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船很顺利的达到了彼岸,下船后,我跟三叔俩一起恭敬的跟老道士道了声谢后离开。

  路上,我问三叔,为什么我没有师叔祖的记忆?三叔说这次他是提前出的关。

  我问三叔他是否已经斩三尸,三叔苦笑道斩三尸哪有那么容易,仅是善恶念也不是常人所能斩去的,更不用说自我了,白蝉子天子之高近百年罕见,沈威黑哪吒转世得另说。

  我心里有些了然,看来这斩三尸并非我理解的那样简单。单说这正一道的师叔祖怕是已经过了人仙年岁了,却在修行的路上举步维艰,修为估摸着也比不上白蝉子和白文殊了,白文殊的年纪不清楚,可白蝉子的年纪倒是有数,应该和三叔相仿,七十有余,却返老还童,看上去三十许。

  我有些好奇太爷爷是用什么方法让白蝉子那么年轻就能达到那样的境界。

  三叔笑道那白文殊天资之高要甚于白蝉子,加上西藏佛国两代大活佛悉心培养,所以才有这般的成就,可叹他在天人道的路上四十载却没有任何斩获,可见这修行并非刻苦唯心就能有所斩获,更多的是机遇与人的时运,人从出生那一刻起,命中自带风水。时运来了,风水自转,时运去了,风水停带不动。或有高人指点,或误打误撞,就比如之前他丢失道心的那次以后,心灰意冷之下,却误打误撞在心境中更上一层楼。

  我叹了口气,焉知非福就是这个道理吧。

  在夜幕中上山的速度显然比白天要快,我跟三叔俩大约晚上九点钟左右来到了茅山正一道的门楼前。

  门前的七星已然不在,看来是跟着他们的师傅一起被支开了,我倒是不相信这种传说中的门派会把他们杀了,对于修道者来说,能杀人还是少数,毕竟那样容易产生心魔,这是三叔曾经跟我说的,所以他不杀人,沈威那家伙得另当别论。

  门口前留着两个正在打瞌睡的小道士,警觉性还挺高,我们刚上台阶就醒了,三叔也没责骂他们,两个小道士应该是之前已经得到了掌教的口谕,赶忙迎了上来,帮我跟三叔拿行李。随后带着我们进了门楼。

  可能已经到了休息的时间,除了大殿有灯光外,皆是一片黑暗。

  我和三叔跟着俩小道士径直来到大殿,大殿内三清道尊像前,掌教正盘膝坐在道尊像前,听闻我们来了,赶紧起身和三叔一阵寒暄,这时候,我才知道,就连掌教也没之前的记忆,难怪三叔说我得重入道统。

  原本我以为接下来就应该入道统的,却没想到掌教却是让三叔带我先去休息,在去客房的路上,我问三叔原由,三叔这才给我解释说道教弟子入道统各派不一,并非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上次只是权宜之计才那么做,实际上,弟子入道统是个很重要的仪式,得先进行七天的斋戒,而后沐浴焚香后磕头拜三清以及祖师。师傅点其慧根道骨馈赠道号入道谱,这才算真正的完成道统仪式。

  我听了以后之咋舌,原来还这么麻烦啊?不过沐浴焚香什么的到是没什么,只是斋戒我就有些受不了了。三叔笑着说你以为是让你以后食素啊?只是这七天内而已。

  我这才松了口气,要是让我以后食素的话,那我还真要好好考虑考虑要不要入道统了,不过想来也是,三叔他本人也是吃肉的嘛。

  ~看正版章,节上酷y匠Z}网d@

  随后三叔带我进了一间很干净的客房里,可惜的是这里没有电,只能点蜡烛,随后他让我记忆中的那个小道童带我去洗了个澡,那小家伙似乎是在睡眠中被弄醒的,一脸不高兴。

  我朝他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拿给他玩,手里里面有简单的JAVA游戏。小家伙估计从没下过山,对手机很好奇,在我简单的教习下,很快就学会了一个格斗游戏的玩法,玩的不亦乐乎。一直到我洗完澡还痴迷在里面。

  孩子毕竟是孩子,爱玩是天性,不过人家打消沐浴在茅山上,所以克制性比较强,见我出来了,就把手机还我,我说不急,带我去吃点东西。

  他有些为难说膳房早就熄火了,伙房的师傅也都休息了。

  我肚子饿的厉害,来的时候也没带什么吃的,他应该是对我还算顺眼,想了一下,小声的说:“你是掌教的贵客,等会儿应该会有人送吃的给你。”

  我当时并不太相信,后来我俩一同回到我住处后,才发现,果然在桌子上放着一份饭菜。

  虽然都是素菜,可肚子饿的人,只要有东西吃还去在乎有没有肉吗?填饱肚子才是关键。

  在小家伙目瞪口呆的眼神下,我将托盘里的饭菜一扫而光。随后他说我得早点休息了,就把手机还我,端着盘碗离开。

  一阵困意袭来,我便和衣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居然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我感觉到脖子处一阵刺痛,不过当时太困,根本就不想醒。

  只是随后我就做了一个梦。

  梦中我又出现在了那条长的没有尽头的长廊上奔跑,跟之前的梦几乎一样。

  当我再次被黑暗吞噬后,小姐姐又出现了。

  这次她把我抱的更紧了,哭的也更厉害,我感觉自己的心揪的疼,却没有丝毫办法询问她到底在哭什么。

  当时的那种感觉很真实,真实的让我认为现实才是假的。

  一直到耳边传来了当当当的敲门声,我这才醒来,纸糊的们窗外已经透进了阳光,显然已经天亮了。

  背后依旧是湿漉漉的泪水,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清醒过来时才会意识到梦里的情景是假的,而当我在梦里的时候却会认为现实才是假的,这种感觉我不知道怎么去解释,或许得引用道家的一句万物皆空,亦真亦幻来说明吧。

  因为是和衣睡的,我随便的整理了下衣服后,就走过去打开门,小道童端着洗漱用具站在门外,有些渴望的望着我。

  我笑了笑,心中会意,指了指床边,他很聪慧的跑了过去,端着手机蹲在地上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