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山村鬼事

  我叫胡晓,男,二十八岁,职业是跳端公舞的。

  以下说的这些东西含有真实的鬼怪之事和一些见鬼方法以及道术理论,各位千万要当成故事看待,姑妄言之姑妄信之。

  讲这些事情之前,先介绍一下我这个职业。

  端公舞又叫“扛神”,也叫“做枯斋”,这些都是比较文雅的叫法,直白说,我就是一个跳大神的。

  像我这个职业,在城市肯定不好挣钱,所以我一直呆在农村,农村人死人了、生病了都会找我给他们看看。

  我们一般去了,先看两眼,然后就用一些办法帮他们一下,然后在走的时候,他们会给我们一包烟,烟盒里面就装着我们的酬劳,我们不会当面跟他们要钱,这是道上的规矩,因为我们接触的不是死人就是病人。

  死人在死后的几个小时都会有知觉,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靠他们赚钱,头七回魂的时候,很可能会找上门来,当然这是听老一辈人说的。

  至于病人为什么不能当面收钱,老人没跟我说过,不过想来也有它的道理。

  介绍完毕,接下来就是真实的事情了,各位看的时候,一定不要被里面东西吓到。

  事情还要从我接的一单子生意说起。

  那是晚上十一点多钟,我刚赶完一个死人会回来,因为跳了几个小时的端公舞,早就四肢无力了,一进屋连脚都没洗就直接躺到了床上。

  睡一会儿,正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被一阵砰砰砰的砸门声惊醒,外面传来了‘胡端公’‘胡端公’的喊声。

  我那时候正犯困,也没准备理会,想来应该是找我接单子的。

  本来以为他们敲一会儿就会离开,可是他们足足敲了四五分钟。

  我没辙,穿上一件暗绿色的大褂开门。

  “胡端公,胡端公,你快些去看看刘家小娃子。”

  他们口中的刘家小娃子叫刘青,八岁,是刘家这一代最小的,所以他们喊她刘家小娃子。

  刘青是一个挺不错的小姑娘,平日里一放学就直觉牵着自家的大黄牛牛到我屋子后面的草坪上,然后坐在那里照看着牛,怕牛吃了别人家的庄稼。

  有时候太阳毒辣,她渴了就会跑到我家里来讨水喝,还会亲切叫我一声‘胡伯伯’。

  我是打心底喜欢这小姑娘,所以一听是这小姑娘有事儿,连门都没关,点了一个火把就往刘青家里赶。

  村子里面的人大部分都已经集中到了刘青家,见我来了都喊了一声‘胡端公’,然后让开一条路,让我去看看。

  我去看的时候,刘青正躺在床上,脸上已经憋得乌青,手脚也很冰冷,嘴里嘀咕着:“你先跳,你先跳。”

  我一听,这是鬼上身啊,马上让他们把门窗全部关好了。

  他们都还比较相信我,依了我的话。

  之后我把刘青抱到了堂屋的一张靠椅上,然后让她爹妈不断揉她的脚。

  一般脏东西走路都是踮着脚尖的,因为他们一接触地,就会被吸走,不过刘青这已经被上身了,只有这样先把脚下的穴道打开,然后再接地气才行。

  她爹妈揉刘青脚底时,我又叫刘青的二伯跑到灶屋(厨房)去端了半碗糯米、一把菜刀、还有三支筷子、一颗铜钱出来。

  接过这些东西,我立马将糯米碗放在了刘青的面前,然后用分别用三只筷子捻了三颗米。

  人都有三华,分别是精、气、神,这三颗米几代表了精气神三华。

  把这三颗米在手里搓了搓,然后捏开刘青的嘴巴,给她灌了下去,之后在她脑袋上轻轻一拍,同时喊道:“回来没?”

  拍完之后,立马跑到她床边轰轰轰砸了三下床。

  再出来的时候,刘青嘴里已经不嘀咕了,不过脸色还是乌青乌青的。

  我一见,嘿了一声,这玩意儿还不愿意走啊!

  见没好转,马上拿起铜钱到桌子上立起来。

  立的时候我问刘青爹妈:“这娃最近放牛到没到别人坟头上去?”

  她爹妈说晓不得,我哦了一声,然后将附近坟头的人的名字都默念了一遍,铜钱硬是没立稳。

  我又问:“你家有没有亲戚在生前特别喜欢这娃儿?”

