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哥说着就把我领到了耳钉男的前面,然后用手拍拍他脸问他,“你叫啥来的?”耳钉男就小心翼翼的说叫小地主,成哥就故意拉长声说啊,原来是地主哥啊,但是刚说完就一句我去麻了个痹的吧,然后就给耳钉男踹翻了,上去就是一顿爆踹,一边踹还一边骂,我让你跟我谈判,我判,我判,我判!

  等他踹完了,我就看见耳钉男脸上全是大鞋底印子,成哥就说来,给你介绍下一个,然后拽着我就走到了一个挺瘦的小子前面,成哥就蹲下去拍拍他脸,然后故意歪着嘴,牙还有点漏风的说,“听说你也是个硬汉?跟我一样?”

  那小子就立刻把脑袋摇的像拨楞鼓似的,我就一下没忍住笑了,成哥就回头瞪我,我就赶紧把笑憋回去了,但是成哥还是刚才那样跟他说,“来吧,来场硬汉之间的对决,你先打我。”

  酷匠网/正l)版tW首Zb发$.

  成哥说着就把他拽起来了,然后让他出手,不过他哪敢啊,吓的腿都哆嗦了,成哥就说,“你能不能给我个面子了?”那小子一看出不出手都是挨打,一急眼就出手了,但是成哥一下就火了,喊了一句,你还真敢打老子,然后上去就是一顿天马流星拳。

  成哥打完了这个一看后面还五个,就一摆手跟我说,“太累了,你自己认识去吧,我可不给你介绍了!”我一听成哥的话就知道啥意思了,是让我自己动手了,我就上去抓着昨天那个司机一顿头槌,然后一边磕还一边骂,让你吓唬我,吓唬我,吓唬我,最后磕的我自己都眼冒金星了才算完事儿。

  这时候成哥就拎着个棒子走过来跟我说用这个,手里一拿上棒子那新仇旧恨就一下回到我心里了,我就拿着棒子照着那个扫腿男就是一顿猛砸,然后一边砸还一边喊你妈,你妈,你妈,因为我打人的时候基本都得喊点啥,要不就感觉浑身都使不上劲儿,而且我要是重复着喊就证明我是在连击呢。

  当时我就拿着棒子给他一顿连击,最后还出了个暴,直接就给他嗨趴下了,然后我就直接接了个大背腿,就是脚后跟砸后脑勺,砸完了还喊了一声去你吗的。我都整完了成哥就拎个片刀过来了,然后问我是不是他们几个把我头发给剃了,我说是,成哥就说那我也给他们剃了。

  呵呵,成哥那俩下子可真算得上是耍大刀了,估计给这几个尿都吓出来了,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剃头,都赶上TM的剃度了。成哥也整完了就问我满意没,我就跟成哥说,“成哥,我想给他们留下点东西。”

  成哥就楞了一下,问我,“咋的,还要剁手跺脚?”我就赶紧摆手说不是,而是他们昨天给我留了电话,我也想给他们留个电话,成哥就说可以,然后就从夜姐那要了根眉笔,成哥就过去在他们脸上挨个写上了电话。写完了还告诉他们,要打就晚上打,老子白天要睡觉。

  这时候我就有点不放心,拉着成哥小声的趴在他耳边说,“成哥,还是别写自己电话吧,要不然他们要是再找上来,你也麻烦啊。”成哥就笑了跟我说,“你当我傻比啊,我写的是我家跟前的传销窝点的电话,进去就别想出来,他们只要敢打电话就是有去无回。”当时我只能说姜还是老的辣,太损了。

  最后我们走的时候就带走了那个耳钉男,剩下的那几个就交给那帮炮子头处理了,但是我们一出去,我一看门口停的还是小面包,心里就有点打怵,就跟成哥商量说能不能不坐这个,成哥就跟我说那你溜达回去吧,我一听还是算了就跟他们一起上车了。上车之后成哥就打了个哈欠说,“赶紧的吧,最后一站,卫校!”

  到了卫校,夜姐就下车去找欣欣和黄毛了,我的心情还是忍不住有点小激动,因为我知道就要揭开最后的谜底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夜姐就带着欣欣和黄毛出来了,不过看的出来黄毛是很不情愿,我不知道夜姐是怎么把他说动的,反正最后他看见车上有我,还有耳钉男的时候,脸色就变得更难看了。

  开始黄毛不还承认耳钉男是他找的,但是耳钉男就火了,骂他你再卖老子,老子就弄死你。这比才说了实话,原来那天他和欣欣在一起吃饭,欣欣去上厕所,他呆着没事儿玩欣欣手机,一时兴起就发了个短信想玩我,但是我回复了短信,他就想到可以顺便阴我一次,就叫人在校门口等着了,至于为啥能确定是我,一米九的男生应该也不多见,当然在欣欣手机里的短信也早就被他给删了。

  我当时听完了气就不打一出来,上去就给他个嘴巴子,没想到这比还敢躲。成哥就笑了说还有点不服啊,就拉上车门,让他和那个耳钉男在车上唠了一会儿。我不知道他俩唠了什么,反正是他下车就脸色刷白,估计是黄毛也知道他要是再不老实,就也得被小面包拉走吧。

  我看他好像老实了上去就给他一脚,然后问他还躲不,他就在那儿靠着车门低着头一声不吭,我当时还想过去干他,但是欣欣却拽了我一下说算了吧,我气的就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了问她,“那他弄我的怎么算?”欣欣就有点不高兴的说了句我不管了,随便你。

  我一看欣欣不高兴了,我也就没啥心情再打他了,毕竟老子想打他什么时候都可以也不差今天,我就跟他说,“我今天给欣欣面子,就不动你了,但是你欠我的东西必须得给我还回来!”

  当时不光是他,所有人都楞了,因为谁都不知道他欠我什么,我就看着他不屑的笑了下说,“你现在就给我老婆跪下吧。”他当时一下就傻住了,缓了一下才问我,“你老婆?”我就大大方方的把手往欣欣的肩膀上一楼,然后说,“你不知道么?”

  欣欣就抬头瞪我,但是也并没有挣开我的手,而黄毛的脸色真是青一阵白一阵,我就伸过去一只手拍拍他一边脸说,“今天因为你搞的这些事儿,欣欣给别人跪下了,你现在给她跪回来,不应该么?”

  黄毛就那么冷冷的看着我,不说话也不动,我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倒想知道这比到底有没有刚,但是他最后还是俩条腿打弯跪下去了,只不过他跪下去的同时,我就搂着欣欣转到了另一面,然后就跟欣欣说,“老婆,咱们不需要这种小人给你下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眼圈不要啊说:

今天的没有了,看书的亲们记得撸撸追书和手机签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