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回到落水洞,恰好见到赶来的卓越剑主木东翰,木东翰每动一步,脸腮的两团肉上下翻动,只剩下中间凹陷的小嘴,大腹便便。孩童时乃是讨食的乞丐,饥饿至极,偷食百药斋弃药,食药二十年便长成这副模样,浮华师尊路过御龙皇城,见到这木东翰体内灵力波动,便带回浮华峰,吃尽浮华峰无数灵丹食材,修为突飞猛进,跻身浮华峰第六弟子,自号卓越剑主。其他四大峰有金丹弟子嘲笑其体型,被他一剑破去法宝,修为跌落至结丹境。至此凶名远播,元婴境界之下无人敢去招惹他。但却是跟只有结丹境界的天涯极好。

  木东翰来到天涯跟前,那硕大的左手一把便搭上了天涯的左肩上,天涯瘦小的身板一时不稳,体内气血翻涌,几欲出口相骂。

  天涯赶忙挣脱那大肥手,龇牙咧嘴道:“木师兄此来所为何事”。

  木东翰贼笑道:“神女峰落香茗师姐前日在日落山见到一异兽守护的山洞,其中定有重宝,今日前来邀请我前去取得这件宝贝”。

  “取宝便去取,我结丹小修士又不能帮上半分,为何来告诉我,难道你取宝是假,陪那香茗师姐是真”天涯试探道。木东翰脸上肥滚的脸居然红了起来,不好意思道:“我知道师弟你鬼主意多,不是向你支招来了嘛”。

  天涯也是奸笑起来,对着这胖子肚子上就是一脚,笑道:“那香茗师姐可是沉鱼落雁之容,师兄除了那把卓越剑之外当真没有长物。香茗师姐岂会看上你”?

  木东翰也不生气,奸笑着威胁道:“师弟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把你用元光镜偷看闭月师姐的事告诉我那五师姐,她手上那把短小的心仇剑可是染过无数男人胯下的鲜血”。

  从来都是天涯抓着把柄威胁别人的,现在却被胖子如此反将一军,心中不是滋味,自然咬着牙,无奈道:“虽然是可以,但是你必须把你那春宫图给我,若是不行,你去告便是,我就不信五师姐与我这孩童一般见识,就算到师傅哪儿,也没多大事,最多是面壁十年”。

  论计谋,木东翰肥头大耳,斗大字不识几个,这些弯弯绕绕可比不上天涯,便妥协道:“只要这事成了,我那春宫图你取去便可”。

  天涯阴谋得逞,笑呵呵道:“现在就出发”?

  木东翰便知自己又一次被这无良师弟剥削,想着与香茗师姐牵手的画面,心中失去春宫图的不快也消失,转身丢下一句话便出了洞口,洞中依然回荡着,“明日日出十分,山下迎客小栈等候”。

  次日,旭日东升,天涯出了山门,平时对守门师兄弟不差,有什么好宝贝都赠与几个。守门的弟子见到天涯欲出山门,自然是没有阻拦,便道:“师兄出去多多小心,最近日落山脉那边可是不太平”。

  天涯心中自然是听出这守门弟子的关心,便回道:“多谢师兄提醒,等我寻宝归来,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如此多谢天涯师兄”守门师弟说着,天涯便消失了人影,另外一个守门弟子道:“私自出山门,可是要被上面重罚的”。

  “我说你怎么榆木脑袋,不知变通,这浮华峰九师兄是何人,他的身份不说,只是他上面的五个师兄三个师姐八把剑就了不得,那大师兄莫血更是到达了元婴境界,与几位师叔差距不大”这师兄指着守门师兄批评道,另外一弟子恍然大悟,连忙称是。

  天涯出了山门,来到山脚迎客小栈,临到迎客小栈,栈中小二看见风月门小财主漫步而来,肩上的灰布白条掸了掸本无灰尘的两袖,笑脸迎上去,“上仙呐,您可来了,楼上请”。

  天涯扔了一锭世俗中认为是银子的东西,这在世俗之中,这一锭便足以让贫穷人家殷实几十年,便上了楼,见到靠窗户边全身赘肉的木东翰和一青罗裙的俏丽女子,便热情道:“香茗师姐,不见你已经大半年,师弟想得紧呐”。

  “哟哟,堂堂浮华峰九师兄,才华横溢的天涯,短短十五年便结丹,居然也会想我这神女峰一个小小弟子,我是该高兴呢,还是替姐妹们教训下你这浪荡子”香茗瞥了一眼天涯,脸上无喜无悲,眼中尽是鄙夷。天涯一幅厚脸皮,仍它厚刀利剑难破,笑着入座,喝了一口清茶,便噗了满桌的吐沫,便开始嚷嚷道:“茶灼老头,怎么能拿如此茶来款待我师兄,把那五千年株的碧螺春拿来”。

