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漫天过海计

  “师妹,好久没见你”

  “师兄,你伤好了么,师傅很反对咱们俩的事,别被师傅看见”。

  最oZ新、章-y节●(上&d酷匠,T网B

  “师傅师叔们全去同仁殿议事去了”

  在风月门玉龙峰下樱花树林里,一男一女正卿卿我我。

  “谁,谁,是谁”,一颗小石头砸中了男子的头,这男子如猫见了耗子一般望了四周,并未见到人,那女子以被扒下散落一边的罗裙掩住那胸口的大片春光,吹弹可破的瓜子脸上由粉潮红变成煞白,双手捂住胸口,躲在只剩一块遮羞布的男子身后。

  这时从暗处跳出来一个约莫十五岁的灵秀少年,少年黑发束脑后,一身丝绸布质蓝色镶边的白色连衣袍,腰间浅蓝色金龙纹腰带之上挂着一碧色玉佩,玉佩之上刻有一个笔力苍劲的“九”字,脚上黑色蛟皮靴。少年双手背于后,左看右看欲寻找吓到男子身后绝色女子,这男孩故作生气道:“林风,你好大的胆子,背着师门作出如此苟且之事”。

  林风害怕,半跪着来到男孩面前,抓着男孩的手哀求道:“天涯九师兄,万万不要把我和阿离的事告诉长风师傅”。

  林风背后的阿离尚未穿好衣物,嫩白的双腿恰好被天涯看见,天涯望了望便收回视线道:“听说师弟不久前在华云山采得一千年人生,青云师叔五百年大寿,我正愁无礼送与师傅”。

  林风一阵肉疼,便露出奉承之笑道:“既然师兄正缺,师弟自然割爱相送,待这次师傅议事回峰,我便差人送来”。

  天涯用手挡住眼睛,转身就走,留下一句:“你们继续,我没看见”。一眨眼便离开樱花林中的草坪,不见了踪影。

  林风像泄了气的皮球,软倒在地,眼神早已没了神光,嘴里叨念道:“我的千年人参,那可是化了形的”。阿离穿好衣物,便来到林风身边蹲下生气道:“这个小混蛋丈着是浮华师叔的第九弟子,平日里吃过鸯花峰姐妹不少豆腐”。

  林风牵着阿离那纤细小手,失去继续亲热的兴致,便送阿离回到神女峰。

  同仁殿内共五人,中间千年寒玉蒲团之上须发皆白的老者,灵麻料里子,外套青色长袍衫,轻然出尘,面色担忧道:“昨日白帝星现,这人间恐有大劫难,佛道丹妖魔皆免不了,这人间万年内已没有一人飞升仙界。若要免除这劫难,必须造化功德,偷天一份气运,保我风月门度过这厄难”。

  右边第一个农夫打扮老者捋了捋胡须,担忧道:“风月门不沾尘世,地处东大陆中部,南北扼要之地,已经多年不出世,在人世间毫无根基。风月门若贸然去人世间,造化功德,夺天气运,不仅有违天道,想必其他在世俗中有势力的门派会极为阻挠,陷风月门于不利之境呐”!

  左边第一凌云髻束装中年美妇回答道:“长风师兄说得是,青云师兄,这劫难当真免不了”?

  右边第二男子一身华服,贵气逼人中年男子提议道:“荷茵师妹,青云师兄修为已到元婴境界之上神合之境,已经可以窥取一丝天道,这话自然不会假。铁木师兄,长风二师弟,不如等青云师兄五百年大寿时,邀请五山三十六洞道行五十年以下的天赋弟子前来比试,然后安排门内一修为低的天赋弟子去对战,必然会重伤。我们五人,造成这弟子假死状态,暗中施展无上秘法改变这弟子命格,遮掩天机,无法推算,各大派皆以为这弟子死去。然后将这弟子送去那人世间,完成造化功德夺天气运的第一步”。

  荷茵师尊突然想到一人,便道:“此技瞒天过海甚好,你那九徒儿天赋极高,而且修为低,为人圆滑,当真是极佳人选”。

  众人都点了点头,浮尘师尊面露难色,最后也是同意了。

  青云捋捋八寸长的胡须,微微一笑道:“浮华师弟,门派内必然会暗中帮助,对那弟子修行只好不坏,说不定他会成为风月门下一代的出色弟子。两百年大寿不过是个虚名,不值得大肆庆贺,不过风月门乃是老祖留下的道统,却是不得不顾,修真与人世间虽相割开,不得干预人世俗务,但却是本命相连,人心虔诚向背事关道统兴衰繁荣,尔等不得懈怠,那就借我五百年寿辰之机,将你那九徒儿送去人世间”。

