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到离我三米多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静静的望着我说:“你到现在还在关心别人,你应该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上正在发生着什么吧?”

  嗯?

  我疑惑的看了看自己身上微微散发的光,这确实令人不可思议,为什么我的身上会有光?那老鬼的手碰到了我的脖子后,会被那道光腐蚀?难道是跟我身上所画的符文有关?

  我伸手摸了摸身上的符文,居然像是纹身一样,根本擦不掉!

  我惊诧的望着那背负长剑的马尾女孩:“这到底怎么回事?”

  马尾女孩脸上微微露出了些许怜悯,摇头说:“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离开吧。”

  什么意思?

  我紧紧的皱着眉头,心里涌起了不好的预感。为什么她用那样的眼神望着我?为什么说让我安安静静的离开?

  离开?让我去哪儿?

  我的心开始有些慌了,我这是怎么了?

  我低头看了看我的胸前,那种奇特的光正在变强,而我的身体似乎在渐渐变暗。

  我开始害怕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往前走了两步,她却往后退了两步,我停止了脚步,惊慌失措的望着她:“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她轻叹了口气,从背后取下了那把青铜剑,然后对我说:“时光,你知道什么叫时光吗?”

  我茫然的望着她摇了摇头。

  她说:“这是一种激发人体潜能的秘术,出自佛国,据说自从嘎玛三世以后就失传了。威力很大,代价却是燃烧你的人寿,当你人寿将尽的时候,也就是你消失的时候。”

  什么!

  我大脑嗡的一下,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

  我太爷爷他们怎么可能会害我?我不可置信的大吼着!

  而我身上的光却因为这一吼变的更强了,渐渐的我能感觉自己身体上的能量在消失。

  强烈的光线让我很清楚的就能看到她的脸,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悯与无奈,她又叹了声气:“有些真相确实难以接受,可事实就是事实,哪怕你不相信,事实也不会因为你的不信而改变。这是你的命!”

  我开始变的有些激动起来,我感觉眼前的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在一派胡言,太爷爷他们怎么可能害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为什么要摆着一副怜悯众生的样子?她以为她是谁?啊?

  这时候,我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即将狂暴的情绪,歇斯底里的朝她扑了过去!

  可当我以为自己已经冲到她面前的时候,却发现她跟我的距离仍然是三米多,丝毫未变。

  她的那种眼神,我讨厌她的那种眼神!

  我疯了一般朝她扑去,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根本连摸都摸不到她。

  然而,就在我快要变成一个光团的时候,她轻叹了口气说:“你这样只不过是徒增业障罢了,顺其自然吧?”说着她不在后退,而是抬起手中的剑,朝我刺了过来!

  生死只在千钧一发!

  忽然,我的背后传来了一声夹杂着无奈与不舍的声音:“橙子,你又要欠我一次了,最后一次!”

  是浮生?

  可惜的是,我有那么一瞬间冷静下来,然后,我很清楚的看到了她的眼神中露出了惊讶与不解。

  随后,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钻进了我的身体里,接着我身上的光渐渐的暗下来,瘫倒在地上。

  在我的思绪弥留之间,我的脑海里浮出了那么一幅画面:我蹲在老屋的门口,远远见着一个看上去十来岁的小孩正骑着牛从池塘的另一侧走过来,佯装很威武的表情,那小孩很瘦,面色有些发黄,身上穿着好几个补丁的脏衣服,脖子上套着个银项圈,跟鲁迅笔下的润土似的。

  他好奇的盯着我看,似乎从未见过我一般。

  我喊了他一声,让他停下。

  他伸手拍了拍牛头,那牛竟然听话的不走了,他从牛背上跳了下来。

  更!新/最)@快?上《酷k匠.网

  牵着牛走到我身前,问我干啥?

  我说你叫啥名?

  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问我叫啥名?

  我说我叫程默。

  他嘿嘿一笑,抹了一把鼻涕,说你也姓程?我也姓程,我叫程浮生。

  接着,我的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叫程默?原来我叫程默?

  等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眼前却是一片大亮,我睁开眼睛,打量着周围,洁白的墙,充沛的阳光,呼吸间清雅的香味,窗前的风铃清脆的声音,以及一位背对着我站在窗外的黑衣女人。

  她背负一把青铜长剑,扎着清新脱俗的马尾。

  是她?

  我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自己的身体很虚弱,感觉好像失血过多了一般。

  喉咙很干燥,我下意识的就端起了桌子上的水杯,咕咚咚的喝了个精光。

  然后畅快的靠在床头上,朝窗外喊了一声:“这是哪儿?为什么我还活着?”

  这句话刚出口后,我感觉心里一阵刀剜的疼!

  小哥哥···我深吸了口气,感觉心口疼的我简直做不起来了,我蜷缩在床上,紧紧咬着牙关。脑海里全是那句:“橙子,你又欠我一次,最后一次!”

  他死了,真正的死了。第五次转世后,没有了,永远没有了。

  我叫程默,我天生有四颗眼珠子,我的称骨七两二,天生皇帝命!

  程生是我投入的一个缩影,一千个世界里,有一千个程生,却只有一个程默。

  程生是我,程默是我,我是程默,可程生却不一定是我。

  门外的马尾女孩缓缓的走进了屋,见我清醒过来,并没有表现的太过于兴奋,而淡淡的问我:“你依然是不信。”

  我望着她,有些苦涩的摇了摇头:“你又不是我,你怎么能看透我在想什么?”

  她撇了撇嘴,淡淡的道:“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无论他们怎么遮掩,都掩盖不了罪恶的本质。”

  我有些无奈的摇头,她是西藏佛国的圣女,是已斩善恶念的超凡脱俗者。可她也是个可悲的人。

  她见我并未继续纠缠,随即飘然而出,转眼已至窗外,仿佛之前站在我面前的并不是他。

  我取下了手腕上的一串奇特的佛珠,其中有一颗诡异的自主旋转,我紧紧的盯着佛珠上面,忽然间我发现上面出现了一张脸,一张与我一模一样的脸!

  意识再次被黑暗吞噬,我发现我正站在镜子前,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生子,你傻愣着干啥?赶紧把衣服脱了!”我穿过镜子发现身后我爸正坐在沙发上,二叔坐在他身边闷头抽烟,而说话的正是我太爷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