  一老头佝偻而来,虽老,却是鹤发童颜,便道:“你小子上次说带万年茶根给我,我盼星星盼月亮,说好的万年茶根呢”。

  这老头茶灼,一百年之前便在此开茶楼,无人知其修为,上次天涯偶尔问得师傅浮尘尊山下迎客小栈的老头,浮尘似乎有所忌讳,并未道明其中缘由,这让天涯对这个老头更好奇。

  天涯不好意思道:“茶灼老前辈,这次出来得急,下次,下次一定不会忘”。

  茶灼示意小二,小二从后院茶株上小心翼翼摘下一片绿叶,从深井中取来水,一同放进奇光流转的透明茶壶之中,便送上楼,放上桌子之上,后退而去。

  此时,茶壶之中已经传来阵阵茶香,茶灼老头似怨妇看了两眼,便留下一句“记得我的万年茶根”后下楼而去。

  “哟哟,天涯九师弟就是不一般呐,茶灼老前辈这等茶都拿出来了”香茗说着便斟了半杯碧落香茶,自顾着喝起来。

  “这不是我六师兄在此嘛,你和他香茗配卓越,可以苦了你也不能苦了我师兄不是”天涯也是斟了满杯,狂饮起来。香茗听得这句话,喝进嘴里的茶又噗了出来,正好噗在对面木东翰的脸上。

  此时木东翰在一旁偷笑,那已经看不见眼的脸上实在是看不出是在笑。脸上满是茶水,还有女子的淡淡体香,也不生气,笑道:“香茗,我虽然是胖了点,可是也不影响咱们一起修炼啊”。

  香茗并没有拒绝,只是怪眼瞧了瞧木东翰,便不再说话,低头自顾自喝茶去。心中不知是幸喜还是拒绝。

  木东翰见香茗低下头,便朝着天涯挤眉弄眼,天涯也是作出一切在掌握之中的手势。香茗也是结丹的前期,在结丹境灵识之下,这点动作自然是逃不过香茗的感知,便再也呆不住,便飞身下楼。

  外面是传来一声叫呵。

  “天涯小儿,快快出来受死,你巨灵爷爷爬出来了,你个杀千刀的,抢我宝贝,扒光我全身家当,我毁了这小店,看你鬼孙子出来是不出来”。

  天涯暗道不妙,这巨灵乃是东海长蝎岛地五代弟子之一,本身乃是妖,主修神力,力大无穷,那千斤八卦宣花板斧威力惊人,却是天生缺一根经。一年前被天涯用神断草控制,抢光了全身法宝,只剩那又重又笨的八卦宣花斧,扔下了无望崖之下。花板斧发出来的横扫千军威力更是威力惊人,就算是金丹修士也必定是肉身尽毁。

  天涯笑了笑,便上了琉璃屋顶,指着正在迎客小栈外面叫嚣的巨灵道:“你这大耳朵狮毛头的怪物又给大爷送宝贝来了是不,你这坏徒恶事做尽,一年前感念上天有好生之德,只是取了你几件宝贝,将你困在那万丈无望崖思过,是为你积德”。

  追出去的木东翰见到师弟这嘴仗,也是暗暗佩服,便道:“师弟真是强盗的祖宗”。

  巨灵听得天涯这副嘴仗,气不打一处来:“抢我宝贝,你居然还有理了你”,这巨灵居然快要哭出来。

  天涯见到这巨灵一幅哭腔,心里便不忍起来,这巨灵恶事当真没做多少,一年前天涯跟随浮尘师尊前往东海长蝎岛,拜谒四德老祖,这巨灵便是岛上第五代第三大弟子,只是偷看了几眼随行的师妹,便被天涯骗到无望崖抢光了所有宝贝,还在无望崖之下喝了一年的黑煞海风。

  $E酷匠,网#j唯一¤}正版,*其t他都;\是X+盗v版eC

  天涯回道:“你当初那几个宝贝不值钱,你那混元珠虽然是一件珍宝,我却是看不上,早就扔了。巨灵兄,这回在日落山脉有一重宝,据说是千里力行石,这石头炼制的法宝不仅能附加巨象之力,那速度增幅可不是一倍两倍哟”。

  这巨灵几下便被天涯忽悠住,便道:“真有这等宝贝”?

  “不瞒你说,我这次下山,就是为这件宝贝而来”天涯继续侃侃有词道。

  “这混蛋怎么知道这宝贝,东瀚,我不是叫你不要告诉别人么”香茗揪着肥耳胖子道,

  “是我叫师弟来的,他鬼主意多,有了它咱们抢这宝贝也多了一层胜算不是”木东翰委屈道。

  香茗转眼想了想,算是默认,这小子虽然修为不长,抢宝忽悠人却是一大造诣,现在这场面不就是实打实的例子。

  小栈前的巨灵正常成人般身高,肌肉极为结实,俨然一个彪形大汉,挠挠后脑勺,千斤宣化斧挥了挥,对屋顶上的天涯道:“只要我抢到这宝贝,我与你既往不咎,咱们还是好朋友”。

  天涯一阵坏笑,便道:“东方日落山脉,巨灵兄自己去便可,我这小小的结丹修士只能告诉你这消息了,若是去也只能当炮灰”。

  巨灵抓了抓毛发,点点头,转身便往东方掠去。

  天涯下了屋顶,与香茗东翰一行也往东而去。

  小栈后院正查看茶株的药灼望了望:“白帝星现,万年无人飞仙,仙界人间地狱佛界妖界冥界大动荡,天地大劫的征兆,这乱世天下,谁更风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