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冷锋,我心里生出了一股无奈感,我感觉自己和他的境界相差的应该并不算远,可总是有一种无法战胜他的挫败感。

  更Q新tD最4快,H上T}酷gb匠^¤网}

  我知道,那应该是一种常年不败说给人带来的威压,其实这种感觉是真的存在的。

  我举个最易见的例子,比如一辆硕大的卡车从你身边经过,或者迎面朝你冲过来,并不是说在人的身上无法体会,只是我们身边的人还没达到那种境界罢了。

  所以最终我也没跟他动手,这并不代表我怕他,而是我也很想知道宁静找我干什么?会不会跟王老叔失踪的事情有关。

  坐着冷锋的车,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宁静的庄园。

  车子直接开进了庄园,这时候我发现庄园的守备力量似乎增加了许多,原本十六人的门岗添加到了三十二人。

  车子直接在中央别墅前停下,我跟着冷锋下了车,径直的穿过了门前的保镖,进了大厅。

  大厅中宁静正在和几个中老年人在讨论着什么,见着我跟冷锋来了以后,便朝那些人挥了挥手,那些人很识趣的起身,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从我身边走过。

  冷锋也跟着走了出去,整个大厅里只剩下我跟宁静俩,她微笑着朝我走了过来。

  对此我颇为有些无奈。

  只是感觉她笑的有些古怪,我心里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她开口了:“佛国圣女不是那么好碰的吧?”

  我额头上的冷汗啪啪的掉在了地上,苦笑道:“这你都知道了,看来对于你来说,我根本没有任何隐私可言,况且,我那主要是为了救她。”说到这,我脸微微一热。

  她哼了一声说:“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后有你苦头吃。你知道佛国圣女是什么身份吗?你以为她那么生气紧紧是丢了正操?”

  我有些愕然,难道不是吗?

  宁静是个心思灵透的人,很轻易的就看出了我的想法,叹息道:“在佛国圣女是不可以和男人交合的,因为她是神佛的女人,你现在对她那样了,比杀了她还要狠。如果这件事情让佛国知道的话,你知道你会是什么结果吗?”

  我冷笑:“什么结果我都无所谓,大不了一死,况且,他们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

  她唉了一声:“你总是这么的自负。”

  我眉头一挑:“那你能有什么办法?”

  她笑着道:“我可以保护你,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没人能对你怎么样,就算是国家一号,也得掂量掂量。”

  我不禁暗自咋舌,这小娘们是不是忒自负了点儿,刚才居然还说我自负。

  她见我一脸的不信,伸手拍了拍我的见肩膀,然后靠在上面,轻声道:“我想你应该知道往生渗透的事情吧,如果我告诉你,现在国家机器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了的话,你会怎么想?”

  我身体猛的颤了一下,惊骇的望着她:“难道说往生已经掌握了国家机器?这不可能吧?”

  她苦涩的摇了摇头道:“并不是往生,而是另外一个组织。”

  圣战?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她,她点了点头说没错。

  往生曾经一度被圣战控制,这只有高层中少数几个人知道,可到我接收往生后,往生已经脱离了圣战,原因就是圣战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我们一直都联系不上他们的首脑。

  只是从我们最新得到的消息来看,圣战并没有消失,而是得到了一种方法,让他们可以再保留自身的同时,进入了比我们更高一维的世界,而那个世界,却是和我们这个世界重叠的。

  所以,他们可以随时看到我们的任何情况,而我们却一直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这是从最新的报告里发现的,相信他们也应该知道被我们发现了,再次之前,也曾经有人发现过,结果很简单,被他们拖进了第四维,至于是死是活,目前我们没有任何的消息可以佐证。

  我额头上渗出了一丝丝冷汗,真没想到,原来那些忽然消失真的是有预谋的,而且让人不敢相信的是,居然是第四维。(关于第四维这里我就不做解释了,相信很多人都对空间的维度有所了解。)这是我始料未及的,相信ZF方面也应该没人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吧?如果真的是第四维,那想要找回王老叔,简直比登天还难。

  我想了一会儿,低头看了看宁静,她那张雪白的脸上,微微现起了一抹绯红,幽幽的道:“现在世界很乱,我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你能就待在我身边好好的吗”

  我顿时不知道想说什么了,也没做回答,有些慌张的转移了话题道:“你们现在有没有找到什么办法能够进入第四维?要知道,如果我们一直这样被动的话,就没有安全可言。”

  她想了一下,道:“有是有,那就是冥伞。只是那冥伞被人在佛国偷了去,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下落。”

  什么?我刚眼前一亮,顿时被她给黑的劈头盖脸,冥伞不是一直都在他们往生手里的吗?怎么又跑到佛国去了,而且还被人偷了?对了,我忽然想起来,当初和沈威从北京回程村的时候,我担心会遇到白文殊,沈威说佛国丢了东西,白文殊不会赶来的话。

  那这么说那件佛国丢失的东西其实就是冥伞?

  我吸着冷气道:“会不会是圣战的人出手了?还有,你觉得修罗王那种隐身跟圣战的所谓第四维有没有什么关系?”

  宁静点头说:“修罗王应该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线索了,因为当初我们探测到它出现的时间离圣战脱轨并不远。只是你也清楚,修罗王的实力这普通之下怕是无人能敌了。”

  我摇头说那倒不一定,沈威他表叔白蝉子就可以对阵修罗王不败,如果可以联合他再加上冷锋以及你们往生收留的那条龙老狗,应该还是有打败它的可能的。说到这,我信心满满,却是被宁静一句话给呛住了:“龙老头并不是我们往生的人,他是佛国的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