  她爹妈想一会儿,说:“她外爹爹(外公)没死的时候蛮稀奇她的,死的时候还在念叨她。”

  我一听,立马以为是她外公想来逗她玩儿,没掌握好度呢,可是念了一遍她外公的名字,铜钱还是没立稳。

  这回我纳闷儿了,难不成是外面游荡的脏东西在瞎搞?

  正纳闷时,一下想起了刚才刘青嘴里嘀咕的‘你先跳,你先跳’,平日里我没接单子的时候,经常看一些娃儿在地上画几个方格子,看起来像个房子。之后就在啤酒盖上凿一个眼儿,用绳子串起来在方格子上丢来丢去,丢中了哪个,就要跳到哪个格子上。

  小孩儿把这个游戏叫做‘跳房子’。

  一想到这里,我马上转头问在身后看着我们的李驼子,问他:“你家崽儿下午放牛回来没?”

  我虽然年轻,论辈分,我比李驼子还高一倍,他娃儿喊我还要喊一声‘小爷爷’,我叫他崽儿也不过分。

  李驼子一愣,说:“回来啦,这会儿正在床上瞌睡呢。”

  李驼子娃儿叫李小宝,也是八岁,整天在地下打滚,裤子从来不提上来,裤裆活像做豆腐的布,平时见了李小宝都会笑着说:“打豆腐的来了。”

  李小宝跟刘青经常玩跳房子的游戏,尽管李驼子说他在家,我还是念了一下李小宝的名字。

  这次刚念李小宝的名字,铜钱一下就立稳了,给我惊了一下。

  李驼子一看,忙问我:“是那个?”

  我说:“你快些回家看看李小宝在屋里没。”

  李驼子愣了一下,借了一个手电筒就往外赶去,同时还跟了两个人出去。

  T酷C.匠网&@唯-h一|》正版|,X其}3他%s都r6是o《盗f版T

  过了大约五分钟,李驼子慌慌张张推门进来,他的婆娘也跟着一起进来了,看样子他婆娘刚从床上爬起来呢,头发还乱糟糟的。

  “宝娃子不见了。”李驼子连气都还没来得及喘就直接说。

  我听完,马上抄起菜刀一下将铜钱劈成了两块,刘青立马站了起来,赤着脚丫子就往外跑。

  “别拦她。”

  刘青爹妈正准备拉住她,被我制止了。

  刘青挣脱她爹妈的手,撒丫子就往外边儿跑,我拿了一个手电筒马上跟了上去。

  刘青才刚出门,咚地一声就倒地上了。

  我一个激灵,马上反应了过来,刚才给刘青揉了脚,脚底的脉络舒展开了,加上没穿鞋子,实心踩在地上受了地气,让那东西给跑出去了。

  我没立即去扶她,而是用手电照了照四周,果不其然,在前边十米开外竹林里看见了一个一米多高的黑影子,正是李小宝。

  这么远,追上去肯定来不及了,见他还在回头看,想来肯定还有留恋。

  我猛地一跺脚,然后脱下一只鞋子向他扔过去,吼道:“打豆腐的还不快滚,我们明天去接你!”

  我这么一吼,他垫着脚后跟就跑了。

  李驼子跟他婆娘看见了竹林,脚一软,差点儿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之后把刘青抱进屋放在床上,同时跟她父母交代:“青娃子最近火炎低,你们看紧她,别让她到水塘边去,她最近可能有个贪水关。”

  火炎每个人都有,一般来说,火炎高的人就不容易被那些脏东西近身,火炎低的话,就会被很多脏东西盯上。

  至于贪水关,这是我们的行话,意思就是会在水里出事,在火里出事就叫‘贪火关’,因祸事出血,就叫‘血光之灾’。

  刘青爹妈连连点头,随后李驼子和他婆娘跑到我跟前,一脸焦急问我:“胡端公,你晓得宝娃子跑哪儿去了?出事没?”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说,不过稍迟疑了一下,还是告诉了他们实情:“宝娃子已经出事了。”

  我一说完,他们就哭哭啼啼跟我喊救命,让我救一下李小宝。

  我说:“人已经死了,我顶多帮你们找到尸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道士 说:

咳咳,新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