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宿,第二天晚上是君哥他们发现我不对劲儿了,才生拉硬拽的把我弄了出去,然后我们在饭店喝了两箱啤酒,我吐了三回,最后连水儿都吐不出来了,就是干呕。

  从饭店出来已经半夜了,寝室也回不去了,君哥本来提议说去蒸桑拿,找俩个波大的让我忘掉一切烦恼和忧愁,但是我真没那个心情了,强哥就说我们哥儿几个好久没开黑了,手都痒了,我们就去网吧包宿打3C去了。

  不过我却因为状态不好一直被对面抓着杀,强哥就一直在家挂机骂对面,我看着烦,就退了让他们几个玩。我呆着无聊就上了QQ,然后鼠标就点在欣欣的头像上发呆,最后也不知怎么我就点进了空间看她的日志。

  从我们认识的那天开始,但是我看着看着就哭了,因为我就眼瞅着自己在她的日志里一点点消失,直到后面一点都没有了,还有她最后那篇日志里的那句,“想给他一个机会。”真是让我都崩溃了.

  我当时哭的满网吧的人都瞅我,不过我也根本不想管那破事儿,后来君哥就把我叫出去了,但是他啥也没说,就是点着了俩根中华陪我在那儿抽,把他那盒中华抽没了,他又现去买了一盒,最后我俩抽了俩盒中华,然后他问我还抽不,我就笑了说不用了,他就问我还难受不,我说不难受了,然后他就带我进去了。

  进去之后君哥就跟他们几个说,都消停的,你们刘哥回来了,赶紧剑圣走起!然后我就准备带他们赢几盘,但是坐我座位上的老唐就跟我说,“哎,小刘我咋感觉你对象还是喜欢你呢,她跟那小子,我咋感觉完全是为了气你呢!”

  我当时一听就楞了,问他啥意思,他就说刚才我出去的时候,他把我媳妇儿最后写的那几篇日志都看了,虽然没提到过我,但是他感觉字里行间写的都是我呢,还有说的要给那小子一个机会,就是在暗示我赶紧把她追回来。

  我听到这儿就一下都兴奋了,就问老唐,“真的假的,你可别逗我!”老唐就有点虚了说,“我也不是情圣,就是我自己这么感觉,再说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处对象就是为了那啥。”君哥就让老唐别瞎比比了,赶紧建主打游戏。我却真有点动心了,就让他们先玩,我出去打个电话。

  到了网吧外面我却又有点犹豫了,就寻思这么晚了她是不是都睡觉了,但是最后我还是把电话拨过去了,她的电话并没有关机,让我有点意外但更多的是期待。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她接了,“喂?”是她熟悉的声音,我的心在那一刻突然变得很激动,可是我突然听见她那里有电视的声音,我就问她在哪儿呢,她就语气特自然的跟我说,在外面呢。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见她那边有人问她,“欣欣,谁啊?”我楞了一秒钟,才突然反应过来是他妈的黄毛的声儿!!!!!!当时我就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的跳,我就对着手机骂她,你真贱!

  然后骂完我就把手机摔了,但是一看地上的手机还是她跟我买的,我就上去接着踹,可是踹了没一会儿我就蹲地上哭了,哭的特伤心,我这辈子都没那么伤心过。他们几个在屋里听着声儿就都出来了,问我咋的了,我就站起来说,“君哥,他俩开房去了。”

  然后我就说不下去了,哇哇的哭,君哥当时就火了,一脚就踹老唐身上了,骂他让你瞎分析,分析吧。老唐就特委屈,但是啥也没敢说。君哥就特烦躁,一边抽烟一边看我哭,他们几个也没人敢管君哥要烟。

  君哥抽了一会儿就跟我说,“哭吧哭吧没事儿,哭出来就好了,你要是真受不了,咱现在就过去把他废了!”但是我一听到君哥这话我就哭的更凶了,然后就哭吐了,呵呵,真的,那是我头一次知道人哭也能哭吐了。

  不过我吐完了就站起来跟君哥说,“君哥我想打架。”君哥就楞了,然后表情就有点为难的跟我说,“刘,咱这是师院,这网吧里全是女生,现在也回不了宿舍,要不这样你看行不,你打我们几个一顿!”

  君哥说着就把老唐往我身边一推,老唐就瞪君哥,君哥就瞪老唐,我就跟君哥说,“君哥我不打你们,我就是想打人。”这时候强哥就不知道从哪儿捡了个木头棒子,然后递我手里了,跟我说,“刘,你看见旁边那垃圾箱了没,你就往死里给我打,打死了算我的。”

  我当时没说话,拿着棒子就过去了,然后照着那垃圾箱就是一顿砸,砸的我手都麻了,但是我一点都不想停,就是觉得过瘾,然后他们几个也过来跟我一起砸,不过他们几个砸了一会儿就都累不行了,就都坐到一边看着我砸,呵呵,我就那么砸了半宿垃圾箱,第二天早上是被他们背回去的,人都虚脱了。

  那之后我就天天在寝室呆着,谁叫我都不出去,吃的就让寝室的人帮我带,然后期末考试我也啥都没准备,甚至连小条都懒的做。到了考场我把名写完了就啥也不干,坐那发呆,监考老师就问我咋了,旁边有个傻比就跟老师说我脑袋有病,让老师别管我。我就直接把笔袋甩他脸上了,然后就跟他干起来了,最后被学校记了处分,然后后面的考试我就不去了。

  考完试就放寒假了,大家就都忙着买火车票回家,我因为家远,票不好买,就想等几天再去买票,而且当时我也没心情去火车站排队,君哥他们几个本来要陪我的,但是我都让他们回去了,因为他们家也都挺远的,然后君哥当天晚上就买飞机票回去了,呵呵,这比。

  i最新I%章6☆节上酷1匠网‘

  他们几个也都陆续回去了,因为我们寝室都是外地的,所以就剩我自己了,我就每天在寝室看看书,听听歌,不过偶尔有几个也没回去的同学过来看我就全都吓一跳,因为我听的是大悲咒,看的是地藏经。

  不过就在有天下午,我从君哥那拿来的诺基亚1100突然响了,是条短信,发信人是欣欣,“你还在SP么,要是在的话我想跟你谈谈,晚上来我们学校找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