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那天白天我睡的一点都不踏实,或者可以说是根本就睡不着,因为只要门外有点动静,我就感觉好像是大军他们来了,然后我就得必须下地去看一眼。

  后来我就想带着耳机听着音乐睡,可是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全是昨天半夜的情景,尤其是小于说的那句往死里打,给我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我在那儿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我一生气就索性不睡了,穿上衣服就去君哥他们寝室找君哥去了。

  去了君哥他们寝室一看,君哥果然也没睡,正坐在那儿抽烟呢。我就管君哥要了根烟,然后一看君哥那俩熊猫眼,我就问君哥,“你也睡不着?”君哥就点点头,然后深吸了一口烟,又缓缓的吐了出去才跟我说,“刘,我现在有点不知道找这小于帮忙是对还是错了。”

  我当时听完君哥的话,就忍不住紧张的咽了口吐沫,然后才问君哥,“你是怕他把事情闹大了?”君哥没有说话,但是却转过头目光忧虑的看着我。我却想了下,然后摇摇头跟君哥说,“不能君哥,他咋说是你干姐夫,就算不看你的面子,也得看你干姐呢,放心吧,我觉得他这人还挺靠谱。”君哥就点点头说,“但愿吧。”

  后来我和君哥俩人在他寝室俩人抽了整整两盒中华,然后他们寝室的人说一开门都看见云彩了。晚上快五点的时候,我们才等到小于的电话。电话一通,小于就在那边问我们,那什么大军没找我们的麻烦吧。

  君哥就说没有,然后小于就说行,让我们去他昨天的那宾馆找他。到了那儿,小于一看我俩那样,就笑着问我俩没睡好,我俩就都点点头,小于就呵呵笑着说没事儿,等他把这事儿办完我俩就能睡消停了,然后我们仨就一起去吃的饭。

  吃完饭小于就打了个电话,然后等我们出去的时候,就看见有辆金杯在等着我们,但是我上了车才发现,车里的人全都不是昨天的那些,我这才有点反应过来,原来小于是一批人只办一件事儿,办完了就让他们回去,确实这样最不容易出事儿。

  就在我还暗暗佩服小于的时候,小于就转过头问我,那天我被大军埋伏的时候,大军他们有多少人,我想了想就说能有三十个人吧,小于就点点头然后又问我,有多少拿刀的,我就又回忆了下说,得有十个吧,记不太清了。

  小于就哼了一声,然后问我,当时我这边有多少人被他们给砍伤了,还特意提醒我让我好好想想,因为这个很重要。我就在那儿好好寻思了一会儿,但是最后我才突然惊讶的说,好像一个都没有,我们当时主要是被钢管给轮的。

  小于就得意的一笑说我就知道,那帮人也就是拿刀吓唬吓唬你们这帮学生了,估计啊都是用刀背砍的,然后他就说行了,知道今晚该咋办了,就掏出手机又打了个电话。小于打完电话就问我和君哥知不知道那大军的手机号,我就跟小于说我好像能弄到,小于就说那就赶紧。

  我想了下,就拨通了沈晴的电话,电话那边的沈晴似乎很是惊讶,不过我却没有给她太多惊讶的时间,就直接问她大军的电话是多少。她就特别不解的问我要他的电话干什么,我就说有用,然后就有点不耐烦的说,你说不说吧,不说我就挂了,她犹豫了下就还是把大军的电话告诉我了,不过她说完之后,就还是很不放心的问我要他电话干啥,我却没有心情再跟她墨迹,就说行了,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酷YU匠k网正yl版_首x发

  我把大军的电话号告诉完小于,才突然有点担心这沈晴要是跟大军说了咋办啊,我就问小于要是被大军知道是我找人要他电话会不会有事儿啊,小于却一点都没当回事儿的摆摆手说没事没事,然后就让司机找了个电话亭停了车,他就下车买了张不记名的手机卡回来,接着就换上了那张新卡给大军打了电话,“喂,是大军吧?啊,我是谁啊,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店昨晚就是我砸的。对对,我也是帮一个朋友的忙,你想跟我这个朋友见见啊,可以啊,这样今天晚上你带好人,把能叫上的都叫上,家伙事儿也都备齐了,然后咱们今天晚上十一点就在北山的雕塑公园的南门碰碰,对对对,不来的是孙子,好好好,行咧,今晚儿见。”

  小于讲完电话就回头冲我俩晃了晃手机手机,然后说了句搞定。当时我和君哥就下意识的互相对视了一眼,虽然我俩的眼中都透着那么一丝的恐惧,可是更多的却还是兴奋,因为我俩知道,这回是真的要跟大军正面干了!

  然后小于就一直在车里跟我俩唠嗑扯淡,不过我俩知道他这就是打发时间,果然快九点的时候,小于就又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就又有一辆金杯停到了我们旁边,小于就下车了,那金杯上也下来个人,小于就问他东西都带了么,那小子就点点头说都带了,小于就走回来把我们车的侧拉门哗啦一下拽开了,然后对着车里的人说了句下车,拿家伙儿。

  车里的人就全都下车了,我和君哥互相看了一眼就也跟着下车了,然后那辆金杯下来的小子就把那辆金杯的拉门哗啦一下也拽开了,当时我一看就有点傻眼了,那车里面放了俩纸壳箱子,俩箱子里面全是带着皮套的噶新的砍刀,这帮人一人去里面拿了一把,当然还有拿俩把的,然后拿到刀的人全都抽出来看了看,借着头上的月光,我就看见那刀刃反着光,锃亮锃亮的,跟我上次看见大军他们拿着的那种绝对是俩个级别的,因为现在这帮人手里拿着的这些砍刀,给我的感觉就一个,就是专门砍人的。

  让我和君哥没想到的是小于都过去拿了一把,但是他看见我和君哥还在那儿傻站着,就招呼我俩过去,然后他就笑着问我俩,“敢砍人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