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吃的是红薯稀饭,原本我以为他不吃的,没想到我爸妈刚问他吃早饭了没,就屁颠屁颠的自己跑进厨房拿了个大海碗盛了一大碗,稀里哗啦的不到一分钟就吃完了。

  那家伙吃相简直不忍直视,看的我跟秦芳俩在旁边憋着笑。

  我爸妈倒是挺欢喜的,他们跟沈威都算是老相识了,关系都不错。

  吃完早饭,在家人以及秦芳恋恋不舍的目光下,我开着王老叔给配的桑塔纳载着沈威去了双河镇。

  天气晴好,一路非常顺利,差不多早上十点钟左右到的双河镇,一到镇子上就听到各种谈论双河大庙的话题。

  我跟沈威好奇上前一打听,果然如太爷爷所说,双河大庙出事儿了。

  具体什么事儿不打听我也清楚个大概,无非就是一群黑社会明目张胆的抢了双河大庙的震庙之宝双河大佛。之后的一晚上双河大庙中的和尚几乎死绝,只剩下一个和尚逃了出来,把那边的事情捅了出来,前两天有部队过去封山了,之后就再也没了那边的任何消息。

  那和尚想必也就是化仁和尚了,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如果按照我记忆中的走势,他应该是去城南找芳姨,然后芳姨会独自前往双河大庙。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我们还会碰到芳姨也说不准。

  听到这,沈威皱了皱眉,我问他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说:“没什么,走吧,趁着现在天色还早,咱们去看看。

  我点了点头,去旁边的超市买了几瓶冰镇的矿泉水带着,毕竟这七月份的天,太热了。

  只是简单的买了几瓶水,我们就又上路了,毕竟是跟着沈威,又有幽幽给阴眼,倒是不用担心晚上没视野。

  将车子开到了离双河山最近的一个小村庄里,我跟沈威俩带着东西步行上了山,我只是拎着个塑料袋装着几瓶矿泉水,跟特么上山野炊似的,他倒是全副武装的居然还带了两把钩型的奇门兵器和一个背包,刚到进山门口发现,山下真的有部队的军人在扛枪站岗。

  我问沈威有什么证件没?

  沈威说有倒是有,就怕那些根本不看,我觉得这支封山的部队很有可能是被往生掌控的。

  我瞪大了眼睛问他那可怎么办?也不对啊?这往生如果真的有那么大能耐还需要派人去抢?

  沈威说我不懂,这里面很复杂,说完,就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带着我绕开了上山的路。

  双河山延绵几十里,我们根本就不相信正的能形成封山,只是我万万没想到沈威居然带我来到了通过双河峰的九十度悬崖般的直坡,我这人有恐高症,心里虚的很,就问他这怎么上去啊?不是准备带我攀岩吧?我可没那能耐。

  沈威对我此番的提问持鄙夷态度,也没解释,从背后的布袋中取下了那两把勾型兵器,一手一个居然顺着陡峭的山崖下往上爬,那速度快的惊人,让我再次认定这黑子绝逼不是人类。

  大约只花了十来分钟他就这样直接爬上了崖顶,在上面忙活了一会儿,给我丢下了一根绳子。

  我的臂力并不强,爬一百来米的山崖心里根本没底,没法子,他见我半天没动静,又给我扔下来一根绳子,我想都没想,将矿泉水的塑料袋子系在了腰带上,又把第一根绳子系着了腰里,随后就感觉到第二根绳子上传来了他的气力将我往上拉,这样一来,我倒是轻松了很多。前后也就花了十来分钟就爬上去了。

  爬上山顶,我累的够呛,躺在草丛里休息,喝水。沈威并没有理会我,而是四下张望,最终锁定了一个方向,踢了我一脚,示意走了。

  正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那是因为下山的时候,身体无法保证重心,只能用腿弯曲调节,这就导致腿更加费力,又花了二十来分钟,才下的山,站在双河峰面前,山下起码有超过一个连的部队在把守,这都是我记忆中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这次究竟是怎么了?

  沈威肯定是不愿意回答我这样的问题,他看了看周围,摇头道:“看来,你去不了了,我没办法把你带上去,除非干掉那些当兵的。”

  我顿时恶寒,那还是算了吧,跟人家拼命那是犯不着,更何况很多时候,当兵也是身不由己,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

  结果就是,沈威独自上山,而留我在山下等他。

  我心里虽有不甘,可实在是无可奈何。随即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小溪边,休息。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接近正午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沈威下了山,找到了我。

  我问他山上现在什么情况?

  t)最新C章,节上H。酷:匠网

  沈威脸色有些不好看的问我:“你猜我在山上遇到谁了?”

  我一看他那表情,试探道:“不会是白文殊吧?”

  他点了点头道:“那女人可真是阴魂不散,哪哪都有她。”

  我心里一沉,问他有没有见着芳姨?他疑惑了下:“万芳?”

  我嗯了一声,他摇头道:“没看清楚,庙里面有很多人,我还没靠近就被那女人给发现了。”

  我说那就难办了,你打又打不过她。

  他脸色一阵涨红,正想发怒,随即想到了什么,不屑的笑道:“你有能耐你上啊!”

  我说我没那能耐,那女人没追过来吧?说着我站起身四周瞧了一遍。

  沈威摇头说没有,他们在庙里不知道在干啥,她把我撵下山后,就没追了。说到撵那个字眼的事情,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自然,我当然没心情去调戏他。无奈的说那要是真不行的话,咱们还是等晚上或者那群当兵的吃饭时偷偷上去吧。

  沈威瞪大了眼睛跟看白痴一样看着我道:“晚上上去那女人就看不到你了?”

  我恍然间想到那女人是谁了,干笑了下:“那你说怎么办?”

  沈威说:“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看来只能慢慢等了,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就算她是圣女我也不相信她不用来大姨妈。”

  我顿时愕然,这厮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居然可以说出这么贱的话,我听着都脸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感谢大土豪我要吃棉花糖的1000台挖掘机,夜探东厂的500台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