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特麻木的苦笑了下,然后跟君哥说,“我媳妇儿她学姐,陈落。”这回傻掉的人不光是我了,君哥当时就傻那儿了,然后脸都青了问我是真的不,我就跟他说骗你干啥,赶紧去修理部取车,送我过去吧。然后我俩就去了,路上我俩谁都没说话,除了君哥问了我两遍欣欣是不是真答应她了,我就都点点头,君哥就再没说话。

  到了她们学校门口,君哥问我用不用他陪我进去,我说不用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进去了。到了她们宿舍楼下,我就给欣欣打电话,然后欣欣就下来了,眼睛红红的,一看见我就朝我跑过来,问我有没有事儿。

  我就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我能有啥事儿,你都成同性恋了。”欣欣就着急的跟我解释说,“我刚才在电话里不是都跟你解释了么,她刚失恋,我怕我这么再这么直接拒绝她,她接受不了,我就寻思先答应她,然后再慢慢跟她说。”

  我就看着欣欣说,“行,她们都是你的好朋友,都是你爹,都是你妈,你得考虑她们的感受,那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考虑过我的感受么?”但是没想到欣欣被我说的一下也生气了,她就用那双红红的眼睛也看着我说,“那你跟沈晴在一起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我真的没想到她会提起这个,这个就像是我俩之间一块永远都不能碰的禁区,我的眼睛腾地一下就也红了,我就突然冲她喊了起来,“那不一样!”欣欣就看着我用鼻子哼了一声说,“对,不一样,我是假出轨,安慰人,你是真出轨,找刺激对么?”

  我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半分钟没有说话,然后我就突然使劲儿的点着头对她说,“行,你要是这么说咱俩就什么都不用说了!”没想到欣欣也丝毫没有退让的说,“行,不说就不说!”我当时就吼了一声好!

  然后就站在那里和她死死的盯着对方,当时她真是给我气着了,我正好就看见自己手上她给我织的毛手套了,我就连着手套和围脖全都一股脑的甩在了地上,她看见我的举动就用力的点着头,只是点头的同时,眼泪也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她再没有跟我说一个字就转身进了楼道,而我也只是看着她的背影越发生气。

  她进去之后,我也转身就往外走,可是我刚走了没几步,心里就感觉好像丢了什么一样似的,我使劲儿的挠了挠头,还是掏出手机给她打了电话,只是她并没有接我的电话,也没有挂,就让我的电话一直那么响着,我抬头看着她寝室的窗户,不知道她在干着什么。

  但是我却没有放弃,一遍接着一遍的拨着,最后我的电话终于通了,只是电话那边并不是她的声音,而是学姐的声音,“刘闯,欣欣现在不想接你电话,我能跟你谈谈么?”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冷笑了下就把电话按了,然后看了眼被我扔在地上的那孤零零的手套和围脖,那种心酸的感觉就涌了上来,我长长的吸了口气,俯身捡起了它们,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了车里,君哥问我谈的怎么样,我就苦笑了下跟君哥说,你看呢。君哥就摇开了车窗,给我和他自己点着了俩根中华,然后才跟我说,“兄弟,我要是说我现在跟你一样难受,你信么?”

  q3酷B匠(网唯F一正版,8^其o他都n是@盗@版(

  真的,在我人生低谷的时候,还能让我笑出来的人也就是君哥了,我就笑了跟他说,“君哥,现在是我媳妇儿让那女同性恋抢了,然后刚才我俩还吵翻了,而且她刚才又提起我和沈晴的那码子事儿了,看样儿我真的伤了她的心了,哎。。。但是现在你说你跟我一样难受,君哥,你这安慰人的方法我还是真有点闹不住。”

  君哥就也瞅我笑了,然后吸了口烟跟我说,“哥也不是因为你这么难受的,我是因为那个陈落。”这回我是真心笑了,然后跟君哥说兄弟服了,我真服了。君哥却看着窗外又抽了口烟问我,“刘,你相信一见钟情么?”哎呀我X,然后我就眼泪都笑出来了说,“君哥你整死我得了。”

  君哥却抽抽鼻子跟我说,“我从来没跟你们说过,其实我以前处过一个对象,初恋,然后高中的时候我把人家整怀孕了,我就从家里弄了点钱带她去堕胎,但是没想到那小诊所设施不齐,她当时就大出血了,我吓坏了,就给我爸还有她家打电话,然后她被转到了大医院,命算是保住了,但是以后不能生孩子了。我被她爸揍了,我爸也把我揍了,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我也没脸去见她,她现在在英国念书呢,不过已经跟个老外结婚了。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继承家业,娶个老婆生孩子,但是没想到那天看见陈落了,我从来不相信一个人能跟另一个人长的那么像,就是双胞胎也不能,但是看见陈落我信了,所以我当时才那么激动,我就觉得这是上天给我的第二次机会,所以我就是死也要把它抓住。”

  当时坐在车里的我一句话没说,但是并不是我被君哥的话给镇住了,而是我看见了俩个人,站在马路边送花,拥抱,接吻,我不认识那个男的,但是我却记得那个女生的名字,因为她的名字叫沈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眼圈不要啊说:

  看书的朋友看都帮忙点下「追书」和「撸撸」这个对我很重要,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