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躺下没一会儿,就听到门外脚步声,沈威跟金晶还有三叔都进来了。

  我赶紧又坐了起来,三叔关切的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摇头说没什么感觉。

  沈威冷笑了声道:“这是第一次,你还能挺过去,不知道第二次,第三次你还能这般淡定。”

  三叔没吭声,金晶在旁边根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

  我感觉沈威话里有话,于是就问他这话什么意思?

  沈威望着我淡淡的道:“你体内有什么东西你应该清楚吧?”

  嗯?我心里一紧,猛然想起了亚海临走前对我说的那个生人村族长给我的盒子里的寄生魂,算是弥补给我的。可听他那意思,应该是对我有好处才是啊?况且当时三叔也在跟前并没有说什么,如果有危险三叔肯定是会跟我说的。

  于是我将视线投向了三叔,三叔安抚我道:“那东西对你确实有益,只是前期融合的时候会异常痛苦,只要你能忍过七次以后,你就明白了。”

  七次?

  虽然我对于三叔的话始终坚信不疑,可当我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说是昨天那种疼痛的话,我估计根本坚持不了七次吧?

  然后关键时刻沈威居然还落井下石道:“有些不以为然是吧?这种疼痛感会因为融合的次数呈递增式增长,女人分娩很疼吧?可跟那个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啊?

  金晶一脸惊诧与同情的望着我,想说什么却也没说出来。

  我身上的冷汗立马就冒出来了,这还说是对我有好处,怕是我根本坚持不到那时候就已经疼挂了吧?

  不过,对于沈威的话,我始终半信半疑,这货似乎骗我不止一次了吧。于是我咽了口吐沫问他:“那你说为什么会这么疼?”

  沈威淡淡的道:“为什么?我问你,在你胳膊上切一个伤口然后死命的往里面塞东西你疼不疼?”

  ;!酷7匠…网+J永久免V~费{看小1…说;

  我一脸迷茫的望着他点头说那肯定疼啊?可那跟我这又有什么关系啊?

  沈威冷笑道:“有点关系,你这种不是在肉上割个口子往里塞,而是在你魂上割个口子往里塞,知道魂跟人的神经系统什么关系吗?”

  我开始听不下去了,这话如果是曾经有人这样对我说,我肯定认为是瞎扯淡,可现在的我,却是实实在在的唯心主义者,如果真的跟他那么说那样,我能不能挺过去还真别说。

  铁定他娘的挺不过去啊!

  这坑爹的亚海,还说弥补我,简直就是害我啊!

  我感觉这人生似乎只剩下痛苦了,不行,我得回去找亚海那家伙帮我给取出来!

  想到这我一丝一刻都不能淡定了,就准备下床。

  就听到三叔有些无奈的笑着道:“威子你就别吓唬他了。”

  沈威笑了笑,转身出了门。

  金晶站在一旁,似乎跟我一样等待着三叔说什么,不愿意走。

  三叔也没在意她,看了我一眼道:“你体内的寄生魂并不是寻常夺舍的寄生魂,这可是天大的造化。生魂跟你的主魂融合需要时间和能量,只要你弄到足够的能量,疼痛感就不会那么明显。”

  能量?

  金晶似乎已经听的晕乎乎的了,不过她好歹也是个大学毕业的女白领,虽然不清楚他有没有经历过亲眼见到自己的父亲在自己面前消失的事情,可还是能看出来,她应该能接受我们说的话。

  金晶顿了一下,问三叔:“能量是不是鬼?”

  三叔有些惊诧的瞧了金晶一眼后,点头道:“也算是鬼,可还是稍有不同,我前面说的能量其实并不确切,只是怕你们听不懂,那东西的定位应该可以说是从鬼身上剥离出来的一种神秘的介质,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们目前还没搞清楚,不过,之前沈威弄来的那一点对阿生的作用来开,效果是很明显的。”

  什么?

  已经在我身上用过了?

  可我为什么都没感觉呢?

  金晶这时候说了:“当时我见你昏过去了,就赶紧去喊芳姨,然后你被抬进了屋,后来就一直在床上抽搐,是威叔救了你的。”

  我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看来他表面上对我不咋地,各种糟践,其实还是蛮关心我的嘛。

  我是这么安慰的自己的。

  我问三叔:“那这种疼痛的周期有多久?沈威那里还有那个能量吗?”

  三叔摇头说不清楚,至于能量,应该是已经用完了。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那可怎么办?照他们说的那样,如果我下次没有能量作为缓解疼痛的药,那是肯对活不下去的。

  三叔说:“鬼我确实可以帮你捉,可最好还是你自己动手,因为我们并不清楚这七次疼痛的周期到底有多长,也不能确定能不能一直在你身边。”

  我嗯了一声,知道三叔想说什么了,点了点头说:“那你现在就教我吧,我想学!”

  三叔摇头道:“没那么简单,我是正一道的入册弟子,这收徒必须得跟掌教那边说明才可以,要不然以后你用了正一道的道术被同门发现了,会惹大麻烦的。不过好在你现在拥有圣舍利这种道门正统的传承,想来学道术并不会那么吃力。不过,你得先跟我去一趟江西的龙虎山登记入册才行。”

  江西?好像离我们这有点远,不过想到如果真的能学到本事,那再远也没什么。

  于是我点头说:“好,那我们什么事情去?”

  金晶却忽然插嘴说她也要去。

  我诧异的望着她,这不对啊?根据我对她的了解,她没理由跟我们走的这么近才是,怎么?

  三叔却断然拒绝道:“那不行,那地方不是女孩子可以去的,况且我们去是有事情。”

  没想到,门外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冷哼声,听声音应该是芳姨:“什么狗屁正一道,什么狗屁规矩,你唬谁呢,当年你不是就带我一起去过嘛!”

  三叔顿时不啃声了,金晶脸色有些发白,估计是感觉自己惹事儿了。

  门被推开,芳姨冷冷的瞧了我跟三叔一眼后,望着金晶道:“他不带你去,我带你去!不就是龙虎山嘛!”说完拉着金晶就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