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跟幽幽聊了一会儿天,可能是因为太累的原因,不知不觉,我也睡着了。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雨过天晴,因为是躺在车里睡的,起来的时候脖子疼的厉害,估计是落枕了。

  我一边揉着脖子一边扭头,沈威并不在车里,我下意识的摇下车窗,松了口气,原来在外面

  于是我跟着下了车,瞧见沈威真低头发呆。

  我问他在想什么?

  他抬头起那张跟失血过多一般惨白的脸看了我一眼又低下了头道:“咱们得赶紧走。”

  我点头道:“那行啊,先去村里搞点吃的再走,我都快饿死了。”

  他摇头说:“来不及了,走!”

  我心里虽然有些不满,但感觉他的情绪似乎有点儿不对,于是也没在做纠缠,郁闷的坐进了驾驶座上,沈威坐在了副驾驶。我发动了引擎,将车子往下山的方向开去。

  然而,刚开没多远,就瞧见前面有一个拎着塑料袋的中年男人将我们拦了下来。

  我停下车,问他怎么了?

  他说别在往前开了,前面的路被昨晚上的山洪的给冲断了,根本过不去。

  我心里一惊,这可怎么办?

  等那村里的老乡走后,我问沈威怎么办?要不,咱们就先等等吧?

  他摇头道:“不行,把车子扔了,咱们步行过去!”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你疯了啊,这车子又不是我们的,怎么可以说扔就扔啊?”

  沈威并没有理会我,而是直接拉开了车门,下了车径直的往前走。

  我傻眼了,这人脾气还真让人匪夷所思,说走就走,你以为是旅行啊?

  没办法,车子又开不走,我只好也跟着下车,将车子锁好后,朝沈威飞奔而去。

  这下山的路上,果然有好几处被山洪给冲毁了的路基,下方的水势依旧不减,看的人胆战心惊的。

  一直走到最后一个塌方处,发现前方有不少穿着迷彩服的军人下车正准备徒步过去,其中一个看上去应该是军官的中年男子瞧见我们从山上下来,可能以为我们山里的村民,就跟我们打听前面的情况,沈威黑着脸没理睬他,我感觉这帮人最好别得罪,就跟他们说了详情,那军官道了声谢,派了两个人往前面打探。

  路过那车群时,我大略的数了一下,居然有十几辆军车,应该是一个营级的单位。

  两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回到了双河镇,镇子上显然也被大雨给糟蹋了一遍,菜市场的棚子都塌了,一些个镇上的官员正在指挥着人安排善后。

  在镇上找了一个看上去不算太差的饭馆,我俩吃了一些东西后,就去了车站,准备回程村。

  一路上沈威始终黑着脸,难看的要死,跟吃屎了一样。

  我问他到底怎么了?

  他冷冷的撇了我一眼道:“早上我去双河山看了一下,双河峰整个被踏平了。”

  什么?

  踏平了?

  什么意思?

  我的脑子似乎还没转过来弯,他叹了口气道:“看来表叔并没有干掉他,那魔王现在势不可挡,普天之下,怕是没人能挡住他了。”

  我大脑嗡了一下,原本以为白发男子已经解决了,要不然现在也不可能这么的风平浪静。正坐山都被踏平了啊?这得有什么样的力量才能达到那样的效果?不过,也不对啊?沈威明显是并没有见到他表叔,为什么他那么确定修罗王没死?

  我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沈威叹气道:“因为我没收到他的纸蝴蝶。”

  我心里拔凉,原来是这样。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问沈威晓不晓得那看不见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沈威冷笑:“还能干什么?他是人皇的阴暗面,人皇死后,入了地狱,如今已成修罗王,我猜他首先要去三苗山刨了人皇的墓。”

  这?

  这个消息着实让我有些意外,原来他居然就是人皇,怪不得能那么厉害。可不对啊?如果他是人皇,那他岂不是要刨自己的墓?

  再说了,三苗墓里还有个自称活了几千年的亚海,那人应该也很厉害吧?怎么着也不会让修罗王跑到那里撒野?

  沈威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道:“你以为那三苗军魂是他的对手?你知道表叔现在是什么境界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难不成已经斩三尸不成?

  沈威冷笑:“看来你还不算笨,没错,表叔虽然没有完全达到斩三尸,可也差不离了。这天底下斩去三尸的人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更n新Q最*&快上@酷匠r网

  啊?

  我差点儿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惊诧的道:“那岂不是说还有比你表叔更厉害的?”

  沈威冷笑:“那又怎么样?要知道,斩去三尸的人,等于跳出了这世界,会去一个更高的层次,所以说,表叔现在可以算的上这天下最厉害的人。”

  我心里惊颤不已,沈威并不清楚,他简短的一句话,就足以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但我对他的话有些不太相信,按照他的话来说,那修罗王应该是比他表叔要厉害一点才对,比他表叔更厉害一点的,岂不是已经跳出这个世界了?为什么还会出现?

  我将疑问抛给了沈威,沈威没好气的道:“那修罗王又不是人,他再如何的修炼也不会斩三尸,他只是邪念,恶念,贪念,斩三尸只有佛道儒才可以。”

  我老脸一红,感觉自己是不是有点儿想当然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肯定不会比他知道的多,还跟他在这理论这些,还真是可笑啊。

  车子于中午抵达了独山,到了独山以后,我们打了一辆黄牛的车回的程村。

  一回到我家老宅子,沈威就钻进了太爷爷的房间里,将双河大庙那边发生的事情都告知了太爷爷。

  当时我也在旁边,太爷爷对于他的那个几近达到斩三尸的白毛徒弟的出现有些生气,止不住的叹息太可惜了。

  我并不清楚他说的可惜是什么意思,一直到后来沈威出来后,我问他,才明白,原来他表叔几乎就差一步就到达斩三尸了,而就因为这次的事情,算的上是功亏一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