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与木东翰哪里走远,那魅妖貂走后,便从毁坏的树林乱木之中露出身影。

  “师弟,你在洞中找到了什么宝贝,害我浪费了这两张玄等绝影符,你可要赔我”木东翰心疼道。天涯拍了拍身上的木屑,一阵后怕,便道:“洞中就有这个大魔头,有个珠子倒是飞进我身体来着,我现在也不知道这珠子存在何处”。天涯那出一个铜铃,铜铃没有丝毫出奇的地方。天涯正欲丢掉,体内的珠子似乎波动了一下,一向抢惯宝贝的天涯意识到这不是一件凡物,便收进了储物袋中。

  “那谷中还有宝贝,咱们回去看看”天涯继续道,两人来到谷中,修士打扮的几人躺在地上,那虎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那银袍君无情一杆破损的蛇雕银枪插在地上,地上有一条土堆凸起的长线,想然是以土遁之法逃走,巨灵呆呆坐在地上,两眼无神,抱着碎裂成两半的宣花斧头,哭天喊地道: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遇到天涯那个混蛋,不就是看了那小师姐一眼嘛,便被抢光的全身法宝,在那无望崖喝尽黑煞海风,刚刚出来历练,宝贝没抢着,仅有的宣花斧也离坏掉,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天涯突然觉得这巨灵更加可爱几分,便走到巨灵跟前道:“巨灵兄别太伤心”。

  “都是你这个混蛋,我要和你拼命”说着便讲天涯扑倒,这巨灵虽然是妖,但是找已经遁入道门,修习道中法门,已经到达结丹境界,本体为妖,妖修道术本不可,巨灵却是修成,使得巨灵可以对战人类金丹强者,天涯小胳膊小腿,还是结丹境界,自然是逃不过巨灵一扑。

  天涯被压得全身骨头吱吱作响,连忙道:“巨灵兄,你这宣花斧头,我带回师门,用洞府之中无数天材地宝重新祭炼,必定更上一个层次”。

  “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我就要揍你”巨灵不依不饶。正欲殴打身材瘦小的天涯。

  Pv酷V匠网fS首V@发

  “巨灵兄听我一言,你气是出了,可是你那八卦宣花斧也是不会好,索性你跟我会师门,我要是不让你这武器成为我大师兄无名剑那样绝世神兵,你再打我出气不迟”天涯连忙解释。

  “当真如此”

  “如有妄言,天打五雷轰”

  巨灵松开天涯,心情平静了些许,摩挲着那残破的八卦宣花斧头,失魂落魄。木东翰香茗两个人早已经把你那几个修士的那两把黄等极品兵器拿了过来。

  这几个修士也是结丹境界,无法将兵器炼入体内,只好便宜了木东翰香茗二人,香茗摸着这两把黄等极品兵器,爱不释手。木东翰看见香茗脸上的欣喜幸福无比,呆呆望着出神。

  天涯起身,往木东翰而来,木东翰明白这师弟是个财迷,连忙道:“师弟,说好这两把剑归香茗的”。天涯理也没理,径直来到那几个修士前,将全身搜了个遍,腰间的两个储物袋皆落入天涯手中,脚上的靴子也被天涯扒下,头上的紫精发簪也被天涯扒下。

  其中一个修士醒来,只是看见天涯的服饰,与天涯腰间的碧色九字玉佩,便被天涯手中的靴子一下拍昏。

  木东翰、香茗、巨灵看见这那几个惨不忍睹的修士,心中对这抢宝的祖宗无不是暗暗佩服,当真是抢的那几个修士一点不剩,就差扒下那几个修士的遮羞布。

  天涯搜刮完,来到木东翰身边,头上多几顶帽子,兴奋道:“那几个修士不知何派弟子,身上家当一点不比我少,咱们回家咯”。

  “天涯,等等我,说好给我修斧头的呢”

  “给你修啦,别急,我带你回门派看我风月门的师妹,那叫一个水灵”。

  “真的”

  “我骗你作甚”

  一旁的香茗翻白眼道:“无耻浪荡子,老天怎么没收了你这师弟”。

  “香茗师妹,其实师弟很好的”木东翰牵着香茗的手道。

  “你跟他一个德行”香茗便甩开木东翰的手,向前而去。

  夕阳西下,谷中几人醒来,身上只挂一丝,愤怒道:“是谁,是谁”

  “师兄,我记得那人容貌”

  “我的离火剑”

  “我的水月剑”

  “啊啊”

  惨叫自谷内传来,此时正在迎客小栈喝茶的天涯一行人自是不知道。

  回到落水洞,天涯便被师傅浮尘尊叫去了攀龙洞,门中弟子只是知道这次浮尘师尊勃然大怒,罚天涯在落水洞中面壁十年,却没有在落水洞中加任何的禁制。卓越剑主木东翰被浮尘师尊派出执行任务,只是剩得落香茗高楼远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