫道:“天涯,你去干嘛”。

  “那件宝贝我看上了”天涯头也不回。

  一旁的皇易梦笑的花枝乱颤,语气不清道:“打劫,打劫,等这次比试完,我带你去御龙皇城打劫”。

  而所有的看的人都不解,忽而会意,风月门当真没有能拿的出手的弟子么,派一个只有结丹后期境界弟子与金丹后期法宝加身的华云洞弟子打,不是自找没趣么。

  杜丰仁见来到上台的天涯,这不是十来前在落日山脉打劫自己的是谁。便狠狠道:“天涯,十年你给的羞辱,今天用你命来还”。

  百鬼阵这是变成了千鬼阵,阴气是之前的十倍,恶鬼对灵识伤害更强,这阴煞之气与恶鬼并没有对天涯造成伤害,天涯腰间的那块九字碧玉散发柔和的光芒,自动抵御这恶鬼的灵识攻击,这白玉散发出的柔和力量并在不断吞噬瓦解这千鬼阵。

  杜丰仁向后退了两步,这阴煞幡轻易被天涯破解,台上观看其他门派之人,皆是感到不可思议,看见他腰间的那块玉便知道是风月门浮尘峰的第九弟子。这块九之玉佩乃是浮华峰特有信物,能破这阴煞幡,自然不奇怪。

  “不知量力,你可知你只是结丹境界,在我眼中不过是蝼蚁而已”一把三尺蛇形长剑慢慢出现,环绕着杜丰仁上下盘旋,剑上红光萦绕,红光慢慢汇聚,霎时已经成而来一条小蛇。这红色气蛇缠绕着那蛇信兵剑。只是缺少了生气。

  天涯见到这把兵器,惊呆了,小声道:“初化器灵,玄等下品兵器,这会要发了”。

  “死到临头居然还笑,傻子玩意”杜丰仁说着便催动兵器,一道火蛇向天涯席卷而去,天涯见到这火蛇不但没惧怕,反而更加欣喜,放声道:“好宝贝,好宝贝”。

  台下的皇易梦焦急喊道:“天涯,那东西可是玄兵,你不会死了吧”。

  天涯气得吐血,旁边的琪咏霏一点也不担心,对商易梦白眼道:“我师弟虽然修为比不上那伪君子,但是师弟奇宝多,用法宝都可以将那小子砸吐血”。

  天涯虽是羡慕这件宝贝,却也找到应对之法,从储物道中掏出一顶貌子,这靴子之上金光浮动,灵力注入其中,这帽子变大,将那火蛇抱住,最后火舌消失,帽子化为飞灰。

  “看你有多少法宝让你浪费”说着便是一道火蛇过来,天涯便又丢出一件黄品法宝挡住攻击,叫嚣道:“我说兄弟,不要这么小狠手吧,不就抢了你几件法宝嘛”。

  在来时,流沙尊者已经示意,对于风云门尽管下死手,不必顾忌。杜丰仁本意为很轻松便将这小子灭掉,却是没料到,这小子这样滑溜。

  霎时,同仁峰之空不再青,整个风月门,皆是被黑云笼罩,只有同仁峰前后一百零八神元珠发出光亮。

  “出来吧”杜丰仁手持铜铃,铜铃中妖气弥漫,自虚空之中的出来一把长剑,这把剑通体黑色,剑边是红色的血刺,这铜铃转眼便将杜丰仁血气吸了干净,直到死的前一刻,杜丰仁往向他师傅:“师傅这是为什么”。这铜铃飞向那柄妖异的魔剑,形成剑穗。细细看去,那铜铃剑穗旁边还应有个剑穗位置。此时,天涯储物袋中的铜铃动了起来,似乎在瑟瑟发抖。

  青云脸色变:“流沙,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以人魔传承精血召唤灵魔剑,你不知这会使魔君复活吗”?

  座台之上各人就是望向那柄魔剑,道行在两百年以上的都明白,这柄魔剑为何物,一千年之前,东大陆守护者于魔界入口与魔君重楼一战。

  流沙尊者飞向长天,顿时变换了身形,不再是清风道骨,而是一尊魔,以道修魔。流沙凌空站在这柄灵魔剑旁,哈哈大笑道:“魔君大人已经给我指示,今日不过是个开始,人类凭什么拥有富饶人间”。

