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烦恼,这样我以后究竟该怎么面对他们呢?

  我的父母实际上是我的哥哥和嫂子,而原本我应该叫三爷爷三奶奶的人,却是我的父母,估计没有什么事情比发现在我身上的这一切更无语了吧?

  站在窗前几分钟后,我瞧见冷锋开着之前我们坐的那种电动四轮车拉着沈威缓缓的从庄园里宽大的路面上划过,后面坐着的沈威就像是知道我在这里注视他一般朝我所在的位置望了过来,伸出手竖起了中指。

  我微微一阵苦笑,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啊?

  在庄园里连续的住了好几天,宁静都会抽出时间来陪我。

  我也问过她,究竟想要什么?

  她会笑着对我说:“我要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那一刻我除了想骂人还是想骂人!

  我冷笑着问她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她点头说我知道,你想要回到从前的生活,想要每天无拘无束的没有任何烦恼。

  我有些诧异的同时更加认为她一定会读心术,因为那中正是我想要的,于是我问她:那你觉得我能得到吗?

  她摇头说她也不知道,不过她一直都是这样为我去做。

  我怀疑她肯定还有事情在瞒着我,只是我问她,她却否认了。

  一直到我在庄园里的第五天,我内心里一直压抑着的东西全部爆发了。

  我冲出了房间,想离开庄园,奇怪的是,宁静并没有阻止我,只是站在一旁望着我。

  我跟她说了一声对不起,就要往庄园大门的方向走。

  冷锋挡在了我的身前。

  h酷《匠网永久Vf免&费H看小e说

  望着站在那里都能给我带来强烈压力的男人,我咬了咬牙,准备绕开他。

  却被他伸手拦住了:“没有小姐的吩咐,你休想离开这里!”

  我咧嘴冷笑:“如果我硬是要走呢?”

  他那张黝黑的脸抽动了一下,随即抬起了拳头攥了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脸色一冷:“那就试试吧,我今天要么走,要么就死!”

  宁静这时候发话了,声音非常冷的道:“冷锋,让他走!”

  冷锋愣了一下,表情变了变,像是有什么话欲言又止:“小姐••••”

  宁静深深的吸了口气,像是在压抑着什么,随即缓缓的呼出:“让他走,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我心里一沉,她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我有些疑惑的侧头望着宁静,宁静微微苦笑:“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只是我想问你,你准备去哪儿?程村你最好是别去了,现在的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你回去该怎么面对?沈威那?他现在还会理你吗?最重要的是,你知道修罗王要找的是谁吗?”

  我浑身一震,猛然间想到了修罗王的身份,那岂不是说,他实际上翻天覆地的目的就是要找到我?不,应该说是已经斩三尸的那个我。

  不过现在纠结那个我跟现在的我之间有什么其他的联系已经不太重要了,毕竟那个我已经脱离了苦海,而现在的我却一直在苦海中挣扎。

  我静静的望着宁静,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似乎非常希望我能留下。

  我沉声问道:“如果修罗王发现了我,他会怎么办?”

  宁静摇头,似乎并不太愿意说出结果,但还是说了:“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你!”

  我苦笑了下,原来真的是这样,我也算是死了好几次的人了,这种生不如死的折磨,如果真的能用我的死来结束的话,这或许也是对我的一种解脱。

  所以我点了点头,对她说:“我想过了,我不能一直像个胆小鬼一样藏在你这里,如果横竖要死,我希望能够死的男人一点。”说完后,我没再忍心去看她,直接绕过了冷锋,离开了庄园。

  出了庄园,我心里一阵苦笑,原来我现在连自己在哪儿都不清楚,身上更是连一分钱都没有。

  我顺着柏油路一直往前走,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终于算是见到了人,一问才知道,这里居然是北京!

  这更是让我惊讶,他们居然敢把家安在北京,这也是太大胆了,不过既然在北京,那就容易多了,找了个小店,跟老板借了个电话,大牙的手机号码我是记得的,就给他拨了过去。

  大牙那边好半天才接,发现是我,问我怎么回北京了?

  我苦笑着说:一言难尽,你先过来接我,我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他说好,问了我地址。依稀间,我听到他身边似乎有女人的声音,像是假皇妃。

  就这样,我在小店里,坐等了两个多小时,那厮才过来,可过来以后,一直走到我身边,居然都没发现我,我喊了他一声:“你找谁呢?”

  他疑惑了一声:“咦?在哪儿呢?”

  旁边的老板看着想笑,我感觉有点儿尴尬,于是压了压帽檐凑到他身边对他小声说:“找你妹啊,我不在这啊?先别问我脸的事情了,帮我给电话费跟水钱付了。”

  我这一出声着实把大牙吓的一大跳,我估计他怎么着都没想到我一直就站在他身边,而且是以另一个人的面孔。

  他张大了嘴巴,刚想说什么,我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别唧唧歪歪,我说过上车在跟你说。”

  他这才反应过来,一脸惊恐的望着我,给我付了钱以后,我俩一左一右的上了他的车。

  一上车,他就一脸警惕的盯着我:“你别告诉我,你是生子啊?他可长的不是你这样。”

  我没好气的呸了他一口道:“老子特么本来就长这样,只是以前被人做了手脚,以至于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大牙惊呼了一声,半信半疑道:“听你这声音可确实是生子的,可你这脸,哎呀我,你特么怎么长了四颗眼珠子啊?你特么的是人是鬼啊?赶紧给老子下去!”没想到他居然伸手掀掉了我头上的帽子,瞧见我眼睛后,吓的屁滚尿流的自己爬下了车。站在外面一脸惊恐的望着我。

  我真心无语的五底投地了,怎么办?想来想去,我只好说:“这事儿我没法跟你说,要么你打三叔电话问问,他会告诉你怎么回事。”

  就这样,大牙半信半疑的打了个电话给三叔,两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最终大牙松了口气,钻进了车里,张口就骂:“你咋变成这模样啊?”

  我叹息道:“一言难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