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到尸体这字眼儿,李坨子的婆娘哇地一声嚎哭了起来,李坨子本来就是驼背,这次来的更加明显了。

  “点上火把,我们去找找看,别让他在外面过夜。”等他们情绪缓了一会儿我才说,死人在外面过夜很不吉利,搞不好会增加怨气,到时候害人不浅。

  李驼子婆娘老脸上早就湿透了,一边儿抽泣一边儿扯着我的衣袖说:“小伯哇,我的命好苦哇,我滴幺儿啊,我就骂了他两句,他咋个就跑去了啊。”

  我辈分比李驼子高一辈,在农村里,整个村子都是亲戚,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只要熟识,都要有个长幼称呼,李驼子平时拉不下脸叫我小伯,所以干脆跟别人一起称呼我为胡端公,他婆娘不介意年龄大小,一直都称呼我为小伯。

  看她这伤心悔恨劲儿,我也不好受,都是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这死了人就跟自己亲人走了差不多。

  “你说说晚上宝娃子都干了些啥事?”我问她。

  李驼子婆娘有些语顿,好一会儿之后才将下午发生的事情娓娓道出来。

  李小宝下午放牛回来,吃了晚饭之后就一直在屋里瞎胡闹,大晚上的说要出去玩,拉都拉不住,最后她就把李小宝给打了一顿,还说:“再不听话就把你关在外面,让豺狗子把你拖走。”

  这是我们这里吓小孩的专用语,豺狗子就是狼。

  解放之前,我们这大山里面本来没人,更多的是豺狼虎豹等各种野兽,之后人越来越多,野兽死的死,走的走,留下的也就只有这些关于它们的传说了。

  李小宝被他妈这么一吓,就哭哭啼啼地跑到床上睡觉了,过一会儿,李驼子见李小宝没啥动静,也都去睡了。

  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刘青家里突然闹了起来,李驼子就穿衣爬起来到了刘青家,他婆娘和李小宝在家睡觉。

  再然后就是我所知道的了。李小宝肯定是在他们睡觉的时候跑出去的,不过怎么死在外面了?这有点令人费解。

  b酷匠((网G唯gy一》、正l!版*s,BZ其aA他`0都是;w盗版g-

  等到她说完,我叫上李驼子和村子里其他男人打上手电出去找李小宝,手电不够用就点火把,农村人把向日葵杆子泡在水里一段时间,再晒干了点着,是个很好的照明工具。

  走的时候,刘青她爹跑到屋子里悉悉索索拿出了一个烟盒递给我,我忙推辞说:“我不吃烟,这次就算了,事情还没解决呢,等解决了再来吃也不迟。”

  李小宝还在外面,他还是一个小孩儿,心性很难揣测,难保他不搞出点别的事情来。

  村子里一共有二十几个男人,这次一下出去了十几个,另外几个在村子里照看着。

  我们两个人一组分开找。

  我跟李驼子一起,到了村口,我问李驼子:“宝娃子平时都喜欢到哪里放牛?”

  李驼子佝偻着腰说:“这天草都很少了,只有‘大田’和‘缺道口’那里还有点草,他一般都把牛牵到那里放。”

  我嗯了一声,然后往‘大田’方向走去。

  大田就是一块很大的土地,以前分配田地的时候,将这块田分给了我爷爷家,不过现在已经荒废了,长满了草,村子里面小孩子都喜欢把牛牵到那里去放养。

  晚上外面很冷,看这天,过不了多久就要下雪了,这么冷的天,即便穿了大棉袄,也冻得不禁发抖。

  今天没有月亮,完全靠着我们手里的这一点火把的光照明,把大田找了一遍,没有找到李小宝的踪迹。

  正准备到缺道口去找的时候,李驼子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李驼子颤颤巍巍接通电话,是村子里其他人打来的,他老人机的声音够大,加上晚上格外寂静,我站在边上也听见了里面的声音。

  “找到了,遭豺狗子叼了!”

  李驼子一听,身体猛地一颤,差点儿没倒下,顿了近一秒才问:“在,在哪儿?”

  “在坟沿(坟场)里!”

