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有些诧异,但这样才符合情理,毕竟她之前所说凭感觉认出我来,我还是不太相信的,感觉这东西得分情况。

  我很好奇她从哪儿见过我照片的,就问她,她说不记得了,总之就是看过。

  我见问不出来,也没再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原本我以为这只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小事,直到后来的事情告诉我,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当然这是后话。

  就这样我们在三苗墓中度过了一天,第二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跟程不悔还在睡觉,亚海回来了,却带着一个让我无法接受的消息,程村的地狱之门也破了,再次之前我爷爷他们已经疏散了村里的人,带着我的亲人跑了。成村的正反阴阳八卦阵再次启动,锁魂阵也同时启动了。

  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原本以为已经扭转了,现在看来,事实证明,有些人说的是对的,有些事情无论你怎么做,都无法改变它原有发展的轨迹,做再多都是徒劳。

  虽然很清楚这个时候我不能去找他们,但我还是忍不住询问我爷爷他们的去处,亚海说他们去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就算是佛王想要找到他们也没那么简单。

  想到程村,想到那个我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心里的滋味只能自己体会。

  当即,我准备离开三苗墓,于是跟程不悔和亚海道别。

  亚海也没多说什么,将我们送出了墓外的山谷,当我们准备要走的时候,他忽然叫住我,然后一闪而逝到我身边用几乎只有蚊子的声音说了一段话,这段话,当时我百思不得其解。

  5酷●匠网G首发》

  他说我身边的这姑娘有些特别,如果来历不明的话,要小心一些。

  我们程不悔一同不行来到菜花山后,我发现自己不仅身无分文,就连身份证也不见了,不过她好像挺有办法的,找了个小卖部打了通电话,然后就带着我去邮政储蓄取钱了,来到火车站找了个黄牛买了两张第二天早晨回北京的票。

  当一天晚上,我们住在了火车站附近的一家还算舒适干净的宾馆里。

  睡觉前,她一直都在我房间里,我问她回北京以后怎么打算?

  她有些茫然的说她也不清楚去哪儿,要不就跟着我吧。

  我虽然有些想拒绝,毕竟跟我在一起,始终很危险,可想到临走前亚海说的那句话,总感觉有什么含义,他好像是在提醒我小心程不悔。

  难道他在程不悔身上看到了什么?

  要说这个女孩,我跟她认识好像也就是王x的事情以后,然后还差点儿把她误认成鬼。后来她走了。等再遇到她的时候,是在我第二段记忆中双河大庙那儿,她说她要找冥伞,我们也在一起患难与共过,之所以我留她在我身边,这里面很大一部分还是因为我对她的好奇,她似乎从来没说过她家在哪儿,为什么要寻找冥伞。还有就是她居然跟白文殊和王岚岚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我想他们如果换成同样一套衣服的话,估计没人能认出他们到底谁是谁!

  这些都是我比较好奇的地方,关乎于男女之间的事情,我倒是没怎么多想,我对她至多也就是兄妹的感情,觉得她这个年纪的女孩还是需要爱护一些才是。

  第二天一早,我还未起床,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我很敏感的从床上跳了起来,走到门边打开门,发现是程不悔正拿着早点站在门口。

  我有点儿尴尬的让她进屋,然后灰溜溜的跑去洗漱,吃完一起来到了火车站,当时的昆明火车站管理的并不太严格,我们很顺利的就上了火车。

  然后就开始了几天卧铺生活,于第三天早上终于回到了北京。

  回到北京以后我有些傻眼了,我之前是个乞丐,自己一个人还好,现在又带着一个,我该怎么办?

  更何况之前还干出绑架王岚岚的事情,这让我有些后悔在昆明答应她。

  所以无奈之下,只好安排她在旅馆住下,想到之前我就是在北京遇到她的,我就顺嘴问了一下,她在北京还认识什么人吗?

  没想到她给我回了一句说她家就在北京啊。

  这当时给我郁闷的,她一个北京妞从昆明回来还说没地方去,跟着我这么个叫花子?这不是耍我嘛!

  当真算是欲哭无泪了,于是我哭笑不得的问她家在北京哪里,她却是摇头说她现在不想回去,至于是原因,让我别再问了。

  我也算识趣,转移话题问她能不能告诉我当初为什么要找冥伞的?还有那时候我们合租时候,我在她屋子里听到一个男人的咳嗽声音,那个男人跟她什么关系?

  听到我的问题后,她的表情变的有些不自然,不过还是告诉了我说她找冥伞的原因,是为了寻找它救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当初我在她房门外听到的那个咳嗽的男人。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里莫名的一阵抽疼,不过只是那么一瞬间,随心的。想想也就释然了,在这个年代,哪个女孩二十多岁还没个男朋友啊,双十年华大好青春不交男女朋友,会让人觉得不正常吧?

  因为当时纠结她这个‘男朋友’的事情,所以这个话题我们当时也没聊下去,跟她交代了我住的那个桥洞后,我就离开了。

  刚回到桥洞,发现自己的铺盖什么的都被别人占领了,也没打算跟他们抢,却没想到其中一个乞丐是认识我的,见着我来了,赶紧招呼其他几个乞丐灰溜溜的卷铺盖跑了。

  我有些无语,看来我现在在乞丐里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正准备打开铺盖卷躺一会儿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人在朝我靠近!

  我猛然转身,那人却几乎在我转身的瞬间冲到我身前不到一米的位置。

  好快的速度?

  那一刻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浑身的汗毛也跟着竖了起来。

  不过当看到他一头雪白的长发下,一双修长的眸子眯成了两条细长的狭缝,负手而立的打量着我。

  白蝉子?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