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万卷书人人可以读,但万里路可不是人人都能走的完的。”

  山顶上被称为老师的老人看着叶天一步一步的杀上来的脚步,叹息的说道。

  周围的几个弟子听闻都是一头雾水,但又不敢问个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道理,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个老头打戒尺从来不讲什么道理。

  和老人一起学习多年的一众弟子们都听不明白的道理,叶天自然是更不明白,当然他也听不到这些个道理。

  山下的叶天终于感觉到有点累了,随手把流银剑搁在一旁,然后就那样刺啦啦的坐在了白石台阶上,取出空间戒指里的马奶酒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大口后,才对被他砍去了四肢躺在地上的却不流一滴血的孙智说道:“怎么老是你?死了一次又活了一次,还是非得死缠烂打的跑出来找我,是想让我对你说声对不起?还是想说你也不是吃素的,说实话如果不是你非得要难为叶家,最主要的是难为叶家就是难为我分母亲,可能这辈子我都不会正眼看你一下。唉,要不然就给你透个底,我杀过的人可能比你吃过的饭还多,毕竟比你活的时间久嘛,你看前边出来了多少比你强上不知道多少倍的人,不都还是被我给一剑杀了,所以啊,听话,自己回去,别找死。”

  叶天休息了一会,然后站起身来,望着白茫茫的四周,以及地上面无表情的孙智,叹着气说道:“真是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混蛋在主持这场考试,就不会整点新鲜玩意,和南怀枝那个老混蛋一样无聊。”

  话音一落,流银剑在叶天的手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剑尖稳稳的划过孙智的脖颈,随后孙智便化为一阵烟雾消散开来。

  …………

  山顶的几位弟子看着脸色变的极为难堪的老师,都是小心的后提了几步,以免老人发飙的时候伤及无辜。

  老人刚想发飙,就发现身后已经空无一人,郁闷的他只能端起茶碗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大口,然后又把喝进嘴里的茶水吐出来,指着叶天所在的位置破口大骂:“你个小兔崽你,连我都敢骂,等你成了我的学生,看我不罚你抄写一万遍的圣人名言。”

  老人骂完还觉得不够过瘾,回头看向趴在地上闭目养神的老黄牛说道:“死牛,你说该怎么收拾这个混蛋小子,是丢进雷池,还是丢进虚空里。”

  老黄似乎是懒得搭理这个不讲道理的老人,睁开眼睛,直起身来白了老人一眼,然后转过身去,将屁股对着老人,然后又趴在地上闭目养神去了。

  老人见老黄牛如此,气的跳上椅子指着老黄牛说道:“你个老混蛋,连你也不帮我。”

  说完老人便从椅子上跳到地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打滚,一边打滚一边说道:“还有没有天理啦,被一个还没入门的小混蛋欺负就算了,就连养了这么多年的家伙也是个白眼狼,我不活了,不活了。”

  黄牛听到老人又开始如此作态,站起身来,两只前蹄像人一样捂着耳朵,然后用两只后蹄向远处走去,绝对的眼不见心不烦。

  老人见状在地上滚的更厉害了,好在地上早就被弟子们铺上了一层毯子,不然老人这样滚来滚去,早就成了土人了。

  一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几人只好派出平时胆大包天的小师妹,沐姊,作为代表去劝说老人。

  沐姊极不情愿的看着几位师兄,又看了看像个小孩子一样的老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老人身边说道:”老师,你在不起来,指不定那小子又骂你什么嘞,还不赶快记着以后好算账。”

  三位师兄都悄悄的朝沐姊竖起了大拇指。

  老人听到沐姊的话,一下跳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坐到了椅子上,又伸手朝虚空中一抓,一副笔墨纸砚便出现在了面前,随后大声的说道:“清辰你过来,给我记着这小子今天一共骂了我多少次,这账以后我慢慢和他算。”

  正在眼观鼻鼻观心,装模作样的大师兄清辰哪里敢怠慢,连忙小跑着来到老人面前,边接过笔墨纸砚边说道:“老师你放心,我保证一字不拉的给您记下来,回头把那小子骂你时候的神态也给绘上去,让他死的明明白白。”

  老人听着清辰的话语,脸上露出了笑容,众弟子这才松了口气,今天这茬算是过去了。

  …………

  “阿嚏。”

  哪个混蛋骂我。

  “阿嚏。”

  还骂,你个混蛋。

  “阿嚏”

  混蛋。

  “阿嚏”

  混蛋。

  …………

  山上山下便出现了这样一副画面。

  叶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少的台阶,又杀了多少人,他觉得他几乎快把他杀过的和他想杀的人给杀了一遍了,但是这条路还没有走到尽头。

  叶天再次停下休息,取出马奶酒咕咚咕咚的把剩下的给喝了底朝天,然后叹着气说道:“这下好了,死过的又死了一次,没死过的也死了,到底还有谁该死没死的。”

  说完,叶天突然觉得坐着不是太舒服,身体向后一仰就这样躺在了白石台阶上,好在白石台阶够宽敞,叶天躺在上边绰绰有余。

  迷雾中没来由的就起了一阵风吹在了叶天的脸上,闭目养神的叶天突然从地上弹了起来,盯着前方出现的一抹红色身影。

  “就说缺了点什么,终究你还是来了。”

  叶天朝着前方迷雾中的红色身影淡淡的说道。

  “我来了,叶天。”

  一个女子的声音从红色身影处传来,然后红色身影缓缓走来,赫然是韩雪。

  “老,老师,他的这个心魔为什么会自己说话。”

  正在观看叶天的沐姊,突然结巴的说道,因为她看到的东西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噗呲。”

  $酷¤匠、{网;永)久免%#费s看U小z说y0-O

  正在喝茶的老人听到沐姊的话,再次将口中的茶水吐了出来,说道:“怎么会出现心魔投影!”

  “什么是心魔投影?”

  一众弟子齐声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