  知道了地方,我跟李驼子连忙往那地方赶。

  那坟场原本是几块田地,因为有人说那里风水好,一时风气兴起,附近几个村子里面人死了都埋在那里,当然,会给田地的主人一笔可观的占地费用。

  李驼子平时走路慢吞吞的,今儿跟长了翅膀似得,跑得飞快,才不消十分钟,我们就喘得七上八下地跑到了坟场。

  这里已经围了六七个人,李驼子一去就扒开了人群挤了进去,然后就边上都没了声响,也没听见他哭。

  因为温度很低,气味的传播比较慢,在外围我还没闻到什么味道,向中间挤了几步,马上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和内脏氮臭味。

  我挤进去,眼前的景象给我吓了一跳。

  李小宝正躺在一块墓碑的下面,肚子里面已经被掏空了,肠子扯得满地都是,下午吃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消化就被挤了出来。

  旁边人见我来了,咋舌说:“宝娃子死的惨哟。”

  其他人也接了几句话。

  这时李驼子开始把李小宝被扯出体外的肠子往李小宝肚子里灌,然后抱起了李小宝往屋子里走。

  抱起来的时候我看了李小宝一眼,他身上还穿着睡觉时穿的紧身秋衣,脚下连鞋子都没穿,身体上除了肚子破了一个大洞之外,其他地方均无伤痕。

  这么冷的天,我一个成年人如果这样穿都受不了,他一个小孩儿是怎么跑出来的?当下我就有了这样的疑问。

  我可不相信是豺狼跑进李小宝家里把他叼出来的,还有就是,如果是狼叼的,李小宝不可能连基本的挣扎都没有吧,如果挣扎,身体其他地方肯定会受伤,绝对不会只是肚子受伤而已。

  当下我就判断,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可能又遭不干净东西整了。

  “驼子,你先别动他。”我说。

  李驼子现在虽然理智已经丧失一大半,不过愣了愣还是听了我的话,把李小宝放下了。

  刚放下,李驼子的婆娘跑了过来,应该是这里人通知了他们。

  李驼子放下李小宝,见他婆娘来了,大步上前,还没等他婆娘有啥反应,揪住她的衣领,啪啪啪啪就扇了她四下,直接把她扇懵了。

  “我打死你个死婆娘,草尼玛的,这下你把你儿子咒死了,你满意了没,我打死你。”李驼子说着就脱下了胶鞋,砰砰往他婆娘头上砸,那势头将旁边人都吓坏了,一时间都没人敢上去劝架。

  刚才听她说晚上的事情时,她说了这句‘再不听话就把你关在外面,让豺狗子把你拖走’,本来是一句吓唬人的话,没想到竟然成真了,李驼子气大,全撒在了他老婆身上。

  他老婆被打的哇哇哭,趴在地上透过人缝看见地上李小宝,哭得更惨了,女人分贝本来就大,这一下把这周围寂静都打破了,很刺耳朵。

  我见李驼子还准备打,吼了他一声:“驼子,你够了!”

  李驼子挂着眼泪总算住手了,不过还是骂骂咧咧:“回屋我不宰了你我就不姓李了,你还有脸哭。”

  李驼子骂了几句,把鞋子穿上走到了李小宝面前,李小宝他妈也一下扑了过来,抱着李小宝失声痛哭。

  他们痛哭这会儿,我看了几眼李小宝躺的这坟墓,围着饶了一圈。

  这坟里面埋的是隔壁村的一个老妈子,叫张秀娥,死了十几年了,她后人把她埋在这里之后就搬到了城里,这么多年来,也没人给她上坟烧纸,也挺可怜的。

  点着火把看了几眼,在坟头上看见了不少牛蹄子印,坟墓的中间放棺材的位置也凹陷了下去,上面还有一些新泥,看起来是才凹陷下去的,前几天我路过这里还见它是完好的。

  “作孽啊作孽啊,就算他家牛把你坟踩踏了,你也不应该做得这么绝啊,说起来,宝娃子还要叫你一声祖奶奶呢。”我在坟墓后面摇头叹道。

  我只会一些普通的转运避邪的方法,这些方法也还是从书上看来的,要真遇到什么妖魔鬼怪,我还是不再行,所以即便大致猜到了怎么回事,也无可奈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道士说:

谢谢,哈哈,谢谢……结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