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哥从刚才下车的时候,就一直盯着那俩纸壳箱子里的砍刀,听到小于这么问我俩的时候,君哥低着头没吱声,然后就摇了摇头,小于就特不屑的笑了一声,君哥就抬头瞅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就从里面拿了一把,我一看君哥都拿了,我就也过去拿了一把,小于一看我俩都拿刀了就冲我俩笑笑,然后拍了拍我俩肩膀。

  另一辆金杯下来的那小子就开始给我们这些人的胳膊上,挨个系红线,而且他每系完一个人都会拍拍那人的肩膀,到了我和君哥的时候,那人就回头看了眼小于,小于就点了点头,他就也给我俩系上了,然后我就感觉这人系的特别紧,紧的胳膊好像都要过不了血一样。

  我们都系上了红线,小于就站在那儿说话了,“废话也不多说了,一会儿到了地方,车停下来就给我下去砍,只要胳膊上没系红线的就给我往死里砍,行了,上车吧。”

  小于说完大家就都上车了,而那辆给我们送家伙儿事儿的金杯就开走了,当时我心里就有点纳闷,那辆金杯车里的人去哪儿了,还是说小于在吹NB,根本就没带五十个人过来?

  我们都上了车,小于就让司机开车了,不过车里就好像小于一直都很轻松的哼着歌,剩下的人没一个吱声的,这次包括我和君哥都不想说话了。

  车快到雕塑公园的时候,小于就转过头问我和君哥害不害怕,我和君哥就全都点了点头,因为我俩知道跟小于没必要装犊子,小于就一下笑了说,“不用怕,一会儿你俩不用下车,就在车上跟我一起,但是要有敢往车上冲的,那就往死里砍。”

  小于说完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我和君哥就全都神经紧张的点了点头。不过到了雕塑公园的时候,小于却没有让司机直接往南门开,而是让司机围着雕塑公园绕圈。

  当我们的车经过雕塑公园南门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的心跳一下就加快了,车上的人除了小于全都无一例外的朝南门那边望了过去,然后我就看见那儿站了黑压压的一片,最少得有三十个人。

  我就忍不住又偷偷的查了一遍车里的人,算上我和君哥,小于和司机一共一才十四个人,而且一会儿真正下车砍的也就是我们身后的那十个人,这能行么?

  车还在继续的围着雕塑公园转着,时间也早已过了十一点,而小于一直都在把玩着手里的手机,不知我们绕到了第几圈的时候,小于的手机响了,然后就听见小于跟电话那边的人说,“哎,不好意思啊,朋友,堵车了,我们也不想啊,你别骂我妈啊,你别着急,再等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到。。。”

  然后我就看见小于把电话拿的远离了耳边,接着我就听见了电话里传来的大军在那边的愤怒的骂声,等了一会儿小于就又把电话放到了耳边,然后跟电话那边说,“朋友,要不这样,你们要是实在等不了,咱们就再约个时间,改天再碰,别,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咋能是孙子呢,我又不是没来,我这不是正在赶么。。。”

  小于说到这儿的时候电话那边就挂断了,小于就看着手机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就转过头对司机说,“行了,开过去吧。”

  我们的车速不快,可是我的心跳却越来越快,甚至感觉快的都要跳出来了,我们到了南门的时候,我就发现南门那边站着的人好像没有刚才多了,我们的车朝着站在那里的人群就冲了过去!

  当时就给那人群冲出了个豁口,车刚一停稳,我身边的那侧拉门哗啦一下就被拽开了,然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身边那些人就全都提着刀冲下去了!

  接着我就看见这帮人就跟疯了一样,拿着刀见人就砍,虽说对面的人数远多于我们,可是我们的人一下去,一下就给他们都冲散了,接着我就听见外面传来的那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当时的情景并没有电视上见过的那种血肉横飞,但是我却眼睁睁的看见对面的一个小子被我们的人追上之后,一刀就砍在后背上,接着就倒在了地上,然后我们的人就上去一刀接着一刀的砍。。。

  整个过程也就持续了十多分钟,对面的那些人就已经被我们砍的不是跑了就是趴在地上起不来了,然后小于就让司机按了按喇叭,我们的人听到了之后,给地上那些人又补了几刀,就全都跑回来上了车,然后我们的车就急速的驶离了那里。

  这帮小子上了车,我就发现有好几个小子脑袋也被开瓢了,但是他们却一点都没当回事儿,就用手按着那出血的地方,然后不停的说着刚才在下面有个小子被他砍了多少刀,小于也面带微笑的听他们说着,但是我和君哥那握着刀的手却全都在那儿不自觉的颤抖着,小于听他们说了一会儿就跟他们说,“先别说了,我打个电话。”

  这帮小子就立刻收声了,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小于拿起电话拨的竟然是一个三位数的号码,然后跟电话那边说,“喂,我要报警啊,刚才在雕塑公园南门有两伙人拿着刀对砍啊,有不少人都被砍倒了啊,对对对,雕塑公园南门,你问我叫啥名啊,哎,不行了不行了,那帮人好像要过来砍我了。。。”

  小于说着就把电话给按断了,然后就把里面的电话卡给扣出来,顺着车窗就给扔出去了。当时这一幕看的我真是有点傻眼了,但是我身边那些拿着刀的人却好像已经司空见惯了一样,不过我也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小于这招确实太毒了,这不但把大军他们的人给砍了,还让警察去抓他们,这次大军可算是彻底栽了。

  车开到了一个僻静的小马路的时候就停了下来,然后就是司机下去换牌照,而我和君哥也跟着小于下了车,但是下车之后的我才猛然发现,原来我们后面居然还一直跟着一辆金杯,而那辆金杯的司机也下了车正在换着车牌,我就忍不住走到君哥身边小声的问他,这辆金杯是啥时候跟上来的,君哥却看了我一眼,小声的跟我说,“一直都在后面跟着,只是跟的有点远,你没发现么?”

  我立刻就惊讶的张大了嘴,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等这俩司机都换完车牌,小于就跟他们说行了,你们回去吧。他俩就都点点头,然后这两俩金杯就都开走了,只剩下我,君哥,小于三个人。

  小于就跟我俩说他要打个电话,让我俩等会儿,然后他就对着手机那边的人说着,“媳妇儿啊,这回得你出手了,帮我借俩小面包,最不起眼的那种。。。”他一边说着,就一边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接着说去了。

  我看他离的远了,就忍不住又悄悄的问君哥,刚才那辆跟着的金杯为啥没人下来帮忙啊,君哥就看了一眼站在那边正在打电话的小于跟我说,“那辆车一直在后面跟着,应该就是小于怕出什么意外,那辆车就是保险,不过那辆车里的人一直都没下过车,咱们也一个都没见过,但是小于刚才却让那辆车也一起走了,这么看就应该是那辆车里有什么东西不想让咱们见着吧。。。。”

  《酷-匠网d首1发L

  我听到这儿的时候,就感觉喉头发紧,甚至连呼吸都有点困难,我使劲儿咽了俩口吐沫才又问君哥,“君哥你是说那车里的人拿着。。。”我没等说完,君哥就看着我点了点头,然后我俩就全都不约而同的一起望向了那边正在打电话的小于,当时我才深深的体会到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