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我戴着帽子,衣服里藏着刀,坐在出租车里就寻思报仇。到了他们学校我就寻思得在哪儿等这俩比,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去她们宿舍楼下面等着稳当,因为我不知道那男的住哪儿。

  到了她们楼下,我就去我平时等她的地方坐着去了,不过说实话我当时真有点动摇了,可能有点触景伤情吧。但是当我看到这俩人手拉着手,有说有笑的一起拎着水壶准备去打水的时候,我心里就一想法,你们不让我好,那谁都别想好!

  我想到这儿二话没说拿着刀就冲出去了,我冲出去之前都想好了,为了防止夜长梦多,先扎死那黄毛,以防他反抗或者跑,然后再扎欣欣。可是我千算万算都没想到的是,我冲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保安在那儿巡逻,然后就是我追黄毛,保安追我,不过因为我昨天刚玩完马拉松,现在根本就没啥耐力了,而黄毛又是被刀追着,真心跑的快,没一会儿我就被保安追上了,然后我就被保安用电棍突突蒙了。

  接着就是那保安用对讲机迅速呼唤了几个小伙伴过来,然后就把我像押烦人似的押到保安处了。到了保安处我被四个保安看着,手抱头蹲在墙角,然后那几个保安偶尔还用电棍放两下电,那意思我要是敢不老实就还突突我。

  保安处的头头拿着电话就要报警,但是却被欣欣给拦住了,欣欣说啥都不让他报警,还说我是大学生,要是报警我就完了。呵呵,当时我真没想到欣欣会用这个求情。但是头头却说,大学生咋的,大学生就能拿刀扎人啊!

  然后拿着电话就还要报警,但是欣欣却拽着他的手死活不让,头头就有点急眼了,说再不放开一会儿就开除她,黄毛也在旁边说她,“欣欣,你还管他干啥啊,你没看他刚才拿刀要扎死我么!”欣欣却回头红着眼睛骂了他一句,你滚开这没你的事儿,然后就回头看了我一眼。

  其实我被押到保安处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寻思爱咋的咋的吧,大脑早就一片空白了,但是欣欣这一眼,真是把我心都看碎了。不过当时我心里还是最恨他俩,因为没有这对奸夫淫妇,我也不会拿刀囊人,即使欣欣这么保我,我也觉得她就是因为觉得对不起我才这么做的。头头和欣欣撕巴了一会儿就真火了,就让俩个保安拽着她,然后他报警,但是欣欣突然给头头跪下了。。。

  当时所有人都楞了,那头头就问欣欣要干啥,欣欣就跟他说我爸从小就不管我,我妈有癌症,我要是再出点事儿我家就垮了。我当时听完就急了,问欣欣说这个干啥,因为我从来没想过欣欣会把我的事儿跟别人说,更没想过是为我求情的时候。欣欣却根本就不管我,只是一个劲儿的说着求求叔叔们了,求求叔叔们了。。。。

  当时我就感觉欣欣的话不是飘荡在我的耳朵里,而是磕在我的心上。

  最后在欣欣的求情下他们总算是同意不报警了,但是让我写了保证书,还在上面按了手印,也在他们保卫处留了案底,我的刀也被没收了。

  出去的时候欣欣让黄毛先走,但是黄毛不干,欣欣生气了,黄毛才走到远处等她。在保安处门口我问欣欣为什么要帮我,欣欣把头别到了一边说不知道。我就对她说你帮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她还是没看我,说随便。我说因为这都是你害的。

  她转过头看着我,眼圈里盈满了泪水,但是没有流出来。我问她为啥要给我下套,她说我没有,我说她放屁,她轻轻的昂起头,使劲儿的向上睁着眼睛,好像拼命的在不让眼泪流出来。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又慢慢的呼出来,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对我说,“刘闯,你以后做事儿就算不为你自己想,也为你家里人想想,想想你妈。还有如果你真的不想让我跟别人处对象,我不处了行么?”我看着她不说话。

  她默默的看了我一秒钟,才又接着说,“今天是我帮了你,你是不需要感激我,就算你把我扎了我也会帮你,但是其他人不会帮你,你懂么?”我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是此刻的我只想把她拥入怀里!!!!!!可是我却只是看着她倔強的擦去泪水,转身离去。

  酷H匠网正Q版首发XA

  那天回去之后我就感觉一切都是虚无,没有什么是真,没有什么是假,或者说是真假都无所谓了,因为我发现自己只是想跟一个人白头终老,不管她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儿,见过什么人,不管她是否还愿意跟我在一起。。。

  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真的,真的,只想回到从前,回到那个只有我和她的日子。

  我想给她打个电话,可是我却发现身边连电话都没有了,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天意,还是一种暗示,又或者是对我的一种惩罚,我只希望她能回到我身边,我愿意用我的一切去换。

  我躺在寝室的地上,看着天花板,胸口放着跟她分手时,她给我的那个记事本,然后默默的念着她今天可能会提醒我做的事儿。

  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敲门,然后就有个稚嫩的学弟探进头来跟我说,“学长,楼下有个女生找你。”我感觉自己没有说话的力气,就愣愣的看着他,他就又重复了一遍,还补充说,“你快点下去吧,那女生挺凶的,有点等不急了,好像生气了。”

  我眨眨眼睛想了下,但是没想到是谁,不过还是机械的站了起来下楼了。到了楼下我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大厅站着,然后看见我,还没等我说话,就上来给了我一巴掌,把我脸打红了,但是不疼。

  她气的不行了问我,“你是不是疯了?”

  我揉着被打的那半边脸,感觉有点热,然后说,“夜姐,我被人欺负了,没人帮我,我自己去报仇,但是没报上,就欣欣愿意帮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眼圈不要啊说:

  朋友可以不用注册直接用贴吧号或者QQ账号直接登录,来的朋友点下追书和撸撸,兄弟们,靠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