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时间并不可知,询问宁静也没什么结果,她说这种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

  当天下午,跟宁静一起吃午饭后,我要求去见沈威,她同意了,并安排那个叫做冷锋的高壮男人带我去。

  随后我跟着冷锋驾着一辆庄园内特有的电动车来到了位于庄园右斜角的一栋房子里,当我们穿过重重铁栏门,我见到沈威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吓傻了,我内心里的愤怒也达到了极致!

  原本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年纪的沈威枯老的更五六十岁老头一般,整个人也瘦了一圈,我知道这很有可能跟他上次最后间引天雷使用的秘术有关,只是没想到居然后悔会这么严重。

  可他现在应该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为什么他们要把他关的这么严实?并且还给他戴上手铐脚镣。

  我侧头怒视冷锋:“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冷锋那独特且金属质极重的嗓音低沉的吐出了四个字:“他是罪人。”

  罪人?

  我冷笑着,眼神中露出了寒光:“他现在只是一个朋友人而已,你们难道连这点人道也没有吗?”

  看Rf正bm版:章节√上kL酷~匠D网√@

  冷锋并没有看我,而是直视着沈威,缓缓道:“我们对你已经足够人道,但是对于他,这就已经超出我涉及的权限了。”

  我深深呼了口气,想让自己能在足够的忍耐一些,缓缓的道:“那宁静呢?她的级别可以吗?”

  冷锋猛然侧头望向我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抹鄙夷的神色道:“当然,小姐当然有这样的权限。”

  我没理会他,而是尝试着喊了沈威一声,却见沈威缓缓的抬头冷漠的撇了我一眼:“别假惺惺的了,你这样的人,我早看穿了,没一丁点儿骨气。”说完又低下了光秃秃的头。

  我心里一阵酸楚,他怎么会这样认为?

  我是个虚伪的人吗?

  我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能力,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而已。

  我重重呼了口气,望了冷锋一眼,随即对沈威道了一声:“不管你怎么想我,我肯定会救你出去的。”说完,我先一步,走出了深达底下三十多米的地牢。

  没错,这座庄园的一脚的地下,其实就是往生关押重型犯人的地方,我所看到的,都是一些平日里作威作福的高官。只是他们肯定想不到,就算他们死,也没人会知道,因为同样有一个长的跟他们一模一样的人坐在他们以前做的办公室,甚至每天晚上睡着他们的老婆跟女人们。

  从地牢回去,宁静正在客厅跟一个外国人说话,瞧见我回来了,示意那个长的跟汤姆克鲁斯的外国人离开,那外国人起先有些惊讶,当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更是瞪大了眼睛望着我。

  我礼貌性的朝他点了一下头,他有些挑衅的望着我,我没去理会他,因为我有更为重要的事情。

  来到宁静面前,她微笑的望着我:“见着了?”

  我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她摇了摇头道:“别怪我们,他们不清楚的是,他们的行为太过于危险了,我想你现在肯定很想跟我说能不能把沈威放了?”

  我惊诧的瞪大了眼睛,她居然全知道?

  难道她会读心术不成?

  为什么我总感觉刚才的那一瞬间有些似曾相识?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轻声问道:“那可以放了他吗?”

  宁静点头说:“可以,但是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我疑惑的皱了皱眉:“什么事?”

  她想了一下,幽幽的道:“你得只爱我一个!”

  啊?

  我整个人开始石化了,我千想万想,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会提出这么一个问题,这···

  倒不是说我这人矫情,其实说实话像她这种类型,这种美貌与智慧共存的女神级别的女孩在一般人来说,那几乎当场兴奋疯掉,可我却很清楚,我的内心里一直有一个小姐姐,而且从未离去。

  我重重的呼了口气:“能不能先放了他,我觉得两个人的感情,应该是在相互了解的基础之上的。”

  她却并没有回答我,搞的我有些紧张兮兮的,生怕她会不答应我。

  果然,她猛然抬起头,有些幽怨的望着我:“你刚刚是不是在想她?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什么?

  我有些诧异的张了张嘴,迷惑的望着她,不懂她说的什么意思。

  她见我没回答她,却是叹了口气,有些凄然的道:“算了,强扭的瓜不甜,冷锋,去把沈威给放了,出去前,别忘了给他打一针。”

  冷锋恍然间出现在我们的身边,望着我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只是一直碍于宁静的面子,所以并没有出声。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宁静在这里似乎有这独一无二的身份。

  那她到底是往生甚至圣战中的什么角色呢?

  我可以感觉出她一定会某种读心术,要不然她不可能那么轻易的看出来我的想法,更不可能看出我的心里一直装着一个人。

  等冷锋离开后,我总算呼了口气,有些抱歉的对宁静道:“我知道这样你很为难,可他毕竟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见着他受苦。”

  她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橙子你知道吗?我宁放弃所有,只希望能够换来你在我身边。”

  我微微苦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很难想象,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事情,很难想象,曾经的我居然会让如宁静,如万芳那般爱的那样的刻骨民心。一个守候了二十多年,另外一个找了二十多年。

  可我却似乎一直深爱着的,只是那个存在于我心里的女孩,我习惯性的叫她小姐姐。

  如果我只是遇到他们其中的一个,那或许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我无法再继续看着她伤心难过,只好悄悄的离开,回到了她给我安排的房间,站在窗口,望着那栋曾经我从小生活的房子的复制版。

  如今的我,却已经找到了自己真实的身份,那么说起来,那个在我记忆中失踪在了新疆的那个三爷爷以及已经出家老灵庵的三奶奶,应该才是我的真实父母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