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玩着手里的“钟神玉”,言辰,东皇暮雪以及二狗子不急不慢的走在前往帝都的路上……

  一路上,二狗子吵吵嚷嚷了一上午,说什么漂亮姑娘为啥都看上了言辰,说自己这么帅,这么风流倜傥………为啥就是没有姑娘看上自己呢?

  言辰牵着东皇暮雪的小手,也是对于这货的嚷嚷置若罔闻,慢慢的,和妹妹体会着已经阔别万年的静谧。

  脚步下,二人的轻轻踩在枯叶之上,发出“沙沙”的响声,周围鸟兽蝉鸣,仿佛有着说不出的惬意,道不尽的暖意!

  言辰看了看一旁的二狗子,有些疑惑的问道,“二狗子!”

  “啥事?”二狗子一脸不满的看向了言辰,似乎还对于言辰桃花运不断而感到愤愤不已!

  “我一直想问你,你说你自己是混沌魔尊,可你为什么到现在是一副狗子模样!”

  闻言,二狗子顿时便是气愤,“我不是说过嘛,本神尊之前被人暗算过,受了重伤,导致魔源受损,体内魔气无法聚集,维持不了本体,只能变成这副模样!”

  “暗算!?”言辰皱了皱眉,“什么人,竟然会暗算你?”

  二狗子听到后,也是瞬间怒气冲天,“哼,就是太上妖域的老大,要不是他暗算我,本神尊会败给他?简直是笑话!”

  “太上妖域?那人什么实力?”

  “没什么,就是一个十重巅峰灵帝罢了!”

  “十重……巅峰灵帝……”瞬间,言辰脸色一黑,“雾草,二狗子,你吹牛也要有个限度吧!还十重巅峰灵帝!你妈逼的……”

  “什么?”二狗子似乎是没有听清楚,抬头看着言辰,问道。

  言辰恼羞成怒,直接道,“我说……你妈逼的……”

  “不是不是,不是我妈逼的,是太上妖域那老头逼的,本神尊没有妈,哪有我妈来逼我?”

  言辰,“@*#!✔/@!”

  旁边的东皇暮雪直接捂住小嘴,轻声笑了起来,看着自己身边的言辰,他发现,万年后的哥哥,变了很多,以前的哥哥,可以说是嫉恶如仇,处处行事,考虑的太多太多,而正是这种性格,才导致他错过了许多,而如今的哥哥,却是什么都不考虑,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不过,这样的哥哥,或许,她更喜欢!

  走着走着,看到东皇暮雪竟然看着自己傻傻的笑了起来,言辰顿时停了下来,摸着她的小脑袋,笑道,“傻瓜,笑什么?”

  雪儿顿时嘟了嘟小嘴,有些不满的道,“哥哥才傻呢!”说着,雪儿直接张开双手,做出一个“要抱抱”的姿势,道,“哥哥!”

  言辰顿时无奈摇了摇头,万年前,当他们还只是小孩子的时候,每次上山,雪儿走不动的时候,都会这样张开双手,让自己背她。

  而如今,这丫头实力比自己强,怎么会感觉到累,但看到那双清澈如泉的美眸,想到万年的亏欠,言辰,又怎么会忍心拒绝?

  言辰走到她的面前,“狠狠”的刮了刮她的琼鼻,直接转过身,蹲了下去,“上来吧!”

  “嘻嘻,哥哥最好了!”雪儿直接搂住言辰的脖子,一双修长的美腿,直接锁住言辰的腰间。

  “走喽!”言辰揽住雪儿的美腿,直接朝着前面走去……

  看到这一幕的二狗子顿时一脸羡慕,跑到言辰面前,直接跳了起来,张开两只前腿,一脸“萌萌哒”的模样,道,“要抱抱!”

  &更新¤w最{快rY上D酷)K匠"网0

  顿时,一股恶感从言辰的心底涌了上来,“我去你丫的……”说着,直接一脸将之踢飞!

  惹得雪儿又是一阵嬉笑……

  ————————————

  “哥哥,你还记得你的流殇吗?”趴在言辰背上的雪儿,突然朝着言辰问道。

  “流殇?”

  “是啊,哥哥你不记得了吗?”看到言辰茫然的面庞,雪儿也就立刻解释道,“流殇,也就是一道剑决罢了,其实是我们小时候,到后山捡到的一块玉石,你从那里面得到的啊!”

  “是吗?”言辰仔细想了想,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印象,“那什么,这道剑决很强吗?”

  “当然了!”雪儿无比肯定的回答道,“那时候,哥哥在人族当中,几乎是无敌的存在,即使是面对老一辈的强者,只要哥哥的流殇一出现,哥哥就没输过!”

  “是吗?那么强!”言辰但是被这什么“流殇”给狠狠惊讶了一把!

  雪儿看了看他,继续道,“不过,哥哥你说过,这流殇太过玄妙,即使是自己,也仅仅领悟了不到三成!”

  言辰看着雪儿,东皇暮雪似乎是知道言辰要什么似的,直接道,“不过,我可不知道流殇的剑决说明!”

  顿时,仿佛有些一头凉水从脑袋上浇了下去,将言辰内心的狂喜给粉碎。

  “不过,我还记得哥哥练习流殇的样子,说不定,哥哥看到那些画面,就能想起来了了!”看到言辰一副失望的模样,东皇暮雪也是不忍,这才出言道。

  言辰笑了笑,虽说雪儿所说的方法,让自己想起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单单是看那些画面,说不定,也能让自己领悟到那么一两分。

  说着说着,言辰也是想起来自己不久前在异族的事情,也就随口问道,“雪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天禁留在异族吗?”

  雪儿闻言,直接道,“当然知道啊,你之前就去过异族,还和那里的王上关系很好,不过,好像后来,那个王上被杀了,你为了帮他们,也就去了异族,还帮他们平定了叛乱,至于哥哥为什么要留下天禁,好像是因为为了封印什么东西!!”

  不过,此时的言辰,根本没听到雪儿的后半句,只听到“还帮他们平定了叛乱”这一句,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来,万年前,帮助异族评定叛乱的,就是自己!?特么的,也就是说,留下那个不着调预言的,也是自己!

  顿时,言辰也是有些无语,这还害得自己担心了好久,还以为有人控制了自己似的……

  真是……妈卖比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