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整个过程非常的快,人罗根本没看到刘芒是怎么将自己的困住的,满脸都是惊疑之色。

  刘芒泰然自若地微微一笑,道:“如果是你们三兄弟联手,我恐怕还会吃点亏。但你把天罡和地煞都杀了,已经不再是我的对手。”

  “可我明明已经将你打倒的,而且你也没有了还手之力。”

  “别幼稚了,”刘芒耸了耸肩,“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配弄的死我?”

  “你……”人罗无语,到底还是他低估了刘芒。

  虽然起初一直听天罡和地煞说刘芒多么多么的厉害,人罗也有了小心之意。

  怎奈刚才交手刘芒的实力跟传言完全不符,这就让他放松了警惕。

  这也就给了刘芒绝地反击的可乘之机。

  想明白这些,人罗无奈地叹了口气。

  撇了一眼已经被他杀了的天罡和地煞,人罗倒也没有面露后悔之意,面色极为平淡地道:“成王败寇,败在你的手里,虽然多半是因为我太大意,但我输得心服口服。动手吧!”

  话落,人罗安详地闭上了眼睛,静等着死神的降临。

  “你这样子活在人世间也是一种受罪,”刘芒轻声道,“那我就送你一程。”

  对于该死之人,刘芒从来不手软,更何况眼前的人罗还是杀人如麻的嗜血恶魔。

  因此,话音刚落,刘芒的手随即发力,便将人罗的脖子掐断。

  随即,人罗两眼一翻,身体柔软地瘫倒在地。

  看着躺在地上的天罡、地煞、人罗三具尸体,刘芒深吸口冷气。

  自从回国隐居以来,他已经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杀人了。

  杀人的感觉虽然不陌生,但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感觉。

  本着对生命的尊重,刘芒还是朝天罡、地煞、人罗深深地鞠了个躬。

  心知接下来的路还会遇到更多的杀手阻拦自己,刘芒并未因此退缩,反而又朝着摄像头做了个杀人的手势:“王雷,咱们等着瞧,很快就轮到你了。”

  话落,刘芒转过身朝院子的更深处走去。

  目睹天罗组织覆灭,王雷气得浑身颤抖。

  眼看刘芒就要接近小筑别苑了,王雷怎能不担心?

  但封道夫却极为坦然地看着平板电脑,丝毫不见慌乱。

  这让王雷甚是惊讶,也有点不满。

  “封道夫,天罗已经没有了,你还相信地网?”

  “没错。”封道夫点了点头,“我还相信地网,而且我坚信地网就算没能杀死刘芒,也可以让刘芒脱两层皮。”

  “为何这么说?”

  “这地网组织跟天罗组织可不一样,”封道夫笑了笑,“地网,人如其名,出任务的时候的确像一直散落在地面的网。因为里面的杀手都会土遁之术。”

  “土遁?”王雷听后一怔,身为武修者的他虽然听过土遁,但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一直认为这是骗人的把戏。

  但封道夫忽然将土遁提出来,倒也勾起了王雷的兴趣。

  “你说他们是土遁?难道他们是地底下的鬼?”王雷冷笑,“似乎只有鬼才会钻地。对吧?”

  “没错,他们的确是鬼,是来自地狱的鬼。”封道夫道,“世人都说刘芒的地狱组织的成员都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那他们地网组织里的成员就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鬼。他们拥有常人都无法拥有的能力,不如说土遁之术。”

  “说来听听,”王雷好奇地道,“我倒想听听他们有什么常人不具备的能力。”

  “二爷,你先看屏幕,很快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封道夫笑了笑,故意跟王雷卖了个关子。

  这更勾起了王雷的兴趣,立刻将目光落回手里的平板电脑。

  只见刘芒沿着自己推算出来的生门之路一直往下走,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一处小院里。

  这个小院的名字叫小竹院,除了圆形拱门之外,周围都是两三米高的墙壁。

  院子里面载满了竹子,不过竹子并不高大,显得非常的矮小。

  这就是小竹院之名的由来。

  有了之前几次的经验,刘芒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周围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所以,从进入小竹院开始,刘芒就在隐忍,同时目光时不时地观察周围的一草一木。

  此时,小竹院内异常的宁静,在静谧的夜空下,可以清晰地听到虫子的叫声。

  如此宁静的环境很容易让人失去警惕,可刘芒不会。

  他努力不去听周围虫子的叫声,努力让自己保持七八分警惕,哪怕是风吹动小竹的声音,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呼呼!

  一阵阴风吹来,不仅吹的小竹林“沙沙”作响,也吹的刘芒满身的鸡皮疙瘩。

  “或许是我太小心了?”左右观察一遍并未发现危险后,刘芒神情一紧,不禁喃喃自语。

  “应该不是,”刘芒自语道,“按照王雷的性格,这里只会埋伏重兵。只是,那些埋伏的重兵在哪里?”

  回想起刚才跟天罗一战,刘芒的脑海里很快闪现出跟天罗齐名的名字——地网。

  在国际上混过的雇佣兵都知道,天罗和地网虽然是两个不同的组织,但都归属于暗影组织的会长死神所管。

  所以,每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只要有天罗的地方,就会有地网出现。

  因此,天罗地网也成为很多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如果天罗地网同时出现,即便是他的地狱组织全员出动都不一定能够轻松拿下。

  如今,只有他一个人独闯王宅,若是碰到地网组织的杀手在周边,恐怕不好对付。

  刘芒做了最坏的要求,在谨慎对待周围的环境时,脑海里不断地回忆起有关地网的资料。

  “传说地网组织里的杀手都会土遁之术,”刘芒心道,“难道这土遁之术真有其事?”

  虽然不大相信所谓的土遁之术,但刘芒还是随手拿起了放在拱门边的竹扫帚,随后一扫帚朝身前院子里的地砸了过去。

  碰!

  竹扫帚重重地打在地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来是我自己吓自己了,”刘芒轻舒口气,“这世上根本不会有什么土遁之术。地网组织一定是借世人的愚昧和无知来欺骗他们。呵呵,想要骗到我杀手芒,恐怕没那么容易!”

  J酷~I匠网首#发0*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