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给琪咏霏巨灵二人,每人发放了可丹药,之也是含了一颗,出了门,以灵识感受到雾中人都中招,屋外有一贵冠女子迟迟不肯进,叫喊了两声,武器中皆无回应,便在哪里驻足观望。天涯料定没有危险之后,便撤掉神断草,快速冲进雾气中。

  武器之中的空妙手有法宝在身,虽然关闭全身与外界的联系,可是在刚进雾中的那一刻,武尉境界的龙骑攻击时,空妙手发动灵力闪避,却是吸进了一丝雾气,现在还有挣扎之力。

  天涯冲进去,见到还有逃生之力空妙手,从储物袋中掏出龙牙棒,脚踩风行靴,以之前妙手空几倍速度向他头上砸去,这空妙手纵横偷界几百年,如今栽到天涯手上。

  空妙手还没看清来人相貌,轰然倒地,全身的失去防备,那无空不入的断魂烟浸入身体内,全身在也提不起半分灵力。

  那几名龙骑情况稍微好些,武修本是修命,肉身强悍,奈何也是着了天涯的道。

  天涯快速拔去空妙手的全身家当,连遮羞布都没留,天涯还是没做绝,留了一线。以木灵决幻化一片芭蕉叶,扔给了地上双目怒症的空妙手。空妙手全身灵力难动分毫,话都说不出一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储物袋,身上的衣物被洗劫走,一片芭蕉叶遮住了下身。

  天涯迅速跑到,那几名龙骑身后,这几名龙骑实在是太穷酸,天涯拿走他们储物袋之后,实在是看不起他们身上的衣物,便到后边巨灵琪咏霏汇合。

  琪咏霏叽叽喳喳道:“我的伏龙阵残卷呢”。

  天涯在空妙手的袋子中捣鼓了一阵,找到其中一个宝盒,宝盒四周由机关之术封印,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字:伏龙阵法。天涯直接扔给了琪咏霏,便道:“此地不宜久留赶快换个点,咱们去打劫前来参加师叔寿辰的五山三十六洞弟子。

  “何处小贼竟敢在此处作祟”。

  迷雾上方飞起一束发向后的男子,这男子额头突出,全生修士打扮,一看便是华云山弟子,这弟子手持一个布袋,将所有的迷雾都收进了口袋之中。

  突然惊讶薄雾散去后的情景,只是见到七只长翼龙东倒西歪,场中八人皆是在地上不动分毫,其中一人,更是以蕉叶遮羞。

  任然骑在青色长翼龙之上的女子大惊失色,突然看到被自己追了好几天的神偷空妙手只剩一块蕉叶遮羞,突然又笑了起来,两眼弯弯似月亮,露出两只小虎牙,极为可爱。

  便道:“多谢道兄帮我抓住了这恶徒,我是御龙皇城三公主皇易梦,这恶徒盗走我御龙皇城的伏龙阵残卷,还望道兄归还”。

  那收走断魂烟的华云山弟子诧异道:“我是华云山弟子杜丰仁,见此地有异动,便脱离队伍来此,并未看到你那伏龙阵图”。

  g酷匠☆网+首0发H)

  “你这牛鼻子道士,我好生与你讲你却不听,那就别怪我无情”这女子见到这男子不肯归还,正与动手。

  突然察觉道远处有修真中人的灵力波动,驱动巨龙,闪电便上前,截住正逃跑的天涯三人。

  此时的三人早已经换了样子,身上的服饰并没有改变,完全不是之前的容貌,天涯便道:“我路过此地,见到这迷雾不减,便躲到一旁,这是迷雾消失,我正赶路,万望姑娘莫难”。

  青色长翼龙上的皇易梦皱了皱眉眉头,从怀中掏出一个罗盘,罗盘上有一针,这针白的那个了几下,赫然指向琪咏霏。

  “小小毛贼,你藏得到挺深,快快交出伏龙阵残卷,我饶你不死”皇易梦手中唤出五尺长枪,枪表面金光浮现,俨然是黄等极品法宝。

  “你叫谁毛贼呢”琪咏霏一尺短笛化为一把隽秀的短剑,上面光华流转,同样黄的极品法宝。“告诉你,我可不是小毛贼,我可是大毛贼,我该大的地方都比你大”琪咏霏丝毫不弱,以金丹后期对战武都前期,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