  而后,风月门五峰峰主在同仁殿内推演商议了一天,其中具体内容不得而知。

  众人了然点点头,脸色神色凝重,便离开同仁殿。

  浮华峰是风月门中第一大派系,浮华峰主事的乃是浮尘尊者,以富贵入道,峰上天材地宝数不胜数,天涯便是其中弟子,自幼便是孤儿,父母疾病中死去,十年前浮华师尊外游见襁褓中的婴儿紫光若隐若现,便带回浮华峰上,见其无父无母,便取名为天涯,天涯孤苦之意。凭借其天资聪慧,在十岁时便领悟富贵大道真经第四层千金散尽,更是十五岁时结丹,跻身浮华峰第九大弟子之位。平时拈花惹草敲诈之事干得可不少,各峰师姐师妹们见其年纪尚幼,便不多余计较,各峰男女弟子之间的弯绕肠子他可比谁都清楚,借此机会讹诈不少宝贝,但是对于门中需要帮助的人,他可一点也不吝啬,身边东西皆拱手相送。要论顽固,他可是一等一的顽固,要论人心,他可是一等一的善良,若要论阴谋邪恶,他可是一等一的大恶人。有不少弟子向门内师叔告恶状,大师傅门心中自有一杆秤,便睁只眼闭只眼,也是放任天涯不管。

  次日,天气尚好,峰上云雾缭绕,灵鸟翠鸣,好不热闹。

  天涯双手背于后,正在浮华峰富贵殿前石阶之上,看旭日东升,脸上少有的安静,便见到阶梯之下一朝阳峰弟子携祥云雕刻的白玉礼盒前来,这弟子见到石阶之上的十岁左右的孩童,便恭敬上前道:“天涯师兄,这是林风师兄差我送来的礼物”。

  天涯稚嫩的脸上挂着的笑容人畜无害,便接过玉盒道:“有劳师弟,回去告诉林风师弟,我一直在闭关,门内事情一概不知”。便给了这朝阳峰弟子一枚丹药道:“这枚月华丹就送与师弟,早早筑基”。这朝阳峰十五岁大的弟子见到这枚丹药幸喜若狂,连忙道了几声“多谢师兄”便快步离开富贵殿,脸上笑容自是难表。

  文丰抱着白玉盒子,正踱着八字步欲往自己闭关的山洞,前面却是出来一双平髻妙龄女子,瓜子脸上不染一丝瑕疵,红衣似火,道一声:“天涯师弟”。

  天涯笑呵呵乐道:“闭月师姐,几个月没见,更加美貌如九天仙女,小师弟也没礼物相送,这千年人生就送师姐,愿闭月师姐修为更上一层楼”。说着便把白玉盒盛装的千年人参扔了过去,没有丝毫的心疼。

  闭月接过玉盒,脸上笑容更盛,便故作娇怒道:“师傅叫你去攀龙洞”。

  浮尘尊者是天涯最亲近的人,对天涯出奇的好,不仅是喜欢天涯溜须拍马天资聪慧,更是喜欢天涯骨子里狡诈,简直就是浮华殿未来的顶梁柱。整个门派内一律不准飞行,师傅有命,天涯自然是不敢懈怠半分,一步当做几步踩,化为一道幻影,不见了踪影。闭月玉手拂面,秀眉微蹙,似乎是对这个师弟极为头疼,便往四师姐依简的流光洞而去。

  天涯来到攀龙洞口便停下,整理着装后片刻,里面便传来一声“进来”,洞口石门上两个金元宝,中间太极八卦盘,八卦盘转动,金元宝闪闪光亮如黄明珠,洞门大开,里面更加是金碧辉煌,哪里是修士闭关闭关的寒碜山洞,俨然是是人世皇权的金銮大宝殿,贵气逼人。

