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傻眼的站在门外,望着走尸跟那少年走进了屋,随后,屋子里传来了一阵奇特的口哨声,随即那些原本想潮水一般聚集在门口的蛇纷纷朝旁边退开,居然愣生生的给我让出了一条三米来款的道!

  这也太神奇了,这些蛇起码有几百条吧?居然比动物园里调教出来的还要有灵性!

  不过,想到这以蛊闻名天下的生苗人,也就释然了。

  那少年站在门口朝我招了招手,我试探性的往里面走了两步,发现那些蛇并没有动,索性就直接跑了过去。那少年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刚进屋,就瞧见我带来的那走尸直挺挺的站在门边,而不远处的藤椅上躺坐着一个骨瘦如柴脸上纹着密密麻麻符文的老人。

  老人见我进屋后,缓缓的从藤椅上坐了起来,让那少年帮我倒水。少年依言老人身边的一个火炉上提着水壶帮我泡了一杯茶。

  我迟疑的伸手接过茶,看了一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普通的茶而已,随即喝了一口,却是入口甘甜,沁人心脾。

  “奇了怪了”老人静静的又打量了我一番,最终将视线停在了我的额头处,虽然已经被长长的头发遮挡住了,可老人的视力似乎不是一般的好。

  与那少年不同,老人的汉语说的很好,几乎听不出任何云南这边的口音。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试探性的指了一下:“您指的是这个?”

  少年在旁边蹲在地上,手里摆弄着大牙的那个诺基亚手机,苦吧着脸,我瞧了一眼,有些忍俊不禁,好像是没电了。

  老人沉嗯了一声:“你身上有佛性,却又有道性,真是奇怪,奇怪。”

  我顿时有些头大,根本不明白他说的是啥,难道他让少年带我来不是跟我说大牙他们的事情吗?怎么倒是问起圣舍利来了?

  既然他不说,那我直接问好了,这么想到,我就率先问他:“老人家,我这次来是找我朋友的,他在这边失踪了。”

  老人点头说他知道,只是估计我这次过来十有八九是没可能找到了。

  我心里一紧,难道他知道大牙在哪儿?

  皱了皱眉,我追问道:“这话怎么说?”

  老人看了一眼那少年,示意他先出去,少年很乖巧的站了起来,有些不舍的将那手机放在桌子上,我笑了笑说:“喜欢就拿去吧,这玩意儿得充电的。”少年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我,见我并不像是跟他开玩笑,朝我连连点头,欢快的惦着脚出了门,顺便还将走尸给弄出去了。

  屋子里就剩下了我跟那纹脸的族长老人俩。

  他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矮凳子,示意让我先做。

  最‘新J章节上*酷匠AY网

  我心里虽然有些焦急,可毕竟是有求于人家,急也不能表现出来。只好耐着性子坐下来。

  他朝我微微一笑:“知道这里为什么叫生人村吗?”

  我心里感觉有些操蛋,这我怎么知道?还能不能说正题了?怎么尽扯这些犊子?明面上还是要谦虚的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老人嗯了一声说:“咱们这村,从来不许生人进入,你算是第二个。”

  嗯?

  这?

  第二个?什么意思?

  老人见我有些疑惑却并没有解释,而是继续道:“二十年前,我儿子外出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这原本只是一件小事,可在我们村里却是天大的事了,村里人都觉得我儿子这样会引来大祸,可我儿子却觉得那人有知识,可以教村里的孩子们有用的东西,随即过来求我,让我一定要将那年轻人留下,我考虑再三,就同意了,毕竟咱们苗人不能总是一辈子都困在大山里吧,学些知识还是有好处的。就这样,那年轻人就在我们这里扎根了下来,给村里的孩子们教书,后来,渐渐的村里人也都接受了他。而我儿子更是跟他结为了兄弟,有一天,那年轻人过来告诉我,想学蛊。我当时就拒绝了,这蛊是我们苗祖传下来治病救人的福术,却也是可以致人死地的邪术。当然不能随便传给别人。他当时见我拒绝了,并没有多说什么,后来,我因为收到一位老友的书信,就去了趟外面,。却没想到,当我回来的时候,我那死鬼老婆子跟我儿子被人砍死在家里,家里更是被翻了一遍,祖上传下来的一本‘万方蛊书’跟着那年轻人同时消失了。这样的事情差点让我一口气没过去,于是我命村里的年轻壮汉四处寻找,那人居然一直没走,而是逃到了后山中,这让我们顿时,没了法子。”老人说完一脸悲伤的叹了口气。

  我微微皱了皱眉,这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看来他来的目的肯定就是为了那本书了,可这也不是杀人的理由吧?

  不过为什么老人说到逃到了后山禁地中后,他们就没了法子?难道那后山是个比苗蛊还要可怕的存在?

  于是我问了老人,那后山中怎么回事?

  老人叹了口气对我说道:“那后山之后,是一个小山谷,常年被白雾掩盖,自从他有记忆以来,就没人敢去那,他小时候就听老人经常说过,那山谷里的白雾吃人,从来都没有人进去后能出来。”

  我头皮微微一麻,这特么还是头一遭听说过,居然还有这么个古怪的地方?雾能吃人?

  这如果是以前的我肯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可自从经过程村的事情后,我就觉得,万事都没有绝对的,就好比我记忆中的那次,程村最终不也是被锁魂阵给吞了?

  想到这?我心里一怔!难道说,那后山上的白雾其实也是一种类似于锁魂阵的阵法形成的?

  想到这,我就问老人,会不会是什么阵法?

  老人却是摇头说:“他不清楚,不过应该不是,曾经村里有调皮捣蛋的小伙用绳子拴着野鸡扔进去,结果那野鸡一进入白雾中,叫都不叫一声,拉出来却是连鸡骨头都没留下!”

  这?我心里颤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真有能吃人吃动物的雾?

  我心里微微一动,他告诉我这些干什么呢?那杀害他妻儿的人既然进了那里估计也是有死无生了吧?难道他是想让我去帮他找那把蛊书?想到这我心里凉了半截,这简直是找死啊?

  于是我直言问老人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老人疑惑的望着我说:“我是想告诉你,别找你那朋友了,亚索拉他爸就是在后山脚下捡到的那个什么手机!

  我头嗡了一下,怎么会这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感谢张乚帅所投的90+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