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诗晴,京华市第一美女,华夏国最为耀眼的女明星。

  传闻纳兰诗晴是前朝皇族的后裔,因为天生丽质,有一张可以让死人变活的好嗓子,而被星探发掘,步入娱乐圈圈,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仅仅只用了五年的时间,纳兰诗晴在娱乐圈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一跃成为华夏国最为耀眼的女明星。

  因此,在民间对纳兰诗晴的各种猜测非常多。

  有人说,纳兰诗晴有一个好父亲,坐拥前朝亿万家产,用钱即可让她的娱乐圈事业飞黄腾达。

  也有人说,纳兰诗晴人缘好,华夏国的大佬都会不由自主地捧她,让她的娱乐圈道路畅通无阻。

  还有人说,纳兰诗晴是娱乐圈的天才,天生就知道怎样在诡谲多变、尔虞我诈的娱乐圈的夹缝中求生存。

  但在刘芒看来,纳兰诗晴只不过是一个长的好看的女人。

  “小然。”这时,一个惊喜的声音突然响起。

  刘芒闻声望去,看到一个美男子从腾龙阁的二楼雅间快步往下走,没会儿功夫就走到苏小然和纳兰诗晴的身边。

  曾凌峰,盛世晚宴的策划承办方的老板,华夏国最大的娱乐王国的主人,名副其实的娱乐大亨。

  今天的他,身穿一件白色的燕尾服,庄重不失优雅,俊美白嫩的脸上带着温文儒雅的笑容,让人一看就觉得他是翩翩君子。

  今晚的他,不光是策划承办方的老板,还是这次晚宴的座上宾。

  看到曾凌峰走过来,纳兰诗晴和苏小然那白皙柔滑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如百花绽放,似万紫千红,美丽不可方物。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提前通知我?我好去接你。”曾凌峰对着苏小然温柔地道,眼神里充满无尽的怜爱。

  苏小然莞尔一笑,面色微红地回应:“你今天可是个大忙人,我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你说的是哪里话。在我面前,你还跟我客气?要知道,咱俩可是老同学。”

  “正是因为咱俩是老同学,我才不能老是麻烦你。我怕别人说闲话。嘻嘻。”

  在曾凌峰面前,苏小然像一只温柔的小羔羊一般,表现出刘芒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

  这让在远方细细观察的刘芒浑身有点不自在,内心竟略微有点酸楚。而苏小然似乎有意在刘芒身前炫耀,在跟曾凌峰闲聊的同时,有意无意地瞥刘芒两眼,这让刘芒非常郁闷。

  反正是来参加晚宴的,不如先吃饱再说。

  想及此处,刘芒没有再理会苏小然和曾凌峰的事,走到最近的临时搭建的吧台,端起了一杯红酒。

  “刘先生。”

  这杯酒还没有入口,刘芒的身后忽然响起一个苍劲有力的男人声音。

  转身一看,一名鹤发童颜、身穿一身酒红色唐装的老人正面带微笑地朝着他走来。

  “唐老爷,你也在?”

  唐装老人走近,刘芒连忙跟老人打招呼。

  唐福民微微一笑:“这可是盛世晚宴,老朽不想错过一甲子一遇的盛会。”

  “一甲子?六十年?”刘芒一怔,没想到这盛世晚宴是每六十年才举办一次。

  “是的。要不然怎么叫盛世晚宴?”唐福民笑了笑,走近吧台随手拿起了一杯红酒,“那日多亏了刘先生仗义相助,才让小婿起死回生,这些天来老朽太忙,没有当面感谢你。今天趁着这盛世晚宴,老朽借花献佛,敬你一杯。”

  话落,他就高举起酒杯。

  刘芒微微一笑,举起酒杯和唐福民碰杯。

  随后,二人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刘先生,其实这次见到你,老朽还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

  “再过几天就是国际F1赛车比赛了,因为小婿和聂天都是大病初愈,舒思淼又因为涉嫌加害小婿和聂天被批捕入狱。目前,整个公司都找不到合适的赛车顶替他们参加。你门路广,能不能帮我找一找合适的赛车手?我会给你相应的酬劳。”唐福民的话很凝重,面色也很坚毅,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呃……不能退出比赛?”

  “不能。为了参加这次比赛,公司耗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听沈知谕说,如果这次退出比赛,损失相当于公司三年的收益。”

  。酷匠网T☆首c发0。

  “那你随便找个赛车手参加,重在参与嘛。”

  “也不行。”说到这里,唐福民长叹口气,“不瞒你说,此前公司对小婿和聂天的车技都非常自信。二人同时参加,意在给比赛加一道双保险,相信二者其一必能夺魁。所以公司对外宣传、拉广告商时都以夺冠为目的。怎奈小婿和聂天双双遭此横祸,这给比赛蒙上了一层灰暗的阴影。如果这次不能找到合适的赛车手夺得比赛的冠军,不光是公司,连我唐家都会破产。”

  “哦,好吧。”刘芒轻叹口气,“离比赛开始还有几天?”

  “一天。”

  “什么?”刘芒一惊,瞪大着眼睛道,“一天的时间让我给你找个合适的赛车手,这恐怕有点难。”

  “哈哈。”唐福民哈哈一笑,“其实不难。刘先生,据老朽所知,目前京华市最好的赛车手就在这盛世晚宴上。”

  “哦?在哪里?”

  “就在这里。”唐福民瞪了刘芒一眼,一脸微笑地盯着他。

  刘芒一怔,很快就明白了唐福民的意思,婉拒道:“唐老爷说笑了,我根本就不会赛车。”

  “不,你会赛车。我听人说,大概二十多天前的某一个晚上,你和聂天在九道盘飙车,赢了聂天。是吧?”

  “确有此事,可F1赛车我根本就没接触过。唐老爷,你让我参加,就不怕……”

  “好啦,就这么说定了。”唐老爷朝刘芒的身后看了一眼,不等刘芒把话说完,便打断了刘芒的话,“刘先生,只要你愿意来,不管拿不拿第一,我都会给你一定的报酬。”

  “什么报酬?”

  “呵呵。我听说你们美嘉集团正在大力发展房地产这块的业务,我手上刚好有几块地皮。只要你参加,我愿意无偿将这些地皮赠与你。”

  “……”刘芒一怔,眉头微蹙,沉吟不语。

  “有个朋友过来了,我去会会这个朋友。你好好想想,晚宴后给我答复。”

  唐福民微微一笑,右手拍了拍刘芒的左肩,端着一杯刚刚倒好的红酒往刘芒的身后走去。

  刘芒回头一看,唐福民朝着一名武者装扮、年龄在六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去。

  “沈子云?”看到老人的一刹那,刘芒不觉地嘀咕一声,“看来今晚我可以遇到很多的故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