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跑下山坡的时候,三叔就醒了,他很惊讶于居然是我救的他,我也没工夫跟他解释了,毕竟我根本不能确定锁魂阵中的能量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发动,也许会是在下一秒,也许会再下一分钟。我不知道,可我很清楚,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三叔已经醒了过来,可听声音还是很虚弱,所以我并没有将他放下来,而是换扛为背。

  因为我们的视线为零,不得已下,三叔强行施展法术,再次折了一只纸蝴蝶,帮我们领路。

  跟着纸蝴蝶后面,刚走到我家屋子门口,准备从车子旁边绕开的时候,忽然飞在我们正前方的纸蝴蝶啪的一声灭了,我顿时感觉不好!

  三叔小声让我将他放下来。

  我依言放他下来后,我家的门灯亮了的同时,两把黑洞洞的手枪分别顶在了我和我背后三叔的头上!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两个我记忆中曾经出现的人,葫芦脸兄弟,应该是黑西服人组织的人。

  两人的表情如出一辙的木讷,很明显就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或者雇佣兵。

  我跟三叔俩都没敢动,虽然我有圣舍利护体,和我可没那个胆量敢用子弹来测试一下,我是否还有命能活到下一秒。

  而更我惊讶的是,我家的屋子里又走出来了一个我的老熟人‘老吴’,也就是最初将我引入整件事件的那个种马男。我不清楚他具体叫什么名字,不过我知道他是黑西服组织中的人,而且应该层面不算低。

  他爽朗的朝我笑了笑说:“程先生,没想到吧,咱们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见面。”

  我呵呵冷笑:“我倒是想明白一件事情,你是近来送死的吗?要知道,现在的程村可是很危险的。”

  他很平淡的哦了一声,微微一笑道:“如果你是指你们家老祠堂里三十年前布下的锁魂阵的话,那你尽可以放心,我们已经解决了一切的问题。”

  什么?

  我微微皱了皱眉,这怎么可能?

  太爷爷分明说过,想要破锁魂阵必须得大乾坤才能做到,难道说?

  三叔叹了口气,小声在我耳边说:“大乾坤应该就在他们手上。”

  虽然三叔的声音压的很低,却仍然被人听到了,而听到的人,居然是她!

  那个据说是西藏佛国圣女的女孩。

  一袭黑色的运动服,背负着三尺青铜长剑,扎着一尾秋水伊人般的马尾。

  她淡淡的回答了我们的疑问:“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程家的上一任族长,以人寿布下的锁魂阵,应该就是为了有一天,大乾坤能够再次现世。”

  果然!

  我背上的三叔苦涩的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将他放下来。

  随后好奇的望着马尾女孩与‘种马男’叹息着说:“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佛国的圣女吧?”

  马尾女孩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似乎并不太愿意回答这样的问题,可能是因为她觉得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回不回答都一样。三叔也没怎么介意她的态度,将视线投向‘种马男’疑惑的盯着他仔细的观察了好一会儿说:“这位,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种马男’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的笑了笑说:“在下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棋子,万道长不必纠结于此。道长只需要记得‘往生’这个名字就够了。”

  往生?

  三叔咀嚼了片刻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微微皱了皱眉,这个往生显然并不是‘种马男’的名字,很可能是他们组织的名字。而一听这个名字,就可以推测出,这个组织不是个善茬。

  众所周知,往生这一词汇多引用于地狱轮回之类的典故当中,而敢于使用这样一个名字的组织与他所展示在我面前的势力,以及结合我的经历来看,很有可能这是个极度神秘且恐怖的组织。

  三叔缓缓的伸手挥开顶在头上的枪,有些认命的问‘种马男’:“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种马男’微笑着说:“很简单,冥伞!”

  三叔摇头说:“这不可能,冥伞已经不在我们手里了,就在前几天被人给偷走了。”

  我有些深以为然,他们的目标还是冥伞。

  种马男似乎早就知道了冥伞的去向,摇头说:“这个我知道,冥伞现在就在双河大庙,你们去帮我取回来。”

  三叔有些不屑的笑了笑:“如果我不去呢?”随后又看了看我。

  我显得有些无奈:“三叔,我爸跟我二叔应该已经被他们给控制住了。”

  我这话着实让种马男有些刮目相看,而马尾女孩显然有些不以为然,只是淡淡的撇了撇嘴,却并没有说什么。

  种马男深深的看了看我,眼神中充斥着渴望与贪婪,虽然掩饰的极好,可却恰巧被我捕捉到了。

  我心里微微一惊,随即一想,就明白了,应该是圣舍利吧。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攥了攥拳头,挥手推开了身后正葫芦脸手上的枪,缓缓的朝种马男走去。

  人高马大的正葫芦脸冷哼了一声,伸手就朝我的肩膀抓来,我头也没回的往右边一侧躲开。呼啦一声,黑暗中冲出了二十来个手持枪械的黑衣大汉,枪口纷纷对着我,一脸森严冷肃。

  我呵呵一笑,种马男不紧不慢的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这个组织果然纪律严明,那些黑衣人,呼啦一声,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当中。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望着他说:“我们可以答应你们去双河大庙,但是你们必须得保证我家人的安全,当然还有我太爷爷的后事。

  三叔愣了一下,似乎从我的语言中捕捉到了什么,脸色骤然间巨变!

  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我道:“老叔,他•••••”

  看正$版$0章;节X上酷匠网

  我感觉心里压抑的都快要炸了,可我却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能表现的那么的懦弱与不堪。喉咙有些僵硬的嗯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单章只需要150抬挖掘机就能挖出来,这个数量是酷匠很多书中比较少的了,所以大家加油吧,尽量给我压力,让我多更一些,好吗?唇彩虽然白天需要工作,可晚上还是有时间来写的。对于码字写文,我很喜欢,也很热爱。所以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