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坐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洗手间的玻璃门,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流水声,还有时而在玻璃窗前一闪而过的淡淡的黑影,我心里都会有些小小的烦躁不安。

  忽然间有些难过起来了,现在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明天允儿肯定就要离开了,我们相处的时间仅仅只剩下几个小时而已,再排除睡觉的时间,几乎都看不到几眼了。这样一想,心里不免很是失落。如果她可以留下来的话……哎,那怎么可能嘛,我又在胡思乱想了。

  “睡不着。”张军的声音,像幽灵那样再一次在耳边响起。

  我惊慌的望他一眼,憎恶的说:“你有病没病啊,还想打主意啊?”

  “没有,我就是来望‘美’止渴的。”张军递给我一根烟。

  抽了两口烟,我问张军说:“你小子这几晚好像都有在撸啊,就不怕把身体给搞垮了?我可看新闻了啊,你这样放纵自己,最后会导致性无能的。”

  “去你丫的,你看的那新闻都是哗众取宠的伪科学。”张军说:“我们伟大的改革开放设计师说过一句名言,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已经通过自我实践证明了,撸管行为是有利无害的。倒是你啊,一天就憋着,你就真不怕把自己给憋的丧失生理功能?”

  “切。”我不屑的说。

  P5酷P$匠网永&T久#!免费看,小:N说_“

  张军撞了我一下,小声的说:“这个月我刚拿到三千块钱,本来想着找个妞来屋里发泄一下吧,那姑娘都进屋脱衣服了,可TMD,我也太晦气了,正要开始的时候,她那个来了。”

  “那她走了?”我好奇的问。

  “可不是吗?”张军无奈的摊开手:“沾了女人那东西,可晦气了。我气的都差点找她要赔偿了。不过话说回来啊,那姑娘身材可够火爆的,一对D啊,你想一想……哎呀,那手感……你说我都被她逼到那份上了,能不自己来一发?”

  他这话刚说完,洗手间里的水停了。我和张军相互递了一个眼神。

  张军说:“你觉得叙利亚局势到底会怎么发展啊?”

  “那可定是正义战胜邪恶了,我想任何人都会坚定一条信念,取得最终胜利的一定是叙利亚人民。”我很端正的回答道。

  张军又说:“现在物价飞涨,大家普遍表示一百元人民币已经丧失掉了购买能力。呼吁政府发行更大面额的钞票。我倒不认同这个观念,发行更大面额钞票的话,物价肯定会飞涨的更加厉害。我觉得涨工资才是硬道理。”

  我鄙夷的看他,心想,你丫什么时候干过正当工作,拿过工资了。但言语上我还说:“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只有居民的收入水平提高了,消费能力才能上去,物价的涨幅才会稳定下来,从微观上来说,这有利于国家的稳定,从宏观上来说,这有利于世界和平啊。”

  哗啦一声,洗手间的门打开了。我和张军的装逼谈话也到此为止,我们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放到了打开门的洗手间。允儿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

  “我靠,我的新浴巾。”我听到张军嘀咕了一句。

  允儿很小心的提着浴巾,她带着些羞涩的走到我们面前。张军新买的浴巾似乎短了点。允儿上面遮挡住胸部后,下面勉强把臀部给掩藏了起来,一双修长的美腿,完全露在了外面。那白皙水嫩的皮肤,真像是能吹弹可破的一样。

  “张军欧巴,你怎么流鼻血了。”允儿惊愕的喊道。

  “啊……。”我扭头看张军,他还真流鼻血了。张军捂着鼻头就往屋里跑。

  允儿捂嘴偷笑。笑完,见我还在盯着她看,还是那套老动作,合眸鄙视:“欧巴,你在看什么呢?”

  “哦……没什么啊。”我站起身,提醒她说:“允儿,你赶快去换上睡衣吧,这个样子会招贼惦记的。”

  允儿说:“我除了身上穿的那套衣服和那把吉他以外,什么东西都没能带出来。欧巴,把你的衣服借一套给我穿好吗?”

  “你不嫌弃吗?”这是我发自内心的第一反应。

  “不会呀。”允儿笑着摇头。

  我把允儿带进我房间,找了一套没怎么穿过的睡衣拿给了她。允儿拿到衣服后,没去急着去换,而是愣愣的盯着我。这让我心里怪发毛的,她是想暗示我什么吗?

  正在我心头暗暗窃喜之际,允儿说:“欧巴,我换衣服的时候,你确定不要出去吗?”

  “哦……。”我赶紧退出了房间,自从遇见允儿后,我发现我的智商都贬值了。

  过了片刻,允儿抱着被子走过来递给我:“欧巴,今晚你就睡沙发吧。”

  我指着张军房间说:“不用了,今晚我跟他挤一挤就行了。”

  允儿俯下身,凑到我耳边说:“不要啦,他那么脏,我不希望你和他一块睡。”

  这话听着怎么怪怪的呢。不过女神都给我下命令了,我哪里会不服从呢。允儿回屋以后,我跑到张军门口拍了一下门:“你小子快睡啊,我今晚趟沙发。”

  里面没有回应,我推了一下房门。竟然反锁了。看来这孙子早就打定了注意,要让我睡一晚上沙发了。

  睡的正香,一阵嘈杂的声音哗啦啦的响了起来。强撑开眼皮,看见允儿一溜烟的进了厨房,估计是饿的找吃的去了。我也没去管,接着睡自己的觉。可接下来她就没有停下来过,声音一会儿在这儿出现,一会儿又在那儿出现。害的我毫无睡意。爬起来一瞧,允儿竟然在做早餐。

  我打着哈欠说:“你这也太早了吧。”我看了下手表,又接着说:“才早上六点多呢。”

  “哦……。”允儿嘟噜着小嘴,怀疑的看了下自己的手表,接着把手表朝着我:“哪有,都七点了好不好,你们中国人不是八九点上班的吗?”

  我走过去,抓起她手腕,一瞧还真是七点了。我纠正她说:“你的时间走错了,赶快调回来吧。”

  允儿还是不大相信,又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看,结果她的手机时间和手表时间是一致的。我也下意识的拿出自己的手机,结果和我的手表时间是一致的。那到底我们谁搞错了时间?

  “嘻嘻。”允儿忽然笑了:“欧巴,是我搞错了,我用的是韩国时间,跟你们差了半个小时呢。”

  “咍。”我幡然大悟:“那你赶快把时间调一下吧,现在你是在中国,就得用中国时间。”

  “你帮我调吧,我正在煎鸡蛋呢。”允儿把手机递给我。

  我接过她手机后,发现自己遭遇了文字障碍,里面是韩文啊,我一个字都不认识,我怎么知道该点哪里呀?

  允儿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难,把自己的右手递给我,左手接过锅铲:“这个你总会调吧。”

  我迟疑了一下,捉着允儿的手腕,帮她把手表的时间调整好了。发自内心的说,真舍不得放开她的手,那肤质细腻的如同绸缎般顺滑。

  “调好了吗?”允儿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手拿了回去,让右手继续完成拿锅铲的任务。

  “好了。我悻悻的收回自己的手,从橱柜里帮她拿了三个碟子出来。

  允儿分别给三个碟子了放上两个煎鸡蛋,接着又把黄瓜切片,分成三份装进盘子里。

  “欧巴,你去把牛奶拿来吧。”装盘任务完成以后,允儿吩咐道。

  我心里愈加的失落了,吃完这顿爱心早餐后,她就该离开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