  “各位道友,我五兄弟挡住流沙与魔剑,你等分居一百零八神元珠,注入灵力,完成锁天大阵”青云师尊体内化出一把通体透绿的水皇木尊剑,这剑化为七七四十九把,每把之中都似乎存在一个世界。浮尘尊周围金光环绕,铁木全身出现一只盔甲,荷茵运转灵力,拘来天地灵力,而在一旁长风以极快的速度游走,消失了身影,只是这速度是真正长风的几倍。

  青云占水位浮尘金位主攻,铁木土位主防,荷茵木位拘来天地灵力补充阵法,而长风火之位形成生生不息攻守兼备的乾坤五行大阵。

  “青云,你的青木水皇经居然修炼到自成世界的境界,我今天的对手不是你,啊哈哈”一只魔手直接抓向天涯,这只魔手眨眼已经到了天涯之前。天涯已经闭眼,从来未想到之间生命便会这样终结。

  电光火石之间,这魔手被一散发着同样魔焰的实质剑意所挡,在天涯身前出现五个人。

  中间一人宽大黑袍,右侧是一平淡的中年人,背负宽大黑剑,左便是一把破损长剑,这长剑似刀似剑。最外侧,则是天涯熟知的霜华剑主依简与心仇剑主闭月,

  天涯被保护在身后,中间一人道:“你必死”,便持剑而上,宽大的衣袍随剑势微转,莫血剑划过之处,空间破碎。

  流沙攻击受阻,天涯并为惧怕半分,只是在闭上眼那一刻,心已冰冷,而怕面前的五人却是将这坚冰融化,他看他们之中的兵器便以明白,眼前的这四个便是自己的两个师兄,两个师姐了。那持剑直接迎上去的便是重来没见过的大师兄莫血,而那手持重剑的便是赠送自己九字碧玉的庸铁,而那从小伴着天涯长大的陷阵之剑失去了主人,只剩一把兵器。

  “简师姐,闭月师姐,三师兄呢”?

  莫血往这般传了一声:“我宰下这魔头,送给师弟当见面礼”。

  “我先折了你这左臂”流沙已近疯狂,不知天涯这里有什么吸引他的东西,流沙已经是半魔半人,人形的一半是元婴中期,而魔的一半却是道了魔婴期,实力比只是元婴前期的莫血强上一些。

  莫血放弃了防守,全身灵力化为磅礴的剑意,举世无匹的剑气洞穿了流沙的头颅。

  “啊~”,魔血双目怒怔。

  流沙恶魔右手趁虚而入,抓住莫血的左肩,硬生生将其摘下。大口张开,讲这条手臂吃下,化为血气滋养被剑气洞穿的头颅,却是于事无补,那道剑气重伤了流沙的识海。

  天涯看着干着急,突然想到刚刚那铜铃。

  便从储物袋中掏出铜铃,仍向空中,流沙已经疯狂,见到铜铃飞向空中,便飞身去抓。莫血、庸铁、英将、依简、闭月会意,五剑齐刷刷洞穿流沙的躯体,五把剑的剑意融合为一体,洞穿流沙色很身体。

  流沙被这道剑意分解,在化为尘埃,落了满地。此刻那承载这魔君残体的灵魔剑,有所感应,而风月门五大峰主演化乾坤五行大阵,正与这柄魔剑对抗。

  灵魔剑之内乃是魔君残魂,魔剑之上寒芒一闪而过,而在长风体内的百虫道人觉醒,也是寒芒一闪,撤去自己的风火之力,五行阵刹那瓦解,其余四位皆因灵力反噬而重伤,魔剑刺向青云,铁木抽身当在前,魔剑穿两人身体而过,身体寸寸断裂。长风反手拍向荷茵,浮尘抽身当过,被百虫道人致命一击,元婴破裂。

  这时灵魔剑飞身去抢那还在空中飘浮的铜铃,却没抢着。

  一只滔天巨手出现,将这这只铜铃抓摘手中,一神情冰冷的女子出现在空中:“魔君,你休想动我父亲”。

  这女子气息强大,乃是妖族中的妖王魅妖貂,一掌拍上魔剑之上,留下一个掌印,灵魔剑后退几丈远,这女子又是一脚,将灵魔剑直接由山峰之上打进了山体之下。

  “魔君,你当年将我父亲炼为妖灵,融进这剑穗铜铃之中,可想过有今日,今日我必杀你”魅妖貂便又钻进山体之中。

  其余各山各洞前来之人,其中不乏高手,见到魔君出,妖王到场,便弃了一百零八,各自逃命去,失去灵力支撑的锁天大阵,土蹦瓦解。锁天大阵,便是欺瞒上天,借天之力御敌,就算元婴破碎,神魂破裂,在锁天大阵中,尚有活命的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