  天涯身上逃命法宝众多,这武都前期的皇易梦相当于金丹前期的修士,天涯自是不惧,身边可有一个金丹后期的师姐琪咏霏。于是天涯打起了这杆黄等极品长枪的主意。

  “姑娘勿怪,我等也是奉了师命前来捉拿这神偷空妙手,为修真界除害,他身上的东西我会交到门派,请师父定夺,若是被奸诈小人骗取,便损害了真正受害人的利益,姑娘说此中有姑娘的物件,是真是假我不知道,所以我万万不能给你”。

  黄易梦本是深宫中人,自幼学习很多繁文缛节,这次也是偷偷跟着出来捉拿这恶贼,一本伏龙阵残卷对于偌大的御龙皇城,无足轻重,可是这关系道御龙皇城的皇权名声,若是小猫小狗都可以随意进入皇宫重地,御龙皇城颜面何存。黄易梦听的这具化也有几分道理。

  见到这几人服饰,便知道这是书中所说的龙脊山五峰之中风月门了。心中那丝警惕也消失,酿它一个小小的风月门也不敢在御龙皇城地界上作祟。

  便道:“我且跟你回师门,找你那师傅取得伏龙卷,也好看看这龙脊山风景”,皇易梦收起长枪,下了龙背,拍了长翼龙两下,这龙便飞入山中不见踪影。

  那边的那几个龙骑恢复了武力,便将空妙手五花大绑,此时空妙手两只手还握住那掌芭蕉叶,纵横天下几十载,如今在阴沟里翻了船。皇易梦示意,那几名带着空妙手离去。

  那华云峰杜丰仁也是来到天涯面前,仔细打量了天涯全身,暗暗咋舌,这全身都是黄等极品法宝,若不知遮掩了黄等极品法宝的光芒,当真会亮瞎他的眼。当看见了天涯腰间的那块碧玉时,上面赫然有一块九字,往事如潮水般涌来。

  十年之前,落日山脉谷底,杜丰仁与几个师弟奉命前往那里查看魅妖貂封印,最后法宝被抢,全身也是如眼前的空妙手一般,一丝不挂。醒来之时,被一鞋底板拍晕,在拍晕之前,赫然看见这人腰间有块碧色的九字玉,而这人身边的这狮毛发的男子,就是那日手持八卦宣花斧头的傻子。杜丰仁心中已经确定这人便是那日抢劫自己的人,心中愤恨如火山喷发一般,但是碍于旁边还有个与自己一样金丹后期的女子,便强忍着微笑道:“我是华云丰弟子杜丰仁,前来贵门参加青云前辈五百年寿诞”。

  “好说,好说,不知姑娘也是要与我们上山”天涯察觉到杜丰仁的语气中的味道,往日被自己的打劫的修士皆是这般口吻。

  “我也去玩玩,久闻风月门五峰之上好风景,今日我也去瞧瞧”。

  出去几日,风月门多出一种气氛,往日冷清的同仁丰上隐隐有喜气溢出,灵气也是往日的数倍,想必是同仁峰开启周围的大阵,前后一百零八个神元珠,拘天地灵气而来,聚气成运。这可是大手笔啊,前来的其他丰弟子解释暗暗咋舌。

  杜丰仁回到队伍中便道:“师傅,我査出当年放出魅妖貂的人了”。

  “是谁”。

  “我在来的路上已经打听清楚,他便是风月门浮华峰的弟子天涯”。

  那仙风道骨的老者嘴角一丝残忍,“我要与他青云好好算算这些年来的恩怨,风月门气数已尽”。

  朝阳峰长风尊者洞内,一个人影出现,这人并非长风本人,而是风月门宿命敌人流云阁之人,这人手掐神秘的法诀,一道血气将整个洞笼罩住,遮掩了气息。长风尊者体内千万条细小的肉虫蠕动,这人进入长风尊者体内,长风尊者双眼不再清澈,而是变成血红色,长风尊者在最后关头突出几个字“百虫道人”。

  茶灼老人睁开眼,道:“风云门有此一劫,是非福祸,全凭造化”。

  流云阁乃是隐世豪门,风月门老祖梵天与流云阁老祖罪月道不同,其中恩怨情仇更加是纠缠不清,飞升之后,后代更加是势成水火。其中恩怨后文将细细道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