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云岛换了魁首,新魁首安排秦初一行人住进了魔云岛的贵宾楼。

  休息了一下后,秦初拿着玄甲鼎,炼制了一些气血丹,虽然不能解决屠风的根源问题,但也能缓解一下情况。

  炼制好了丹药后,秦初震动了屠风的洞天宝物。

  屠风出现了,他知道秦初找他,一定是有事。

  “屠老,我们出去走走?”秦初对着屠风说道。

  “行,那就散散步。”屠风点了点头。

  跟着屠风离开了魔云岛给安排的贵宾楼,秦初将炼制好的丹药给了屠风,“屠老,这只是补充气血的丹药,解决不了本源问题。”

  “呵呵!还是被你看出来了,我这不是气血受损,是本源受损,就没得恢复,不过不要紧,这一战解决了天武大世界的问题,接下来不管是大荒殿主,还是赵忌,他们都会躲着你走。”屠老笑着说道。

  “屠老不用担心这些了,回去后好好养伤,其他的我会处理好。”秦初开口说道。

  “我知道你会处理好,你就是力挽狂澜的那个人,回去后我会安排本源秘宝的下一任传人,就不传你妻子了,她是大帝,前途不可限量,而炼化本源秘宝,会提升实力,但也一种负累。”屠风对着秦初说道。

  秦初点了点头,本源秘宝有利有弊,有利是身上多了一个底牌,但弊端更大,那就是一旦使用本源秘宝,自身伤害很大,他掌管了七武碑没事,那因为他是七武世界的主人;掌管真武碑没事,是因为真武大世界已经不存在。

  “一会儿,本座就回中荒城了,剩下的事情,就全靠你了。”屠风拍了拍秦初肩膀。

  回到了魔云岛的贵宾楼后,秦初说了,接下来大家分开行动。

  “镇元老祖、华星祖父,你们都回去中荒城吧!接下来我去追杀大荒城主和赵忌。”秦初开口说道。

  “不行,你自己一个人太危险,我陪着你去战斗!”君绾开口说道,她担心秦初,不是担心秦初的实力不够,是担心秦初的江湖阅历少,中了大荒殿主和赵忌的奸计。

  秦初点了点头,“那也行,绾儿姐跟着我好了,其他人回中荒城,稳固中荒城的秩序。”

  秦华星等人也没有说什么,追杀的事情,他们真帮不上秦初,再者解决赵忌,秦初的实力也足够了。

  送走了秦华星等人,看了看界域水晶后,秦初带着君绾就朝着赵忌所在的区域追去。

  “夫君,赵忌和大荒殿主是不同的两个逃跑方向,这也是不停的跑啊!”看着界域水晶,君绾开口说道。

  “他们知道我有界域水晶,知道我能确定他们方位,他们不跑,难道等死啊?”秦初笑了笑。

  状态不好之后,屠风就将界域水晶就交给了秦初,本身界域水晶也是秦初在大荒殿抢回来的战利品。

  “他们这么跑,我们也没办法追啊!”君绾呼出一口气说道。

  “赵忌是不是朝着西荒区域跑?晚点我们去找传送阵,我们七武秦府有连接西荒的传送阵,藏在哪里我知道,赶到传送点后,我们用传送阵追他,我不信追不上他。”秦初笑着说道。

  秦初建立起来的传送阵很强大,有到东荒区域的,也有到西荒区域的,南荒和北海他不行,他的能力还没有延伸过去。

  逃跑中的赵忌,大骂泽大荒殿主不厚道,在关键的时候自己跑了,根本不管他的死活,现在他根本不敢停下,因为他知道秦初有界域水晶,能确定他的位置,他敢停下,秦初就会追上来弄死他,他也祈祷,秦初别追他,先去追大荒殿主,然后和大荒殿主来一个两败俱伤。

  大荒殿主现在是朝着北海方向跑,他也不敢停下,他跟赵忌的担心是一样的,秦初有界域水晶在手,界域水晶有什么效果,他很清楚。

  追击了几天,秦初和君绾越过了中荒城区域,朝着西荒区域追击。

  当初秦初从东荒进入中荒擎天域的时候,先接触的是魔云岛、帝晋家族和帝秦家族,三个家族的势力版图接近东荒区域,所以秦初朝着西荒追,要跨过中荒城区域。

  又赶路了一天,秦初和君绾到了一座大山内,大山内藏匿着传送阵,是七武秦府连接西荒的中转传送阵。

  “绾儿姐,我们休息一下,这家伙再是能跑,也没有我们快,接下来我们坐着传送阵追,能够以逸待劳。”进入藏匿阵法内,秦初拿出茶具泡了一壶茶。

  “夫君,追击赵忌的问题不大,可大荒殿主朝着北海区域跑,我们不好追啊!”君绾对着秦初说道。

  秦初思考了一下,“不要紧,我们有界域水晶在手,可以确定他的位置,最多就是我们多跑点路。”

  “虽然比较麻烦,但我们稳住了大局。夫君,现在你是天武大世界第一高手,也是天武大世界历史上最大的功臣,是你推翻了压在我们天武大世界修炼者头上的大山。”君绾坐到了秦初的身边,挎住了秦初的手臂,她知道这段时间秦初的压力很大。

  “其实屠老付出了很多,他未来的路断了。”秦初叹了口气。

  “未来的路断了……这是什么意思?”君绾有些不明白秦初的意思。

  “使用本源秘宝,伤了他的生命本源,恢复起来很难,更别说是问鼎大帝境了,回到中荒城,他就会选新一任的本源秘宝传承者。”秦初开口说道。

  “那就是说执掌本源秘宝,要承担一些后果和责任,那我是中荒城主,新一任的本源秘宝执掌者不应该是我么?”君绾不解的看着秦初问道。

  秦初摇了摇头,“你已经是大帝,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不适合掌管本源秘宝,我也不想你走这条路。”

  君绾叹了口气,她明白不让她执掌本源秘宝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绾儿姐,你注意没注意到一个信息?康仑临死前说了时空潮汐,说了下一次时空大潮汐出现的时候,大荒殿的人马就会出现,难道时空大潮汐就是大荒殿入侵我们天武大世界的手段么?”秦初回想其了康仑的话。

  “打废了赵忌,逼问他!”君绾想了一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