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吃饭的时候吓我一跳,因为我没料到君哥居然摆了四桌,把我们系那些有头有脸的人几乎都请到了,有学霸,也有平时那些最愿意闹事儿的混子。本来我以为就是我们这帮人自己聚聚呢,没想到君哥整了这么多人,我就偷摸的问君哥,请他们干啥。

  君哥就说我太年轻,不懂得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个道理。我就说我咋不知道呢,我不是有你们么!君哥就说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是还有句话叫多个朋友多条路么,这就叫搭建自己的关系网!

  我就让君个别瞎BB了,菜到现在还没上呢,有俩桌都有点等不急了,君哥就说没事儿,他去催催。(我当时不想那些事儿,也不明白,但是现在来看,君哥能把这些人凑到一起那绝对是本事!)

  吃饭的时候,君哥就领着我们哥儿几个挨桌敬酒,不过到了最后一桌的时候,有个小子就没站起来,而是坐着跟我们喝酒。我当时就挺不爽的,想问他是啥意思,但是君哥就把我拉住了,没让我说话,还笑着跟他说,“明哥喝的还开心么,要是喝的不对劲儿,咱一会儿就换个地方接着喝!”

  Y~酷:¤匠o~网=正V版首k发)

  那个叫明哥的人就笑了,说君哥懂事儿,然后还说他喝的差不多了,先回去了,让我们慢慢喝,以后要是有事儿就找他。这B说完了还真就站起来走了,他一出屋,我就问君哥这比是谁啊,咋这么能装啊。

  君哥就坐那儿点了根烟,然后跟我说,“你不应该问他是谁,而是应该问他是谁的狗。”我一听君哥这话就楞了,然后问他是啥意思。君哥就说,“刘,你没看刚才屋里这么多混的好的,但是没一个敢跟他装的么?”

  我想了下,然后就点点头,君哥就又抽了口烟跟我说,“你知道他以前的外号叫啥不?叫屎明!他有次在寝室跟人干架,都被人踹屎坑里去了!但是现在为啥没人敢这么叫了,不就是因为这小子没事儿总给人上供,有人罩着他么!虽然咱们不想混,但是也不想被谁欺负,所以说就得多交点朋友,出门在外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们几个听君哥说完都觉得挺有道儿,就都情不自禁的点点头,君哥就颇为得意,就让老唐赶紧给他整点水,他说的嘴皮子都干了。老唐给他倒完水就忍不住问君哥,那屎明开始咋混那么惨,在寝室打架也不至于被人踹屎坑里去吧,跟前同学就没个帮忙或者拉架的?

  君哥就说,“那能怪谁,还不是他自己平时有俩钱,就愿意装比!”我们几个就一齐齐刷刷的瞅君哥,君哥就骂我们,“你们几个小比崽子,瞅老子干啥,老子啥时候装过比?”

  然后我们几个就笑,君哥就让我们滚犊子,不过我就有点好奇的问君哥,罩着屎明的那人是谁,君哥就跟我说,那小子叫大军,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体育系的,现在毕业了,在我们学校跟前开了个烧烤店,在社会上也认识点人,然后现在体育系的那帮人没事儿就跟他在一起吆五喝六的。

  不过我们几个一听烧烤店就全都笑尿了,老唐就问那他会不会下噶瘩汤,要是会哪天去他店里吃点,然后我们几个就笑,君哥也跟着笑。其实当时说这些无非就是喝酒的时候,讲点别人的事儿吹NB助助兴,讲完大家就忘了,谁都没当回事儿。

  喝完酒我们就全都从饭店撤了,但是我们几个还有点没尽兴,毕竟我们几个都寻思是我们哥几个好好聚聚,而不是整这么些人,君哥就说那就别回寝室了,去学校跟前的那酒吧再玩玩。

  因为订的这饭店其实离我们学校不远,而且我们都喝的有点多,就没打车,溜达去的那酒吧。一路上君哥也没闲着,一直跟我打听学姐的事儿,还问我她是男的那方,还是女的那方。

  我说男的,君哥就说真TM完犊子,我就笑,然后跟君哥说,大不了以后跟她上床,你就把她当男的搞,君哥就让我少TM恶心人,然后还跟我说他觉得他能把她感化过来,因为他觉得她骨子里不是那种人。

  我就问君哥为啥,君哥就跟我说你没看她是长头发么!这是我头一次听说还有这理由,我就说君哥NB,君哥就说这算个屁,还让我以后跟他多学着点。

  我们就这样一路说说笑笑的到了那酒吧,不过我们刚进那酒吧,就看见一个中国小子拉着个洋妞就往外面跑,后面还着跟俩金毛绿眼睛的老外,一边追还一边骂,不过他俩骂的都不是中国话,也不是英语,好像是俄语。

  但是被追的那中国小子也就一米七的个儿,他拉着的那洋妞都比他高,而追他那俩老外全都像我这个儿,这小子刚跑出门口就被人家给按地上了,然后这俩老外就给他这顿大电炮,我们看着都疼,就感觉那俩老外一电炮就把那小子都给打碎了。

  那洋妞开始还上去拉,但是被那老外一巴掌就给扇坐地上了,然后就在坐那儿哇哇哭。当时我记得很清楚,老唐就问了一句,“这TM外国人当着中国人的面打中国人,帮不帮?”

  强哥那公鸭嗓就喊了一声干他丫儿的,然后我们四个就冲过去了,别看上次我们在KTV四打六被人干了,那是因为那几个小子会打架,可这俩老外别看长的壮,但是一看就知道也是学生,那可就是人多打人少了,而且我们几个打架还都愿意下黑手。

  老唐上去就一口黏痰封眼,然后我就接上去踢人老二,那这俩老外哪受的了,没一会儿就把这俩老外干趴下了,然后老唐还要抬垃圾箱砸人家,被我们给拦住了,不过最后强哥还是朝他俩吐了几口吐沫,然后告诉他俩记住了,到底谁是东亚病夫,当时我也不知道强哥是咋想的,拐个弯还是把自己给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