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空中很安静,两人不说话,安静的看着眼前房子的动静,水菱与恨真之接什么太多的话@看着眼前的房子。

  1酷aq匠网R首$发

  "恨真姐姐?你不去吗?”水菱玩着手中的手枪,“不急”恨真静静的说到。不知那句话有多少的魅力,气质的话语。水菱从上往上看,窗户那边开了一枪。不巧,这个是防弹玻璃。水菱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10:00了,不早了,是时候玩了玩了。嘴角露出恶魔搬的微笑。“开始了”话一出口,恨真发出一股股鬼一般的冷笑不知从哪里来的红色的鞭子。看着眼前的房子,正像着看着。水菱也似乎附了身影般一件笑意的玩着刀,正是越来越好玩了。

  平躺着,听不见周围的喧闹。看见的,是一片布满的天空。黑黑的,却很柔和。所有的悲伤,化成灼热的泪,流出眼角。天空孤独如我,而我,绝望如天空。

  夜,静,深的无声,但,花月不曾眠,烟云不曾闲,倚窗独处,听风歌吟岁月,心中惬意万千。春落秋起,花开花谢,或许妩媚,或许凄冷,或许纠结

  “popo……”门备着恨真给踢了进来,看见屋子里地上许多的衣服飞满天。呵呵,水菱笑了笑,看来自己猜的没有错,那个就是萧小灵和刘易生的事情。恨真拿着一条鞭子,这个鞭子就是传说中的死亡鞭。走向楼梯的时候,楼上还传来一个声音“易~你去看看发生什么么事了?”水菱淡淡的走向楼梯,一步步的是那么的轻,没有发生什么声音,楼上继续传来的声音,“没事,灵~我们继续”一个男子的声音听到了没有什么声音,就说道。接着楼上又传来了呻吟声,水菱淡淡的看着身后的恨真,看着楼梯旁边有一个窗户,对恨真使了个眼神,恨真点了点头,知道这个什么的意思,护着水菱,水菱拉开窗户看了看,上面是刘易生的房价,一个活跃的转身从窗户上开始,身后传来恨真的“啊!”的一声叫声。水菱一转头看见恨真躺在地上。

  水菱看着莫名其妙就躺在地上的恨真,发现有些的不对劲,就下窗户,就听到“话说,网特的人,都不是好惹的,可是怎么这么没----用呢??”说话的人是一个20几的男子,黑色的头发,穿着白领的衣服,他是刘易生。身边搂着一个女子的腰,女子穿的很暴露,身上的吻痕一看着紫一块红一块的,谁都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看就是一个欠艹的骚货。这便是萧小灵。在他们两人是身后是一个男子,不用说了,这应该是偷袭恨真的男子。

  “。。。”水菱看着他,没有讲话。刘易生骚货再怀而且还眼中浓郁的欲望。

  “易~你说她是不是傻了??”萧小灵看着眼前比自己年轻,又美丽的女子,眼中满满是恨意。

  刘易生对着身后的男子使了个眼神,男子用着一把枪对着水菱,水菱没有停下,“你在走过来,我就杀了她。”男子冷冰冰的语气对着水菱说。看来是个老手??呵呵,好玩。水菱笑了笑。停下了脚步。“把刀放在地上。”男子冷冰冰的语气再次的想起来。看来猜的没有错,呵呵,你始终是不懂这种"规矩”,水菱笑了笑,而是把自己的手上的刀,正要往地上放。正在往地上放的同时,手上的银针快速的朝着他们三人设向他们。男子一看,糟了,中计了!开着手上的枪,且不巧,枪的子弹已经设在了水菱的肩上,血,一下就从口中瞬间流向了嘴角。水菱捂着伤口,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她们已经中了自己的毒针,过不久,她们就会,无声无息的死亡。

  “咳”水菱咳嗽着,自己恐怕伤的太严重了。身体微微的倾斜手上的刀不巧的如水菱的身体,掉在了地上,po的一声,水菱与恨真躺在了地上。眼神模模糊糊的中,看见门口出现着一个熟悉的背影,水菱眼睛模糊,他慢慢的走过来,水菱眼睛慢慢的沉睡者。他到底是谁??耳边传来了冷冷却是熟悉的温柔的声音”我不会让你死的,你好好的。“水菱头脑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见着一个黑色的风衣,背对着水菱,他应该就是我的杀父母的人,为什么,你一直在我梦里,为什么??心里在挣扎着,想嘶声力竭地哭出来。想放声痛哭,想逃离这个狼狈不堪的世界。累了,真的累了。十八年,我累了。所有承载的悲伤,痛苦,泪水,我单薄的青春已无力负荷。真的想带上一支笔,去寻找,去流浪,真的想逃离这尘世的纷纷扰扰。

  一个人去流浪,踩着枯叶,去抚慰每一个生命的消逝;一个人去流浪,闭上双眼,去感受那繁华遍地的幽香;一个人去流浪,撑一把油纸伞,去烟雨江南寻一个前世;一个人去流浪,累了,就栖于花海之中。渴了,就感受雨的温柔。即使有一天,我逃离了这个世界,一个人在只有一个人的荒岛上,孤独终老。或者,是死在没人存在的地方,那也很好!那时,我的肉体,我的灵魂,或许,消散成泥,滋养下一个春天花开的奇迹。或许,大海带走我对温暖的无限眷念,流过每一座山,每一座城,但终究是无悔的。像海子说的那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沉入天空里,闭上眼。其实,若能这样安静地死去,也很好……水菱不停的追,不停的追,黑暗的那名背对着水菱的男子,空中变得明亮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仙姐姐说:

这一篇没有2000字,真是太对不起了,神仙姐姐对不起你们,许多天没有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