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后山的路,并不好走,多是崎岖山路,与之相比,之前生人村的路要简直就算是幸福了,好在东西并不用我们背。亚海不是个多话的人,一路上不停的在前面拿着柴刀带着守山犬敖马开路。

  我紧随其后,走尸跟在最后面,虽然身上挂着重物,速度却不慢。

  很快,我们就上到了后山的山顶,居高往下望去,下居山谷 处一片茫茫雾海,根本看不清底下有什么。不过,山的对面却是可以看清,不过看周围的环境要想离开似乎必须得穿过满是白雾的山谷。

  我心里暗惊,这就是传说中能吃人的雾吗?

  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跟我所见到的雾相比,只是更浓一些罢了,倒是有几分像我记忆中程村的那个雾。

  而正当我们在观望山谷中白雾时,那守山犬忽然开始嘶吼了起来,爪子朝前,两 腿向后弓起了身子朝 下面咆哮!

  我有些疑惑,这狗怎么了?

  亚海却是脸色变了变,我问他怎么了?他有些凝重的伸手安抚着敖马的头,抬头望着我道:“敖马是族长喂养的狗里最凶最有灵气的守山犬了,可以说从来都没有什么他会怕的,可你看它现在,这浓雾 下面肯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我心里一沉,难道说这雾里真有吃人的不成?

  想了一下,车到山前必有路,没什么好怕的,早晚都得走一遭!不管大牙是死是活,我也得找到他!

  我看了一眼站在身后不远的走尸,吹了声短笛,走尸噔噔噔的就走了过来,我将走尸身上的包分了一个递给亚海,然后自己又背了一个,然后就准备让走尸先一步下去,亚海却拦住了我,随后从腰间的一个竹筒子里,取出了一只长的有些像我小时候经常见到的 骚夹子虫的东西然后放进了走尸的身上,对我点了下头。

  我吹了一声短笛,走尸得到命令虎虎生风的就蹿下了山,我跟亚海俩赶紧跟在了后面,边走,我边问亚海那虫是个什么玩意儿, 干啥的?

  L酷(‘匠网永,久、免/W费,…看OA小'说

  亚海紧锁着眉头注视着下方不远的走尸,淡淡的说:“是引路蛊,这是我们村里最寻常的一种蛊,几乎人人都会。”

  我点了点头,没再问。

  下山的速度很快,可负重下山, 腿那叫一个累,眼看我们就快要接近山下的山谷时,忽然间,在我前面的亚海停住了脚步!

  我问他怎么了?

  他扭头望着我说:“引路虫死了!”

  什么?

  这?那走尸 进入迷雾中也就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吧?

  难道?

  想到这,我赶紧掏出了短笛吹了一声?

  没反应,两声三声!

  还是没反应,我心里顿时凉了,难道真有什么吃人的东西?

  那可是僵尸跟蛊虫啊!什么东西居然这么彪悍,连这些都敢下的了口?

  气氛顿时凝结,我跟亚海俩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而就在我们僵持在迷雾外不远的山上时,忽然我们身边之前叫的不停的守山犬敖马,居然顿时不叫了。随后朝着山下走去,我正想阻拦,却见亚海也跟着走了下去,我也没多犹豫,跟了下去,就见敖马在雾边徘徊着,随后居然像箭一般窜进了雾里!亚海喊都来不及喊,焦急不已!

  随后就听到敖马一阵猛烈的狂吠,嗷嗷叫了一阵子后,居然奇迹般的从迷雾中跑了出来,嘴里居然叼着一块黑色的布,亚海松了口气,可我却觉得那布有些眼熟?

  敖马跑到我们身边将那块布放在地上,我蹲 下身子仔细一看,这不是我给走尸买的那件黑色雨衣的布料吗?

  亚海看出我脸色的难看,倒吸了口凉气道:“这里面估计真的有什么东西,敢不敢进去?”

  我嗯了一声,说:“要不还是我进去吧,你在外边看着东西。”毕竟寻找大牙那是我的事情,我不希望无辜的人跟着受牵连,里面我们一无所知,居然有东西能瞬间吃掉力大无比的走尸,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可不管怎么样我都得进去!

  亚海摇头说不用,要么陪我一起进去,要么我们一起离开。随后就打开背上的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塑料袋装着的东西,是当初他们族长让村民给弄来的,我不清楚是什么。

  亚海将那塑料袋打开,守山犬习惯性的上前闻了闻,顿时龇牙咧嘴。

  我有些好奇的问亚海那是什么?亚海头也不抬的说:“是蛇粪!”

  我心里一阵恶寒,族长怎么让我们带这东西?

  亚海用手抠了一点,闻了闻,给我解释道:“蛇在我们山里极少有天敌,这东西的粪一般的野兽都能识别出来。”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可这东西对那个吃掉走尸的玩意儿有用吗?我心里顿时泛起了质疑。

  可终究我还是要进去的,这东西虽然恶心了点,却聊甚于无。我跟着也扣了一点闻了下,并没有一般粪便的臭味,只是腥的离谱。

  亚海丝毫不含糊,直接将蛇粪抹在了脸上,脖子上乃至于全身上下,不一会儿就被黑黢黢的蛇粪抹的像个从茅坑里爬出的那啥了。

  我忍着强烈的恶心,有样学样的在身上抹了一遍,那腥味呛的我连呼吸都困难。

  亚海笑了笑,又给死活不愿意的敖马敷了一遍后,将剩余的装进了包里,随手掏出了腰间挎着的柴刀,对我点了点头。

  我嗯了一声,也掏出了之前买的一把匕首,敖马率先窜进了迷雾中,我跟亚海几乎是肩并肩走进的迷雾。

  亲身体验了下传说中吃人的迷雾,除了感觉有些凉飕飕的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来这传说多是不可信的。

  虽然迷雾并无危险,可能见度极小,如果不是前面的敖马带路,估计我们很难往前走。

  脚下多是杂 草与矮木,这让我有些不解,这种环境下居然有植物生长,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踩着 潮 湿的 草,往前走了大约十几步,敖马终于挺住了脚步,我们在地上发现了一只黑色的皮鞋,我伸手捡了起来,皱了皱眉,那鞋居然不是走尸脚上穿的!是一只鳄鱼牌的皮鞋,看上去像是个脚胖的人穿的,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大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