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什么了?”我把餐盒收拾起来。

  贾文这时候搭上我的肩膀:“我说了你可得挺住啊?”

  我皱眉疑惑道:“什么事啊?跟我有什么关系?”

  “嘿嘿,”贾文一脸同情的看着我,我说道:“你怎么搞的跟被周杰附身了一样?”

  “我这不是提前安慰你么,免得你听了之后伤心过度!郁郁寡欢!我这是关心你啊!你可别狗咬吕洞宾不识……”

  “好啦,到底什么事?”我打断他。

  “那你可得站直了,有个心理准备哈,呆会儿坚强一点儿别倒下!”

  酷匠|网◎Q正a版/首发:!0

  我不耐烦了:“快说!”

  “那我可说了!”

  “……你再不说我就不听了。”

  “别别别,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夏佳茗跟龙溪走在一块儿了!”贾文见我真不听了,赶紧全盘托出。

  我愣了一下,心里涌出一股莫名的酸涩,不知道什么滋味儿,面无表情、很平静的把餐盒塞到柜子里,然后坐到自己的桌前。

  贾文见我不说话,小心翼翼的走到我面前:“喂?”

  “干嘛?”我没好气的问。

  “你是不是生气了?伤心了难过了?没事儿,再去把夏佳茗追回来吧!”

  我扯起嘴角笑了笑:“这关我什么事?我说过了我有女朋友,夏佳茗跟谁走在一起,跟我没关系。”说完我不顾贾文再想说什么,打开了自己的电脑,登陆界面,打开跟小狼的聊天窗口,假装聊起天来。

  贾文见我如此,耸了耸肩不再自讨没趣,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见贾文不再跟我说话,我盯着屏幕发呆。我是想跟小狼聊天儿来着,但现在我脑子里乱哄哄的,什么都想不出来,显然是不适合聊天的。

  说实话,刚刚贾文说出夏佳茗跟龙溪走在一起时,我有种被噎了一下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难受。

  我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不是说了,我有女朋友、夏佳茗跟谁在一起跟我没关系么?

  那我为什么感觉心里有点儿酸酸的……

  我始终不愿意承认,难道我对夏佳茗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这个想法让我脸色发烫,为自己的这份心思感到羞愧。

  为什么?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喜欢夏佳茗?不,我爱的人是安安……

  那为什么贾文跟我说了这件事之后,我心中怎么有种说不出口的苦涩呢?

  我努力回想我跟夏佳茗认识的点点滴滴,确实,自从开学我跟夏佳茗互相认出来以后,夏佳茗对我不错,很关心。

  难道这份关心,让我对她有了不该有的心思?我承认夏佳茗很好,好的让我挑不出半点儿毛病,好的我说不出她哪儿不好……

  但我只拿她当朋友啊,夏佳茗自己也说了,我对她很客气,说明白了就是生分。这么客气的我,怎么会喜欢她呢?

  我摇着头告诉自己:我有安安,我爱安安,夏佳茗跟谁在一起,跟我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

  跟神经病一样的念叨了好几遍之后,突然屏幕下边儿消息窗口弹出来了,我打开一看,是小狼发来的消息:哥,干嘛呢?

  我在键盘上敲字:没干嘛,在宿舍。

  小狼:你们军训结束没啊?在学校里过得怎么样?没人欺负你吧?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估计在小狼眼中全世界都是暴力狂了。

  我回他:结束了,至于被没被欺负么……我把我跟陈教官的事告诉了小狼,果然小狼就炸了,把陈旺臭骂一顿之后,末尾还要补一句:那孙子现在在哪儿?揍他一顿去!

  我:不用了,我已经教训过他了。

  小狼义愤填膺:这种人还当教官,简直是侮辱了教官这个职位。不过,那个龙教官人好像不错,我觉得他的提议很好啊,哥你要不要考虑去从军?

  就算小狼现在没在我面前,我也想象的到他兴奋的表情,毕竟军人两个字,对于男孩子来说,是一种很酷的存在。

  不过,至于小狼所说的龙教官人很好,我却不敢苟同。毕竟他那威压的压死人的气场,让我很难把他往好人上挂钩。

  我在键盘上敲字:不说我了,你怎么样了?高二还好吧?

  小狼回到:何止是好,好到离谱!高三那群人毕业之后,高二的本来就认识我,现在我在咱们高中,可是无敌的!

  小狼跟我一个学校的,还有些改不过口来。

  我说到:恩,那就好。

  跟小狼聊了一会儿,周杰跟大壮就从网吧回来了。我一看表,好家伙,这都快十一点了。

  “你们两个玩这么晚?”

  “嘿嘿,游戏太好玩了!”大壮不好意的挠头。

  周杰则兴奋无比:“刚刚我跟大壮回来的时候,碰到张雪宁了!我真是无法表达我对她的……”

  周杰激动无比,大壮当场刺激他:“可你跟人家打招呼,人家根本不认识你……”

  “现在认识了好嘛!”周杰冲他怒吼。

  ……

  军训结束之后,也就迎来了我们正常上课的时间。

  第二天所有人都早早到了教室,经过半个月的军训,我黑了不少,没有以前看起来那样文文弱弱的书生样子了。我还是挺高兴的,而且不希望自己白回来。

  林夕跟于珊珊在发书,一本一本的往后传,不一会儿我的桌子上,书已经堆的老高。

  这就是我们这个学期要学习的东西了。

  林夕负责我们的化学,于珊珊负责数学。当然还有别的科目,也有别的教授,不过他们俩作为我们的指导员,当然要带我们的主科。

  高中时总听别人说上了大学就自由了,现在,大家看起来也不自由,两位指导员点名点的很认真。

  不过毕竟刚开学。

  这一节是林夕的课,听课的时候,我无意间看到了坐在前排,夏佳茗的背影,想起贾文说过的话,竟然发起呆来。

  “程洛同学,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林夕大概是看到了我在发呆,林夕喊我名字。

  然而我盯着夏佳茗的背影愣了神,硬是没听到。

  “程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