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退,这玩意儿的发动时间很短,估计不会超过一个呼吸,等我数到三,你将我使劲往后拉!”

  三叔将火折子放在身边的墙角,然后扭头看了看我跟大牙,接着就抓住了斗爷的两条腿,询问他准备好了没?

  斗爷深吸了口气,嘿嘿一笑,开始倒计时:三!

  二!

  一, 拉!

  就在我跟大牙俩紧张的攥紧了拳头的瞬间,三叔猛的将斗爷往后一拉!

  随后就听到蹭蹭蹭蹭,金属与石墙碰触的声音,在寂静的长廊里显得格外刺耳!紧随着原本放在地上的火折子瞬间被击散成了无数火星,进而长廊里归为一片漆黑!

  我感觉自己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因为毫无视野,我根本无法得知三叔与斗爷的情况,颤抖的喊了一声:“三、三叔?”

  继而就听到前方传来了三叔和斗爷的粗喘声,我跟大牙不约而同的呼了口气,赶紧摸着黑走上前。

  斗爷又吹了根火折子,这时候我们才发现两人躺在地上,于是赶紧上前将他们扶了起来。

  斗爷从背后取下了三节洛阳铲,将火折子插在铲子上,随即朝前伸。

  这时候,我们发现原本斗爷所趴着的位置已经密密麻麻插满了从两边墙体中延伸出来的漆黑箭头的箭矢给戳了个满满当当的!

  箭头上有毒!

  真险啊!

  我忍不住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随即问三叔跟斗爷我们现在怎么办?

  三叔接过斗爷递给他的羊皮水袋喝了一口水,沉吟了声道:“往回走是不可能了,先不说那些东西了,就说那血尸,咱们就没办法拜托掉。斗爷,还能动吗?”

  斗爷龇咬着牙嘿嘿笑了声:“你不行咱都行,刚才那是爷们儿小瞧这斗了,让你们见识见识这洛阳铲是怎么用的!”虽然斗爷已经遍体鳞伤了,可那中气却仍然十足,这不禁让我有些汗颜。

  三叔没吭声,就见斗爷将伸向前面的洛阳铲子慢慢的收回,又从背后拿了三节组装在一起,将剩下的丢给我们,然后使劲的将前方的箭矢扫向两边,然后在地上探了探,似乎并没有触动任何机关,于是扭头对我们又笑了笑:“看仔细喽,要是有丁点儿闪失,等会儿可是连小命都没了!”说完,将六节长的洛阳铲往地上使劲的一撑,居然像是体育运动中的撑杆跳一般直接将他挑到了空中,随后落在了长廊的前方,这一下起码就是十来米,而且似乎并没有触动机关!

  随后就见斗爷在地上放置了一个火折子,然后又前方撑了一下,随后朝我们喊道:“到底了,胖哥你先过来,看见前面那火折子没?一定要落在那里!”

  大牙显然有些虚,接过我给他组装好的六根洛阳铲的杆子,朝前面试探了好几次,愣是没敢跳,看的我都有些着急了。斗爷就更不用提了,在那边不停的喊着。最终大牙还是跳了,运气很不错,落在了火光身边,这一跳的成功也让他信心百倍,随后就是第二跳!

  眼看就快撑起来了,人当跃到最高点,忽然间下方的杆子猛的一滑!

  我大脑立马嗡了一下,就在电闪雷鸣之间,瞧见三叔一个助跑,撑起手中的洛阳铲,飞快的往前一撑,居然一撑之下,直接跳到了大牙的身边,在空中倒立着单手撑着杆子将大牙给抓住使劲儿的往斗爷那边丢了过去!随后双脚在长廊的顶部连踏了好几脚,一个后跃直接跳到了斗爷跟大爷的身边。

  这?

  三叔那眼花缭乱的动作看的我都傻眼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欣喜万分!

  难道三叔他恢复了?

  不仅是我,就连一身功夫的斗爷都对三叔那一连串的动作直竖大拇指,唠叨他一直藏着掖着的!

  nR酷Cv匠网Zp永久免费1看,h小~)说

  随后我按部就班的按照斗爷的指点很轻松的就跳到了他们身边。

  那也是一身的冷汗连连啊。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确实已经到了底了,走廊的这一端,居然连门都没有!只是多了一些浮雕,浮雕上雕刻着一个像是将军一般的人,身边后带着一群跟我们之前见到的那玩意儿差不多大小的玩意儿,在攻打城池。从那将军的服饰上来看,大牙说好像是三苗国的服饰!

  斗爷嘿嘿一笑,两眼顿时放光一般的望着大牙:“胖哥好眼力啊,怎么着?懂这个?要不跟咱爷们儿学这倒斗的手艺?

  大牙嘿嘿笑了笑,有些得意的道:“咱虽然不是同行,可以后可以合伙做生意啊?你清坑,我出坑?”

  斗爷撇了撇嘴摇头道:“咱爷们可不是为了钱。”说完后就继续在那些浮雕上细致的触摸着。

  望着那浮雕上的雕画,我心里不禁有些暗暗咋舌,这三苗国那可是商周时期的啊?联想到地下河的那个倒吸斗,真不知道古人的脑子是用什么做的,那样的东西居然在两千多年前就能建造出来,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话说回这死门,斗爷开始滔滔不绝起来,但凡古人修墓建陵的时候,那些能工巧匠多少都会留一手。像这种表面上没有门的门虽然在设计图上明确是死门,可修墓建陵通常都是十分隐蔽的,要不然也不会选择这种深山老林里了,除了风水外,其最重要的是不希望被人盗,所以其保密措施就会导致工程完毕后工匠被灭口。所谓留一手其实就是在死门中开一条生门,又叫死里逃生门。

  所谓死里逃生门会做的极其精巧与隐秘,要不然被监工发现时就会立马被灭口。

  斗爷倒了一辈子斗,像这种事情见到的多了去了,所以他一边用手极其细微的在探机关的同时对我们说这些弯弯道道的事情,三叔并没什么表情,却是把我跟大牙俩给唬的一愣一愣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