  天涯快步而进,对洞中的一切没有半分感冒,来到浮华师尊面前,只听得一声‘砰’,天涯便双腿跪在地上,恭敬道:“师傅”。

  浮沉尊脸上早就已经从那繁华富贵中脱离出来,以富贵入道,早已经进入元婴后期境界,全身不染俗尘,全身之上若有若无的金黄色贵气自然流动,便道:“天涯,你来风月门已经十五年。你大师兄莫血当年手持无名剑诛灭魔庭余党三千结丹修士,屠戮千里,以血入道,尽得魔庭万年积蓄,一朝悟道,无尽财富悉数毁尽,步入元婴境。你二师兄庸铁,资质愚笨,被人压榨驱使五十年,一把凡兵患难相伴左右,顿悟患难剑意,以剑入道,十年之前步入元婴之境界。你五师姐闭月,原本是小家碧玉,被奸人陷害,落入风尘,一把心仇之剑,斩尽天下负心人,一朝悟道,进入元婴之境,你之上五个师兄,三个师姐,皆是风月门姣姣之辈,其余峰之人,皆望而兴叹。无名、患难、陷阵、风霜、心仇、卓绝、离合、诛魔八把剑的剑主皆是我浮华峰八大弟子,皆是其形各异,威力巨大,百年来在东方华夏之地皆是赫赫威名,你是他们九师弟,且年纪尚小,未来必定超越你的八个师兄,你可有信心”?

  天涯自小便听得门内师兄师弟口中相传的神话,对这五个师兄三个师姐自然敬佩有加,便恭敬回道:“师兄师姐们皆是经历苦难,方得顿悟,弟子也愿经历一段苦难,悟得道果”。

  浮华师尊满意点了点头,继续道:“富贵大道真经是风月门无上秘籍,讲究的便是经历人世间的大起大落,恩怨情仇,富贵繁华,看尽这些,方可入道,前日白帝星,现修真一界恐有大难,人间万年来没有人飞升成仙,仙界到底出现怎么样的变故无人得知,我欲派你在你青云师叔的五百年大寿比试时夺取本峰弟子前去红尘历练的资格”。

  “红尘,那是什么地方”天涯早已听闻修真界外有个名字叫做红尘的地方,那地方饥饿贫穷,富贵繁华,人命比草贱,王权势力相争动辄伏尸百万,早就动了凡心,正想去那红尘世界中走上一走,奈何天地法则,修真之人本就是逆天而行,与天夺命中求得一丝生机,修真之人不得干预人世,否则必有天谴降临。

  浮华师尊敲了敲天涯之头,早就看穿了天涯的心思,淡淡笑道:“你骨子里机警狡猾,定能在人世间造化功德,夺天气运,保我风月门在未来劫难中不至毁灭,你下去吧,这十年间多多作好准备”。

  “弟子定不辱命”天涯笑嘻嘻往后退,别了师傅,出了攀龙洞往自己的落水洞而去。

  浮华峰九大弟子之四的霜华剑依简的流光洞府在北方的一处断崖之上,两绝代佳人悄然而立,闭月一身红衣似火烧,而依简截然相反,一身白衣,长发飘飘,俨然是个不食人间烟火出尘女子。

  闭月首先开口问道:“姐姐你还念着他,他不值得你爱”。

  “没有什么值得,只是敢不敢,我心早已经跟随着他负心离开而死去,若有机会寻得这负心之人,定要他尝尝我所受的滋味”依简望着远方,语气中出奇的冷。

  片刻后,

  “咦,又在哪儿收得这等宝贝”依简看见闭月胸前的雕纹白玉盒,便猜其中定是好宝贝。

  “还不是那九师弟,不知在哪儿寻得一只千年人参,人生早已经化为人形,将其封印在这玉盒之中”闭月说着便露出幸福的神色。

  “我们那九师弟天涯自小便风流成性,索性对几个师姐师兄还不错,前一年还将一万年的沉香木送我,浮华峰宝贝多,可是这等宝贝却是罕见,等再长几岁,妹妹你就将其收了他吧”依简打趣道。

  “姐姐你说什么呢,我入道之前,世上什么男人没见过,不都败在我的双峰之上两腿之间么,与我鱼水之欢的负心男人都变为一俱冰冷的尸体,风月门虽然对男女之事不是太严,可他是我的师弟,我怎么能让我的师弟与我……”闭月没有在说下去。居然露出小女孩的姿态。

  依简笑了笑,便道:“九师弟不仅是人长的清秀,而且更加是天资聪慧,短短十五年便结了丹,领悟富贵大道经四层,未来必定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大英雄,你若跟了他,必然不会委屈于你”。

  “那混蛋小子长大后指不定是个负心人,只要别撞到姑奶奶胸口,要是撞上了,心仇剑的锋利让他下辈子都安安稳稳”。

  “三师兄英将,自入门见得一次,之后便再也没见”闭月继续道。

  “他到命荒绝地去寻那传说中的续命草,拯救他洞府中寒冰棺中那生机快绝的凌烟”依简依旧望着远方。

  红衣闭月也是望着远方,叹了口气“英将到是个痴情人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