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兵?

  十万?

  我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就刚才那俩玩意儿,一个就能轻松搞死我,没想到地狱之门里居然有十万个?想到之前的记忆里我曾带着程不悔跳下去,背后就渗出了冷汗。幸亏那是冥伞里的幻境,要是换做真实的,那咱们现在可能连渣都不剩了。

  沈威看我的眼神是愈来愈鄙夷了,我轻叹了口气,看来是我上辈子就跟这厮有瓜葛,欠他钱了吧?

  因为并不确定周围是否还有阴兵的存在,加上那个神鬼莫测的修罗王,我只好跟着沈威一起往双河峰的方向走,沈威走的时候很小心,他的步伐也很古怪,有些类似于之字形,总之一句话,他也是相当的怕。这样相比而言,我居然比他要淡定了一些,毕竟在我眼里修罗王在怎么厉害也就是跟阴兵一样,都能很轻松的干掉我。

  跟在沈威的身后,在树林子里绕来绕去,大约又走了半个来小时后,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沈威伸手示意我不要动,我心里一紧,屏住了呼吸。

  是什么东西?

  那悉索的声音似乎正在朝我们接近,我紧张的四周乱看,忽然前面的沈威动了!

  他对我低喝了一声:“爬到树上去!”

  我啊了一声,显然还没明白他什么意思,而当我看到山下一曾黑乎乎的人影朝我们这边如浪一般扑过来时,吓的我抓着树干没命的往上爬,幸运的是,我身边的那棵树足够高,枝叶也足够的密。

  当我爬上树的同时,沈威已经朝那些东西冲了过去,手中的两把护手勾舞的虎虎生风,他冲进阴兵群中后,瞬间被庞大的阴兵大军给吞噬,但我知道他并没有死,因为以他为中心的位置几乎十几秒种就会被清出一个空隙,周而复始,我不清楚他解决了多少。但我知道他扛不了多久了。

  因为,他冲进阴兵群后不到十分钟的时候,我瞧见后方的阴兵居然十分诡异的跪在了地上,像是在迎接着什么。

  我心思一转,不好!

  是修罗王!

  果不其然,正当我准备出声提醒沈威的时候,阴兵群里的骚动居然停止了,就见沈威从阴兵群中被高高托了起来,我当时心里凉透了,因为他是被凭空拖起来的,是修罗王。

  沈威的四肢拼命的挣扎,可以看出,他的被修罗王锁住了咽喉举起来的。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我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沈威就这样死掉?不行,不行。

  想着,我就手忙脚乱的从树上准备爬下去,我很清楚,我去结果不会改变,但人很多时候不是一定追求结果的,我只为了让自己良心上能过的去,哪怕是死!

  然而,当我下到一半的时候,寂静的山林间忽然传来了一阵轻笑声:“你已经跳出六道,不入轮回,还想要什么?”

  一道白影忽闪而至,似乎快的连我的眼睛几乎都差点儿没捕捉到,那白影身形一停,显现出了模样。

  一袭稀松宽大的白色长衫,长发白如雪,负手而立,于万千阴兵前与看不见的修罗王对峙!

  居然是他?

  那个我在梦里见到的人,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心里一阵欢喜,如果是他来了,沈威定然是有救了,因为在我的内心里,这人我一直不敢相信真的会存在,因为他给人的感觉,根本已经不能称作是人了。

  我不清楚这个世界上是否有神仙,但他在我的眼里,几乎是可以与想象中的神仙姘美。

  “嘿嘿,居然这个世上还有人能修炼出这般修为,你有资格与本王一战!”那被太爷爷唤作白毛的男人话音刚落,我的耳边便传来了一阵低沉邪气的声音,想必应该就是那个修罗王吧?

  修罗王说完后,抬手就将沈威随手扔了出去。

  沈威逃脱了挣扎,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的跑到了那白发男子的身后。

  白发男子低头对他说了什么,沈威点了点头,摇摇晃晃的就朝我所在的方向跑来,似乎不去顾及阴兵喝修罗王。

  我赶紧顺着树干往下爬,爬下树时,沈威拉着我低声道:“跟我走。”

  我点了点头,扭头又瞧了一眼,白发男子似乎已经跟修罗王干起来了,周围的阴兵逃也似的四散而开。

  跟在神威的身后我死命的往前跑,一边跑一边问他怎么样?

  他说没事儿。

  我问他我们现在去哪儿?双河大庙吗?

  他说那边不用去了,双河大庙中的地狱之门已经被修罗王打开了。

  我心里猛然抖了一下,虽然之前我就应该猜到了,但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是让我大吃一惊。

  地狱之门啊,怪不得有那么多阴兵。看来都是他之前刚放出来了。

  我俩一路上出奇的顺利,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居然跑出了山外。

  而外面驻扎封锁双河山的部队早就没影儿了。

  双河峰方向风起云涌,黑压压的乌云低沉的吓人。纵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恰时间,我跟沈威俩成功的回到了我们之前放车的那个小村庄,坐进车里时,双河峰方向电闪雷鸣,倾盆的暴雨从天而降,那雨量,就像是有大力神将天撕开了一道口子一般。

  雨水打在挡风玻璃上几乎掩盖了我们的全部视线。

  沈威应该伤的不轻,钻进车上后,就躺在后面睡着了。

  幽幽呼了口气,从我身体里钻了出来,幽怨的喊着闷死了闷死了。

  我说外面下那么大雨当然闷了,她扭头看了看沈威,一脸的忧伤。

  我问她沈威应该没事儿吧?

  她摇头说当然没事儿了,威哥哥可是黑哪吒,睡一觉就好了。

  我松了口气,轻松了许多,就问幽幽是否认识之前见到的那个白发男人?

  @{看正版章oI节、上c4酷匠)%网h@

  幽幽点头道:“见过的,不过只见过一次,威哥哥好像叫他表叔。”

  表叔?

  沈威的表叔?

  我有些无语,这一家子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

  沈威就已经很厉害了,这又出来一个几乎可以跟神鬼莫测的修罗王干架的表叔,当真让我羡慕不已,我家怎么就没个厉害的人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