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牙疑惑的问三叔:“难道这一切都是人为的?那他们想把我们引到什么地方?”

  三叔呵呵一笑:“很明显,之前肯定是有人使用过指南针或者罗盘之类的工具的,而结果就像那个老板说的那样,再也没有出去过。”

  我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

  看来我们必须得等到天黑了,我很好奇,如果在视野允许的情况下,双河峰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突然出现。

  我们仨在山下找了一处视野开阔,背靠巨石的地方,暂做休息,随便的吃了点压缩饼干牛肉干果腹后,就蹲在一起抽烟。

  时间的车轮随着轨迹缓缓前行,我们仨漫无聊耐的望着天渐渐变黑。

  气温随着夜幕降临正在直线降低,原本穿的就单薄的我们已经感觉有些寒冷。

  就在手机上的时间走到七点三十的时候,三叔忽然沉声道:“出来了!”

  我跟大牙俩精神一怔赶忙朝三叔手指的方向望去。

  诡异的一幕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原本一直都是两座小矮峰的位置像是剧场拉开剧幕一般缓缓的出现了一座高耸的山峰!整个过程大约经历了一分钟左右,才算完成。

  依稀可见一条盘延婉转的台阶出现在了山腰上。我跟大牙俩纷纷倒吸了口凉气。

  三叔却没有任何表情,显然这样的事情对于几经沉浮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三叔弯腰拿起了地上的包裹,沉声对我们说:“走吧。”

  我跟大牙这才回过神来,背上了背包,然后跟在了三叔的身后。

  照理说,我有圣舍利护体,应该我在前面的,可考虑到对于这种玄学方面的东西三叔更有经验,所以三叔走在前面。我在中间,而大牙在后面。

  三叔跟大牙分别打开了手电,我警惕的在中间策应,以防止稍有不测。

  我们很小心谨慎的跟着三叔走了三四分钟,在一处宽阔的短桥前,我们找到了上山的台阶。

  我呼了口气,就是这了。

  这往上,应该有超过一千个台阶才能到山上的庙里,如果不发生任何意外的话,我们应该会在一个小时之类到达。

  结果却是,我们很顺利的就来到山顶上,望着眼前往日香火鼎盛,如今犹如鬼屋的双河大庙,不由的让我想起了记忆中我与程不悔穿着寿衣混在鬼群里望着我心爱的女人嫁人的事情。

  晨晨,一个曾经每次想到,我都会忍不住哭的女人,也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女人。却为了救我,惨死在车轮下。

  岁月如刀,如今的如今,我对她的思恋却渐渐的淡了,我有时候都在恶心自己,为何会如此的凉薄?

  大牙的催促声,将我从思绪中扯了出来:“楞啥呢?到了。”

  酷匠网首;;发◇

  我嗯了一声,三叔扭头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拿着手里的手电对着双河大庙的院子外面照了照,倒吸了口气,沉声说:“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庙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嗯?

  我跟大牙俩不由的拿起手电筒仔细的照了照,纷纷摇头。

  三叔嗯了一声说:“这门是关着的。”

  我皱了皱眉,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大牙却不解的问三叔这又说明什么?难道说之前进来的人连门都没进?

  三叔摇头说:“目前还不太清楚,只是这样看上去很反常。”

  我迟疑了下说:“这庙会不会是个假的?”

  三叔下意识的就掏口袋,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在眼睛上抹了两下后,照着手电又看了看,摇头说:“是真的,咱们进去看看!”

  我跟大牙俩一点头,这次由我打头,率先上前推开了门。

  门里漆黑一片,我又手电扫了扫,居中高耸的大殿与我记忆中的模样如出一辙。院前很空旷,似乎并没有什么。

  只是当我跨进门的时候,忽然发现身后的三叔与大牙不见了!

  我当时并没有慌神,只是小声的喊了两声,见没人答应,我开始缓缓的退出了门。

  让我意外的是,我退出门后发现我所在的位置,并不在院子里,而是在我们之前所在的院子外。

  正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发现台阶下面传来了脚步声。

  我微微皱了皱眉,谁?

  这个点儿来者不善啊。随即发现身后有个两三米高的香炉倒在地上,赶紧躲在了香炉后面。

  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人上来,我疑惑了下,就像抬头看看,刚抬起头,被吓的一大跳!

  因为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我身体猛的一颤,缓缓的抬起了头,一张苍白的脸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晨晨?

  我愣住了,我没想到我居然会再次见到她。

  望着她一身红色的嫁衣,我的心瞬间跌入了谷底,难道她·····

  真的要嫁人了吗?

  我的心砰砰跳的厉害,颤抖着嘴唇道:“晨晨?”

  她并没有回答我,只是那样低着头望着我。

  我呼了口气,刚想伸手去抓她,耳边猛然传来一阵炸雷般的吼声:“小心!”

  我脑袋嗡了一下,犹如被点击般打了个激灵!

  三叔?

  没错,那声音居然是三叔的!

  而等我定眼再往前看的时候,发现眼前哪里还有什么晨晨,居然是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恶臭的人?

  不,肯定不是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种尸!

  她那又长又脏的毛发忽然间变长,朝我袭来,我冷哼了一声,滞了一口气,顿时感觉眉心处的太极鱼游转的似乎速度瞬间变快了许多!

  那头发刚将我的脖子缠起来后,噼里啪啦一阵犹如烧爆了的爆竹一般炸了起来,那长发女尸随即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嚎声中朝后面退了退,消失在了我的视线当中,我重重的松了口气,感觉头有些晕,身后忽然伸出了一只手,将我扶住,我扭头一看,原来是大牙。他有些担心的望着我:“没事儿吧?”

  我摆了摆手,说事儿,就是感觉有点儿累。

  三叔沉吟了声,打着手电在我脸上照了照,说我这应该是强行运转了圣舍利导致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