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子一闪,唐澜就离开了清澜阁,她不想战斗毁坏了她的修炼之地。

  秦初身子一闪,跟着唐澜出了清澜阁。

  到了空旷之地,唐澜挥剑朝着秦初攻击,秦初青灵剑展动,与唐澜战斗了起来。

  唐澜的剑气很犀利,也很迅速,但伤害不到秦初,秦初的身法也是极为迅速,另外他的剑气能够封挡住唐澜的剑气进攻。

  随着战斗的打响,长生宗的内门长老,核心弟子都来了,长生宗主也出现了,不过是在远处看,魏长老站在他的身边。

  “小姐的实力是很强,但秦初是在生死战斗中杀出来的,两者之间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我们不去制止么?。”魏长老开口说道。

  长生宗主摇了了摇头,“不制止!这一次本座就是打算借着秦初的手,给唐澜一个教训,让她知道,不能太目中无人、不能太过自我,她如果不是唐家人,那么就无法像现在这样安逸。”

  “秦初小子也是的,怎么还跟小姐对上了,晚点属下去收拾她!”魏长老开口说道,他是说着秦初的不对,实际也是为秦初说话。

  长生宗主摇了摇头,“这事情不怪秦初,你也不要参和,细节本座知道。”

  魏长老有点纳闷,但没说什么,长生宗主知道细节,那他就不担心了。

  秦初和唐澜的战斗局面,是一攻一守,秦初是处于守势,虽然战斗分身不在,但秦初有信心,只要唐澜不是古帝,他就不会败。

  观看战斗的人,都极为认真,因为交战的双方,在长生宗的地位都比较特殊,一个是宗门护法、一个是宗主的女儿,实力都是大帝境中的顶级,不过绝大多数人看好秦初。

  秦初的战力经过实战验证,生死战台二十几场连胜,战绩是实力铸就,要知道那可是每天连战两场,不是单对单战斗那么简单。

  战斗进行了一刻钟,唐澜是疯狂进攻,可也没有打破秦初的守势。

  “咱们就此收手如何?以后和平共处,和平发展!”秦初开口了,如非必要,他不想把事情做得难看,哪个父亲不心疼女儿?知道女儿是错的,长生宗主也不愿意看到女儿吃亏,女儿难堪。

  “战斗还没有结束,再者我唐澜不是输不起的人。”唐澜娇吼了一声,此时她已经可以确定,秦初的实力高过她。

  对于秦初的实力,唐澜是真不知道,过去她一直在清澜阁内闭门不出,长生宗与羽化门的战争她不知道,也没参与。唐澜找到她的时候,只是说了秦初是唐云泽亲自指定的宗门护法,是百岁的第三阶段大帝,且对宗门都大功勋,月澜山她该让出来,并没有说太多的细节。

  主要也是因为唐澜没有给唐冰细说的机会,就发怒了。

  “月澜城对你不够重要么,对你来说,可以随意输掉?”秦初不死领域做了一个切换,左手不死破域拳轰在了唐澜的领域上,将唐澜击退,不过并没有追击。

  听了秦初的话,唐澜愣了,月澜城可以输掉么?她不能!那是她母亲留给她的城池,也是念想,之前她没想过自己会输,所以毫不犹豫的就开口赌了,可现在她要输了。

  “我们再谈谈,如果谈不拢再战如何?反正你和我都跑不了!”见唐澜没冲上来动手,秦初觉得也许可以和平解决。

  看了秦初一眼,唐澜身子闪动回到了清澜阁,她性子孤僻,但不是傻,什么形势她明白,再搞下去,什么结果她也很清楚,她如果输掉了月澜城,她找她父亲也没用,唐家人不会出尔反尔。

  秦初在前,唐冰在后,进入了清澜阁内。

  坐在主位的唐澜看着秦初,但是没说话,战斗中落入下风,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接下来月澜山区域是我的。”秦初拿出茶具一边泡茶,一边说道。

  “好!月澜山是你的,但你的人不能出月澜山,不能越界不能进入月澜城。”唐澜看着秦初说道。

  “不能进入月澜城……你这态度不友好,那没办法,我们只能将刚来的战斗打完,我还是将月澜城赢到手为好。”听到唐澜还耍脾气,秦初不高兴了,你输不起月澜城,还玩性格?

  “进,进!你们人可以进入月澜城,这行了吧!”听了秦初的话,唐澜有些恼火的说道。

  “好像也不太行,我在月澜山建立据点,必然要跟月澜城有接触,这要是跟月澜城闹出矛盾,那就不太好了。为了防患于未然,我们还是将刚才的战斗打完好了。”听了唐澜的话,秦初摇了摇头。

  “我派一个副城主跟你的人接触,配合你们,这样总行了吧?别太过份!”听了秦初的话,唐澜想发火,但又发不出来,她反抗,秦初就要将刚才的战斗进行下去,她呢又打不过秦初,她刚才没有出能量分身,同样的秦初也没施展能量分身。

  “还不够!我要在月澜城拥有一座府邸,这件事你给安排了,咱们就完事了。”想了一下秦初开口说道,唐澜输不起,他占据着绝对的主动,他说什么唐澜都得接招。

  “王八蛋!你千万别落在我的手里。”听了秦初的话,唐澜开口骂了一句,不过没有反驳,还是默认了秦初的条件。

  喝了一杯茶,秦初站起身来,“你早这样不就没事了,何必呢!”

  唐澜怒瞪着秦初,如果能弄过秦初,她马上会拔剑开斩,但是形势比人强,她知道自己和秦初的差距大。

  “长老大人,您看事情不就解决了,恶人自有恶人磨,我虽然不是什么恶人,但也是可以解决问题的。”秦初对着唐冰说道。

  唐澜站起身来,伸手点着秦初,眼内冰霜都快要结冰了。

  “澜儿,消消气,秦初你赶紧走!”唐冰压着内心的笑意,拉住唐澜的手臂,然后赶秦初离开,她是第一次见,她这水火不侵的妹妹吃瘪,还是被秦初怼得无法还口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