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云南边境,一辆没有车牌的军用悍马在森林里颠簸着,车身披满了树叶,从远处根本看不出是辆车。车上的是一张张黝黑年轻的面庞。

  “马上进去城区,请大家更换衣服、装备。”

  “你大爷,这才睡了几个小时就叫老子起来。”我被广播声音吵醒后很烦躁,就算是进了部队5年也改不了起床气。

  “嘟囔什么呢?告诉你,马上就进城区了,收收你那满口脏话,还有一身暴脾气。告诉你,陈啸天,城区不是部队,你在部队里是血狼,进了城区你狗屁都不是!最好收收你那臭架子!”

  对于辅导员的讽刺与谩骂我早已习惯,左耳进右耳出了。

  对了,我还没介绍自己呢。我,陈啸天,今年17岁,12岁那年离开了故乡北京被我爸送到了一个没有番号的部队。只是因为小时候他对我那魔鬼式的训练。摸爬滚打了5年,造成了我身上大大小小二十几处伤,还有一身并不显眼但非常有爆发力的肌肉。还因为一次战役中获得了那个血狼的称号。

  说起来那次是因为我们队长被一个集团毒枭组织一枪爆了头,全队人陷入了包围圈。

  之前我亲自立的军令状和死灵保证说提着敌人头目的脑袋来见,现在全队却陷入了包围,队长还被干掉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叛徒。当时我发现一个最近行踪诡异神秘的人正在在自己人队伍中,迈着队友的尸体悄然退去,于是我认定了是他出卖了我们。我一枪将他爆头,却发现他就是那个从我进去部队就一直关心照顾我,更是我觉得可靠地第一人,顾大哥!

  那一刻我楞在了那里,看在眼前这个曾和自己亲密无间,最最要好的顾大哥出卖了自己的组织,投靠的敌人时,一颗炸雷在我耳旁响起,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这不可能!真他妈真的不可能!

  当时的我一人一枪,杀红了眼。手中的QBZ95在疯狂地倾泻这子弹,敌人的子弹像雨点般从我身旁穿过。子弹划破了我的衣服,划破了我的脸庞,背部,胳膊,大腿,我却全然感觉不到。

  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杀!杀光这帮陷害队友的敌人!在边境贩毒的毒枭!更是是我的顾大哥从一个军人变为一个叛徒的凶手!

  T酷匠*网◇首发。L

  杀杀杀!杀杀杀!

  杀了顾大哥后第二个我要杀的就是敌方的头目——白瑞峰!当时他的手下把他围在中间,我索性就换上M4一个弹夹倾泻过去,他没有死!更多的人跑过来保护他,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射击不是长项的我居然在第二个弹夹第一发子弹就将他爆了头!

  白瑞峰,这个令无数军区首脑头疼的大毒枭,就这样,被我干掉了!我还记得他临死前绝望的面孔与恐惧的眼神。

  之后我一个人,自己冲着来时的方向突围。与其说是突围,倒不如说是屠杀。那是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场战斗。

  现在想想,当时也真霸气,真的是所到之处枝折花落。

  看着敌人一个个的倒下,我心中的感觉不是爽,而是愤怒。

  那次去了一个排,一个排!全他妈是我兄弟!就因为一个叛徒!只有我自己拖着我最好的兄弟——刘飞逃了出来。只有我们俩!

  那次战斗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伤疤,更有心灵上的创伤到后来的愈合再到最后的成熟。

  张飞当时是在树丛里担任狙击手的角色,我突围时看见他被打伤了肩膀与双臂就拖着他一路跑回了司令部。

  司令部里的人看见我拖着自己的好兄弟,可以将命托付给彼此的战友,又看到我满身都是淋漓的鲜血,甚至手里我拿着敌方头目的脑袋!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外号,团结,桀骜不逊,视兄弟为手足,视敌人为虚无,就叫我——血狼!

  刘飞,和我一样,童年时期就被送进来,而当时执行任务时,他17岁,我16岁。

  其实之前我除了和顾大哥很好意外就是和刘飞这小子最铁了。当时我真没想到还能就自己好兄弟一命。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那次阵亡后,部队进行了大换血,除了我,刘飞,教导员与军区司令外重新从全国各个特种部队调了一批精英过来。

  我至今都忘不了顾大哥从我进入部队那刻的慈祥的笑容与最后被我击倒时的狰狞!对,没错,就是狰狞!

  教导员见我这副模样就知道我回忆起了那段战斗,于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拍了拍我的肩膀,留下一句:“快换衣服吧。”就走了。

  我看了看坐在我身边却没有被喇叭声叫起的刘飞,叹了口气,恢复了以前无所谓的模样,踢了丫一脚。

  这货才闷闷不乐的起来,我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到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Hero丨丶修罗说:

新书求撸撸!新人第一次写书写的不好请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