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三个长的如此神似的人?如果不是我很清楚这三个人之间没什么关系性格又不同外,我几乎会把他们当做一个人,或者是三胞胎。

  而进门的这个长的和程不悔以及白文殊酷似的女孩应该属于很傲娇的那种。所以一进门瞧见我这么个陌生的外人时,脸色立马就变了。

  疑惑的盯着看,一直走到我身边,才开口:“你是谁?”

  我倒是很自然的放下手中的茶盏道:“我是程生,是王叔让我来的。”

  她皱了皱眉:“王叔?我爸?”

  我顿时有些愕然,难道她是王叔的女儿?可王叔看上去起码有六七十岁吧?怎么女儿这么小?

  然而正当我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时候,一直候在门外的西服男谨慎的走了进来对那女孩道:“小姐,他是首长请来的。”

  女孩瞪大了眼睛望着他时伸手指着我道:“你是说,他是我爷爷请来的?那他刚才说是我爸!”

  她这话一出口,西服男顿时有些尴尬的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我干笑了一声道:“其实我说的王叔指的是你爷爷!”

  什么?你!

  女孩的脸色立马就不好了,那瞪着我的眼神好像在询问我你有什么资格喊我爷爷叔叔的?那你岂不是比我还要大一辈?要不要我也喊你叔叔啊?

  当然,这些话大略都是我自己猜测的,因为她还没说出口,就被门外的一个声音给喝斥住了。

  那声音听起来有些像王叔,不过却又不是,感觉要年轻一些,没王叔那种苍生的底蕴,多了一丝刚毅。

  随即门再次打开,走进来了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五官上与王叔有个七八分相似,尤其是皮肤,一样的黝黑,军衔是个大校。

  应该是女孩的爸爸,王叔的儿子吧。

  我眼巴巴的望着他从门外走进来,西服男随即朝他点了下头,就出去了。

  女孩似乎并不敢在中年军人面前傲娇,只是气哼哼的瞪了我一眼后,上了楼。

  中年军人有些尴尬的朝我笑了笑,示意我坐下。

  我点了下头,忽然发现中年军人一直盯着我在看。

  我有些汗颜,从这一点儿就能看出来他跟王叔俩确实是父子。

  只是,难道他们就没感觉,盯着个大男人这样看很怪异吗?

  总之我当时很别扭。

  在跟中年军人一阵浅显的交谈后,得知对方叫王兵,说见到我的时候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干笑了下,其实我很想说,抱歉,我没有那种感觉。

  一个人的眼界有多大注定他的圈子就有多大,我跟王兵之间的交流仅限于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老家,仅此而已。

  所以,聊了没多久,就适可而止了。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可能是觉得自己之前发生的事情让她没面子。王兵家闺女儿生气没下楼。王兵一看上去就是个彪脾气,只是让我跟西服男俩吃自己的饭别管她。

  关于他女儿,我其实并不怎么生气,反而因为长像上比较偏向于程不悔还有有些亲切感的同时让我极为好奇,为什么会长的那么像程不悔跟白文殊。想来,我应该会在他们家待上一段时间,这个秘密或许能找到答案。

  王家的饭菜很简单,却搭配的很合理,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舒适的饭了。

  不知道是不是军人吃饭都很快,我刚吃没两口,王兵跟西服男就已经吃完了,随后王兵上了楼,估计是去看看她闺女。西服男在旁边坐着陪我。

  看的我很不自在,随意的吃了点,就收工了。

  刚吃完饭,我的手机响了,是大牙打来的,问我在哪儿,怎么到现在还没去?

  我看了看西服男,问他我现在能出去吗?

  他摇头说不行。

  我皱了皱眉:“难道我以后只能待在这里?”

  他摇头说不知道,得听首长的。

  没办法,我只好先对大牙说,让他去接秦芳跟假皇妃,我现在有点事情,走不开。

  挂完电话,我有些无语,这样瞒着也不是个办法啊,明天又怎么办?

  一下午的时间都在无聊中度过,期间王大小姐下楼了一次,不知道干什么,对我相当敌视。王兵在我打完电话后没多久就出去了。西服男一直不厌其烦的陪着我。

  晚上晚饭前夕,王大小姐跟王兵出了门,王老叔一直没回来。王家正准备晚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一看是大牙的电话,我犹豫了下,接通了电话正准备问他有什么事儿的时候,里面传出的声音却并非是大牙的,而是一个我同样很熟悉的声音:“做个交易如何?”居然是种马男的声音!

  我皱了皱眉,佯装惊诧道:“老吴?”

  西装男朝我身边凑了凑,我小心的将手机开了免提。

  电话那边传来了温和的笑声:“被你听出来了,好吧,既然大家都是熟人,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你的三位朋友正在我这里做客,你也别误会,我没对他们怎么样,只是派人把他们送到你老家那边了,我这人善良,可我那些朋友我就不清楚了。”

  我紧紧的攥了攥拳头,压抑了下怒气,沉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种马男在电话里又笑了笑道:“很简单,你现在就离开北京,回你老家去。”

  看来真的让我猜对了,哪怕我已经料到后果,刻意的不回,他们也会千方百计的让我回去。

  我该怎么办?不答应?肯定不行,种马男是什么人?那可是恐怖组织啊,什么干不出来?

  西服男,一直没吭声,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我心里焦急不已,种马男见我这边一直没声音,于是又问了我一遍:“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叹了口气道:“你让我回老家的目的是什么?”

  ,酷u匠网唯!}一正#z版:,其y他)都H是x盗*版

  实际上,我对于他们的目的那是心知肚明的,可为了不让他们产生怀疑,我还是照常问了一下。

  种马男立即就回应了:“这你不要管,如果我说我只是想跟你玩个游戏你信不信?”

  信你我就是一傻缺!

  我在心里暗骂不已,如果不是我已经知道这家伙的底细,还真以为遇到了个变态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