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回想着之前的梦里的事情,为什么我见不到小姐姐了?

  怎么会这样?

  我努力的去回忆梦中的每一个细节,却惊恐的发现,我记忆中关于梦里的情节正在慢慢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

  就这样越是想去回忆,却发现回忆离我越遥远,很快我就意识到,我关于昨晚上的梦,也只是仅仅记得小姐姐而已。

  为什么会这样?

  小道童,这时候小心的推开了门,手中正端着洗脸水,傻傻的看着我,有些茫然的望着我说:“掌教师祖让我喊你起来去吃饭。”

  我勉强的朝他笑了笑,示意他进屋,他点了点头,将洗脸水放在桌子上,我跟他道了一声谢,原本想找个什么可以玩的给他的,想来想去,也没想到有什么东西,我的单反跟笔记本早就不见了,所以只能作罢。

  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后,我就跟着他去了膳房,因为我身份的特殊,所以不需要跟众多同门一样要学习那些东西,甚至包括洗脑。

  有时候,想想他们也是挺可怜的,不知不觉的上了山,发现没有什么潜力后又给消失记忆后送下山,相比之言我要好许多。

  跟小道童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问他想不想父母?

  没想到我这么随便的一句问话吓的他直哆嗦。

  我心里一紧,这想念父母也应该是常理之中的事情吧?为什么他会那么害怕?

  却是瞧见他朝我摇了摇头,冷冷的说了句不想,然后继续低头吃饭。

  他的那一句不想,我能听出来不仅仅是寒冷,更多的似乎是对什么恐惧。

  就是因为当时随意的问了他一句很平常的话后,从那天开始,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我当时多么希望他只是被送下山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吃过早饭,我跟小道童俩就分开了,他告诉我他得去学习符咒。

  这让当时的我,有些颇为羡慕。

  酷8…匠^网唯;t一)正“版;,;c其他都:是盗(版1

  一个人走在路上,不时的会遇到同门的师兄弟,他们或是偷偷打量我或是背后议论我。

  我很清楚原因,不外乎我这人怎么有四颗眼珠子啊?为什么掌教跟长老会对我那么客气啊之类的。

  慢慢的,我也习惯了,只是他们似乎并不愿意接近我,每当我想靠近他们跟他们聊聊天的时候,都会选择躲开。

  三叔也不在,无奈之下,我只好去找掌教师伯,来到三清三寿殿前的时候,却是瞧见殿中空无一人,跟门口的看门小道童问了问才知道掌教居然也下山了。

  三叔跟掌教同时下山了,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具体的小道童当然是不晓得的,问了也是白问。

  无聊至极之下,我便回屋抽烟去了,原本是想找那个小家伙的,可左右都没瞧见,抽了根烟后继续无聊。

  一直熬到傍晚,原本以为会来找我吃饭的小道童却是没有再出现,我以为是认为我现在基本上已经熟悉不需要他带了,所以也就没怎么在意。

  独自去了膳房吃饭,晚上很早的就睡觉了,因为我迫切的希望时间赶紧过去,这山上的日子能把人憋疯。

  这次我刚睡着,就被人给叫醒了,等我睁开眼睛一看,居然是三叔,我有些惊诧,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的脸色有些焦急的让我赶紧收拾好东西,跟他走,什么都别问。

  我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做了。

  我其实也就几件换洗的衣服,并没有其它的累赘,所以三下两下就收拾好了。

  随后就跟着他出了门,不知道为什么,三叔这次有些鬼鬼祟祟的。

  我当时真想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出了客房的门,外面的天应该很黑,好在我的视线也现在变的很好,晚上依稀也能看清楚些许。

  三叔却是不清楚用了什么法子居然可以在黑暗中夜视,他四周扫了扫,见没人,于是小声问我能看见吗?

  我点头说没什么问题,他说那就好,然后居然往山顶上走。

  不对啊?下山不是得往下走吗?怎么他往山顶上走啊?

  我有些犹豫了,三叔走了几步扭头见我不走,疑惑的问我怎么了?

  我说那上面好像是正一道的禁地天塔吧?咱们这样上去抓住了怎么办?

  三叔听我这么说,变的有些着急,上去拉了我一把道:“没空跟你解释那么多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不成?”

  我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想搞清楚咱们这是下山,为什么往上面走啊?

  三叔叹了口气,将我拉到旁边的一棵大树下道:“混小子,我这是救你,山下的路都被人给封死了,只能走这天塔后面的密道了。”

  密道?

  我沉吟了下,忽然想到我在上一段记忆中,三叔好像是听到过密道来着,难道是我想多了?

  我静静的望着黑暗中的三叔,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这忽然间说带我走,让我有些意外吧?

  于是,我也没再犹豫,跟着三叔开始往山顶上的天塔方向走,走了一段路道后,再往上就是一眼瞧不见顶的台阶了,记忆中是沈威抓着我上的,所以并没有觉得怎么累,这次是自己爬的,让我有些庆幸的是,得亏现在体质变好了,要是曾经的我,指不定早就累垮了。

  我跟着三叔后面往上爬了大约十来分钟,终于快要接近了山顶。

  然而我刚准备跟着三叔上山顶,忽然间我的身后传来了炸雷声一般的吼声:“给我下来!”我整个人被那炸雷般的声音给吓的浑身颤了一下,这才意识到怎么好像是沈威的声音?

  大脑刚反应过来,却是已经被沈威给从上面给拉下去了。

  随即就瞧见沈威一下就冲了上去跟三叔打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我愣住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沈威已经将三叔给按倒在地上,随即抬脚狠狠的往他的脑门上踩去!

  我大脑嗡了一下,快速的朝他们冲了过去,想阻拦悲剧的发生,只是结果就是我上去的有些晚,沈威的那一脚结果还是踩上去了。

  意外的,那一脚踩下去后,我惊恐的发现沈威的脚下居然空空如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