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过神来,赶紧将身上的衣服脱了,然后来到了太爷爷的身边。

  脑海里依然在回忆着之前的那一幕,那是我吗?为什么我感觉那是我又不是我?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下意识的抬起了手腕,那一串佛珠是什么?我的心在颤抖,因为我无法理解自己所遇到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个马尾女孩并不是程不悔,而是佛国的圣女,历经斩三尸中善恶念的超凡脱俗者。

  我好像和她很熟悉,可又好像并不熟悉。

  Z酷H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我的手,我的腿以及我的心,都在颤抖,是那种从骨子里由内而外的恐惧。

  众生界,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那么多世界吗?如果是,那我之前的经历似乎就可以解释了,如果不是,那个我所说的众世界又是什么意思?

  那个我他说,一千个世界里有一千个程生,却只有一个程默。程生是我,程默是我,我是程默,可程生却不一定是我。

  这样一句本身就很矛盾的话又有什么含义呢?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我总是会出现那些莫名其妙的记忆,这里姑且用记忆来定义吧,断层了的记忆。

  我无法领会,我摇了摇头,甩掉了头疼的思绪。

  耳边传来太爷爷让我躺下的声音。

  我很顺从的就躺在床上,太爷爷开始提笔在我身上画那些符文。

  我爸跟我二叔俩站在一旁观看。我忍不住问太爷爷给我画的是啥?

  太爷爷没理睬我,只是专心的在画,入笔之处有灼热的疼。

  我心里不由的开始怀疑了,难道是记忆中那马尾女孩所说的佛国失传的秘术吗?

  我皱了皱眉,可望着太爷爷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我还是不相信他会害我。

  我爸也问我太爷爷,给生子这话的是啥?

  同样,太爷爷也没理睬他,连头都没抬一下。

  我二叔扯了他一下,小声道:“别问了,肯定是对生子有好处的,等会儿我也求爷爷给我话一个。”

  我爸哦了一声,这才没再问。

  太爷爷写的很细,一直从我的额头上画到我的脚上,大约半个多小时,才弄完。画完后,他松了口气,然后嘱咐我起身穿好衣服。

  奇怪的是,也就是入笔那一会儿会灼热,随后灼热感就消失了,我站在镜子面前看了看身上的符文,头皮有些发麻,没想到只是半个多小时,就已经画满了全身,密密麻麻的符文。

  二叔颇有些羡慕的盯着我身上瞧了瞧,然后问太爷爷,能不能给他画一个?

  太爷爷正准备收起笔墨,沉吟了一下,让他跟我爸俩都脱掉上衣,然后在两人背上画了两道符咒,是符咒,而不是符文。

  二叔显然对此不太满意,不过也没说什么。

  我刚把太爷爷的文房四宝收拾好,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太爷爷的眉头微微一皱,示意我们别出声。

  随后,关掉了屋子里的灯。

  门外传来了一个于我而言有些耳熟的声音:“就是这家?”

  是那个破棉袄老头?!

  他真的来了?那后面难道会?我不由的开始有些担心了。

  我很怕,我怕的不仅仅是会变成一团光,然后消失。更多的是,我怕我一直坚持的东西会破灭。

  随后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那人嘿嘿一声:“老东西,原来藏在这里,老子已经破了你的水中六道,看你还有什么招!”随后房屋的门被强行破开!

  太爷爷冷哼了一声,打开了房屋的灯!

  二叔随手抄起了身边的长板凳,我爸有些惊慌失措的拦在了我的身前。

  就见门外爬进来了一个人!是大牙!

  他的脖子上套着一根绳子,绳子另一头牵破棉袄老头的手上!

  他一脸不屑的盯着我们四个打量了一眼,然后怪笑了一声:“老家伙,白活了这么多年,狗东西,上!”

  他手一抖,那套着大牙脖子上的绳子就缩进了他的袖子里,大牙龇牙咧嘴的弓起了身子,口水直流的朝我们扑了过来,二叔抄在手里的长板凳却没敢砸过去!

  我爸似乎根本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已经吓的脸色铁青,我太爷爷大喝了一声:“你敢!”

  扑在空中的大牙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随后扑在了我爸的怀里,将我爸扑倒在地。

  我赶紧过去将我大牙拉开,却发现大牙已经昏死过去,而我爸吓的腿直接就软了。

  那老鬼哟了一声,说:“老家伙不愧是老家伙,被废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有这手段!”说着冷笑了一声,猛然朝我二叔一抬手,随后一根绳子就套在了二叔的脖子上,二叔身体颤抖了下,随后两眼一翻,手中的长板凳掉在地上后,被老鬼拖到了身边。

  我心里一急,也没多想,直接朝二叔拽去,那老鬼古怪的一笑:“结束了!”居然松开了二叔,伸手成爪直取我脖子。我双手胡乱一摆,居然将他推到了门口。

  老鬼咦了一声,又是一声怪笑,忽然消失在我的面前,随后我感觉脖子上多了一道绳子,一股巨大的力气将我往门外拖,刚拖到门口,扑的一声断裂,老鬼往后一躲,一根一尺来长的烟斗插在了我家房门上!

  我赶紧往回撤,老鬼不退反进,伸着爪子又朝我抓了过来,这次我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直接被他擒着个正着,就听太爷爷低吼了一声:“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余天真皇人按笔乃书以演洞章次书灵符元始下降真文诞敷昭昭其有冥冥其无沉疴能自痊尘劳溺可扶幽冥将有赖由是升仙都!斗!”

  一阵晦涩难懂不知道说的是什么的话从太爷爷嘴里生硬的念出,忽然间,我感觉身上一阵灼热,抓着我胳膊的老鬼吱哇一阵怪叫,赶紧松开了我的手!脸色惊恐的道:“这是什么?”

  光?

  我的身上居然真的透着淡淡的光,身后传来太爷爷剧烈咳嗽的声音,我惊骇的扭过头,太爷爷,满嘴鲜血的在朝我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非常感激曾经徘徊在人间投的100台挖掘机,加快了最新章节的解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