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我们开着一辆无牌照,平时训练时用的至今还披着伪装草的悍马在城区里霸道的行驶,只因我们换上了一个白牌子,而且数字非常牛叉。别公交,走紧急停车道,闯红灯,反正在公路上是无所不能了。

  我拿出5年前买的诺基亚给老爸拨了一个5年没打的电话。

  “喂,爸,我回来了。“”回来好,回来就好,我现在在东北这边,过一段时间,还会去美国,你到了以后我派车队去接你。”电话那头传来父亲的声音,似乎比5年前又苍老了许多。

  “老爸,你怎么不在北京,那公司谁管?”

  “哎呀,你到了就知道了,我这边还有事儿,先挂了啊,自己照顾好自己。”这句话似乎和5年前如出一辙。

  嘟嘟嘟,那话那头已经挂了。

  我望着车外的景色,惆怅了。老爸把公司交给了一个我不知道的人,把这个家也交给了另外一个人。在印象中,我的母亲,在我幼儿园时就消失了。

  这五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在那个部队里,完全封死了与外界的联系,我对这几年的情况一无所知。

  这时,老爸那头发来了一个短信内容很短,只有一个电话。我的记忆力还不错,我想起来这是黄叔的电话,以前老爸不在的时候都是他在照顾我。

  我一看快到地方了,给黄叔拨了过去:电话那边很快接起。

  “啸天,你快到了吧,我已经在这等着了。”

  “谢谢黄叔,麻烦您了。”

  “嗨,跟你黄叔客气啥,你个小兔崽子,声音都变了。”

  “啊,是嘛。。。”

  “行了,到了再跟黄叔叙旧,顺便给你讲下咱们家这两年的情况。"窗外的景色飞逝着,很快,车停在了一个军事基地。

  这个地方我再熟悉不过了,5年前,在这里,我告别了父亲,都市的生活,还有曾经的自己。

  现在,依旧在这,我回来了!

  跟刘飞打了个招呼,击了个掌后就下车了。这是我们当初在部队时最最熟悉的动作。

  一下车,我就看见了黄叔。

  只是,怎么走路过来了。。。好歹弄个车队嘛。。。

  这点小遗憾并不能和我与黄叔重逢的喜悦相比。

  “黄叔!”还没走到跟前,我就叫了出来。毕竟黄叔在我童年里是除了父母最亲密的人。

  !☆酷_i匠网首i%发

  只是,黄叔呆住了。我很好奇,这到底怎么回事?太久不见了连我长什么样都忘了?

  好半天黄叔才反应过来,一个劲儿的说唉,长这么高了,变化真大,还有你眼角有个疤。其实这个疤并不明显,黄叔的观察力太好罢了。

  我呵呵一笑,说当然了,人总是要成熟,要长大的嘛。

  接着黄叔带我走了出去,到了路口,我又看见了北京的车流,污染好像也严重了不少,全特么是雾霾。。。

  黄叔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就说了五个字:少爷回来了。

  从两旁的小道中传来了马达轰鸣的声音,接着,清一色的法拉利车队冲了出来,从每辆车上都下来了穿着西服,戴着蓝牙耳麦的彪形大汉。

  一些面孔有些熟悉,还有一些已经忘记,齐齐大喝一声:“欢迎少爷回家。”

  那一刻,我感到眼眶有些湿润,不过一闪而逝。

  这也太高调了,不过我喜欢。。。

  我随便拉开一个车门就想进去,但黄叔叫住了我。

  “那儿不是你坐的,那儿才是你坐的。”黄叔指着一个托着上面的车说道。

  黄叔是一把车罩掀开,这车我有些熟悉,但想不起来了,在部队上学过大多数跑车的只是,可这车,我特么还真没见过。

  但是,这辆兰博基尼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帅!帅到爆!

  我一脸茫然的望向黄叔后,黄叔笑了,“小兔崽子,你都忘了?当初你看见了这个系列的限量款,兰博基尼-Reventon,当时已经被老爷开走了。你哭着吵着要,我也没办法,毕竟是老爷要的车。我记住了样子,系列。这辆是让厂家给你特别定制的,全球就这一辆,看看喜欢不?”

  卧槽要不是黄叔说我特么都忘了这茬儿了。车牌号是我生日,颜色是紫色的,是那种炫到发光的紫色。

  黄叔一把就把钥匙扔到了我的手心里,但准确度与速度相当惊人,部队里的投掷冠军跟这个差远了。不过当时我竟想这车了,根本没顾着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坐了上去,卧槽这黑红色的椅子太舒服了,跟部队里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还有个GPS,手动挡的按钮。我把大灯一开,大白天的比太阳都刺眼。

  最特么牛的是特么2800马力!要知道全球最快的布加迪ZB16-4威龙才1000马力。

  于是我的车带头,清一色的超跑跟在我的后面进了我们家的01别墅区。也就是我住的最早的别墅区。

  记得那会儿才几栋别墅,现在都好几个区了。。。

  我拿着在部队中格外珍惜却依然锈迹斑斑的钥匙,居然打开了家门,钥匙没换。屋里满是尘土,一切都没变,仿佛我还是那个十二岁的小男孩。

  虽然屋里都是尘土,可我依然狠狠地吸了几口家的空气。把钥匙扔到桌上后,什么也没动,转身关门出去了。

  既然一号别墅的钥匙没换,二号别墅的会不会也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Hero丨丶修罗说:

猪脚是不是有点太牛逼了?但逗比的在后面呢!希望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