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的表情有些严肃:“你准备怎么办?”

  亚海摇头道:“什么也不做,因为不管我们做什么都没用。连即将跨入三千大千世界的白蝉子都打不赢他,我又能如何。”

  我心里微微一紧,白蝉子?难道说就是那个白发男子的名字?那这么说他也打不过修罗王?

  那岂不是说,这天底下就没人能够制服的了他了?

  沈威冷笑不语,三叔紧皱眉头:“你不是说你有办法的吗?怎么现在?”

  亚海道:“这怪我,怪我低估了他。没想到他的另一面也会这么厉害,要知道,我可是连白蝉子都打不过的。”

  亚海冷笑不止:“你可是这天底下屈指可数斩三尸的人,都能称之为地仙了,居然说没办法?谁相信!”

  斩三尸?

  这?

  在我的记忆中,我虽然很清楚这个叫‘亚海’的男人很厉害,可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已经斩过三尸了,那可是佛道儒中最高的境界了,沈威称之为地仙毫不为过。

  亚海摇头道:“我这个地仙是有水分的,相比你们也是很清楚,所以我说我打不过白蝉子,也是理所当然的,要知道他的起点就比我高很多了,虽然我已经苟活了几千年。”

  沈威依旧不信,而我内心里却早已翻腾了起来,几千年?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活那么久吗?

  原本初见三叔时,他驻颜有术就已经让我惊讶了,后来又瞧见了沈威,也是让我惊奇不已,因为据说沈威是黑哪吒的转世灵童,每转世一次,样貌皆有不同。现在又出了个居然活了几千年的人间地仙,这对于我一个曾经唯物主义者的人来说,是一个足以改变世界观的事情。

  三叔叹气道:“早知道这样,咱们就不必来了,看来这真的是一场人为的浩劫啊,刚才我们发现你这里有他的探路阴兵,想必他很快就会过来,你还是早做打算吧,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这些普通人终究是帮不上忙。”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三叔的话语间听出了满是无奈。

  事实上三叔与我并没有什么不同,在这场正邪对立魔神战中,我们这些普通人只能是任人踩踏的人类。

  三叔说完后,就要转身走,沈威却一直瞪着亚海。

  亚海却让他俩等一下,随即要带我入墓。

  我有些纳闷他想干什么,他说去了就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就跟着他一起进了墓。

  墓门打开,几乎是直接就来到了之前我们最后到达的那个主墓室。

  那口金丝楠木当棺衣的玉棺就那样敞着,我有些警惕的望着那口棺材。

  亚海摆手让我不用担心,随即走到那口棺材近前,让我过去。

  我也没犹豫,想来他也不至于会害我,弄死我他应该一根手指头就够了。

  走到那口棺材前,我正准备询问他怎么了?忽然瞧见他那双原本淡然的眼睛中瞧见了我似曾相识的眼神,我心里大骇,却在下一瞬间意识消失。

  等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迷糊间,我听到有人在唤我的名字,陡然间我清醒过来,却是瞧见我的面前站着一个长的跟我一模一样男人。

  我诧异的望着他,他却微笑着望着我。

  我问他:“你是谁?”

  他轻笑着:“我就是你。”

  我啊了一声,难道我这是在梦里?

  因为人只有在梦里才会见到自己吧?

  望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我深吸了口气:“你告诉我,这是梦吧?”

  他笑着摇头:“这不是梦!”继而居然缓缓的朝我走过来,走到我的面前,忽然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看,D正G;版a章d/节x#上&酷\。匠Be网

  我猛然间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仍然站在那赤棺前,望着棺木中的空空,我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扭头朝亚海望去的时候,却发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了墓了。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变的真实了。

  沈威跟三叔俩望向我的时候,眼神中居然怀中一种无比的思念。

  我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不过却是感觉自己变的有力量了。

  三叔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八卦镜递给了我。

  我不太明白他什么意思,不过还是伸手接了过来,他有些激动的示意我照一下自己。

  当我望向八卦镜中的自己的那一瞬间,我差点儿没吓昏过去!

  因为,我在镜子中看到的是一张长着四颗眼珠子的面孔!

  四叔?

  不,这怎么可能?

  我的眼睛怎么会?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我居然跟四叔一样,变成了四颗眼珠子,不,我居然长的跟四叔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惊骇的望着三叔跟沈威,沈威双手负于胸前对我笑而不语,三叔对我叹息道:“这就是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关于你现在的疑问,我想除了你太爷爷外,我们都没办法帮你解答。但是你要知道,你就是你,哪怕你现在变的跟他有多像,你终究是你。”

  我喘着气,茫然的点了点头,伸手将八卦镜还给了三叔。

  随后我们又一起离开了山谷,刚踏出山谷,身后渐渐白雾弥漫,看来是阵法又启动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一言不发,内心里的翻滚没人知道。

  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回程村,回老宅子,找太爷爷问个清楚。

  没人喜欢无缘无故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

  因为哪怕自己再如何的差,那样的自己却也是唯一的。

  又经过了两天一夜,我们回到了程村。

  沈威跟三叔并没有在程村逗留,把我送回程村后,就各自离开了。

  我带着鸭舌帽,心里有些复杂的来到了老宅子,我爷爷奶奶并不在家。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太爷爷在屋里抽烟咳嗽的声音。

  我走了进去

  太爷爷道:“回来了,坐过来,让太爷爷瞧瞧。”

  我应了声,坐在了太爷爷的身边,他望着我,笑了,那一刻我感觉他笑的是那么的真实。

  我有些迷惑的望着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我这是怎么回事?”

  太爷爷吸了口旱烟,叹了口气道:“生子,这才是原来的你。”

  什么?

  我一脸骇然,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不是四叔的脸吗?

  太爷爷解释道:“事实上,这确实是你,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三千大千世界。但我相信你肯定听说过斩三尸。然而,斩过三尸,就可以立地成仙,跳脱世界?而事实上,斩过三尸后的人可以进入一个更高层面的世界,这个相信你没听说过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