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酷@匠^T网i¤永LE久…8免费《a看VU小U说d

  我太爷爷点头,说可以试试,不过就是太委屈你了。

  我赶紧摆手说那不太好吧?

  三叔微微笑了笑说没事儿。

  就这样,晚上我们洗漱过,我跟三叔就来到了房间里,我爷爷特地给找了张凉席,然后后让我放在床肚底下,三叔很麻溜的就钻了进去。

  躺在床上,我一直都睡不着,三叔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着,也没跟我说话。

  我却一直在黑暗中盯着门,一直到很晚的时候,我才不知不觉睡着。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听到了轻微的开门声,我立刻睁开了眼睛,就见一个直挺挺的黑影歪歪扭扭的进了屋,然后来到了我的身边,我当时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就在那黑影朝我伸手的时候,那黑影却朝侧面倒去!

  随后发出了一阵嘿嘿声,我听的那叫一个头皮发麻,果然是二奶奶!

  我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站在了床里边的角落。

  就见床肚底下的三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出了床肚,冷喝了一声,直接将准备从地上爬起来的二奶奶按在了地上。然后吼着让我开灯!

  我手忙脚乱的下床打开了灯!

  就见三叔头下脚上以一种奇怪的倒立姿势压在了二奶奶的身上,而原本已经死了的二奶奶居然犹如猛兽一般拼命的挣扎却不得。

  那张狰狞的脸上扭曲的几乎看不出人形,三叔见我傻愣愣的望着不动,着急的朝我喊了一声打开我包袱,取出里面的朱砂蚕丝线把她捆住!

  我嗯嗯的点头,匆忙的打开了柜子从里面取出了三叔的包袱,胡乱的打开,在里面一阵翻找,找到了一卷毛线粗细,的赤红线卷,然后问三叔是不是?

  他说是,让我赶紧缠,我拿着红线小心的靠近三叔跟二奶奶,二奶奶那原本怨毒的眼神显露出了恐惧的神色,不停的摇头。

  我颤抖的拿着红绳子,却不知道怎么弄了。

  三叔瞪大了眼睛大吼着:快捆啊,她现在已经不是你二奶奶了,是一具僵尸,你要是不想她这么痛苦,就赶紧动手!

  我一咬牙,将手中的红绳子快速的解开,然后打了个活扣,绷圆了直接套在了二奶奶的脖子上,那红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一碰到她的皮肤就像是硫酸一样刺刺拉拉冒起了一道白烟,那腥臭的味道呛的我差点当场吐了出来,二奶奶那张扭曲到极致的脸上露出了怨毒之际的神色,龇着四颗犹如狼齿一样的尖牙,凄厉的惨叫。

  惨叫声甚至将早已入睡的爷爷奶奶惊醒,我爷爷走在前面,估摸着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吓的赶紧将身后的奶奶推走,然后一脸骇然的关上了门。

  我在三叔的指导下,一共在二奶奶身上绑了七八道,二奶奶才停止了挣扎,三叔一个筋斗翻了下来,粗喘着气,对我说了一句在屋里呆着别出门,然后快速的将床上的包袱给叠了起来抓起来就往门外冲了出去!

  留下已经吓出一身冷汗的我,和捆的一动不动的二奶奶。

  望着那张紫青色的脸,和尖锐的獠牙,我没坚持几秒钟,就跑出了屋,然后将门关上,来到了太爷爷的屋。

  走出房间的时候,大门是敞着的,可以看出三叔出去的时候很焦急,我感觉门敞着不太安全,就准备上前去关门,忽然门外一个人影闪过,一只枯如树皮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将我拖出了门外!

  随后我看到了一张我曾经发誓再也不想见到的脸!

  居然是那个女尸!

  那女尸惨白的脸上毫无表情,抓着我就要前面跑!

  屋子里传来了太爷爷犹如滚雷般的咆哮声:“孽障,放下我重孙!”

  随后感觉一阵非常庞大的气力将我摔出了老远的同时,一头栽进了我家厨房旁边的下水沟了,摔的我晕头转向,直接懵了。

  而那女尸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不见了。

  我忍着剧痛和恶臭从下水沟里爬了出来,发现门口的空地上躺着一把一尺来长的东西,走进一看,居然是我太爷爷的烟袋,我赶紧拿了起来,闷着头冲进了家里,然后关上了门。

  走进屋,太爷爷跟我爷爷奶奶都在屋子里,一脸关切的问我没事儿吧?

  我拍了拍身上的臭泥巴,摇头说没事儿,我奶奶被吓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我爷爷说要去帮我找衣服,可太爷爷却沉着脸说谁都别出去,就在这屋待着,等阿英回来,那东西还没走!

  什么?

  我一脸骇然的朝窗户望去,原本完好的窗户上的玻璃已经碎了一地,而窗户上正贴着一张惨白的脸,怨毒的朝我们望了过来,随后,一闪就不见了。

  我爷爷一脸惊恐的望着太爷爷:“爹,那东西好像是马河湾的那个,怎么会变成这样?”

  马河湾的?

  这?

  被我爷爷这一提醒,猛然见我想起来,怪不得三叔说是我们程村的,她不就是马河湾小店的那个老板娘吗?我二叔一直惦记的那个?可她什么时候死了?怎么又变成了这么厉害的僵尸?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窗户外,脑海中划过了许多二叔跟那女尸的事情。

  记得我小时候,还经常去她家的小店买东西,她是有夫之妇,可我二叔偏偏就喜欢他,所以有事儿没事儿的就往她家的店里蹭,也有时候会带上我,那女的还会给我一些小零食什么的吃。

  怪不得,怪不得我的记忆中她抓了二叔后并没有吸他的血,原来是这样。

  我心里充斥着疑问的同时,很是纠结,这个我二叔深爱的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居然会变成这样?

  太爷爷叹了口气,像是对我们说,又像是喃喃自语:造孽啊,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天谴吗?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太爷爷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低沉而嘶哑。

  我奶奶不知道是因为惊吓还是怎么的,居然趴在我爷爷的肩膀上睡着了,太爷爷那么大的声音都没有惊醒,我爷爷却低着头,叹着气。

  我傻傻的望着太爷爷,他说的那一番话,显然不是对我们说的,那会是谁?

  难道门外还有其他人不成?

  正想到这儿,忽然一个东西从窗户外被扔了进来,掉在了地上,我被吓了一跳,定眼望去,那居然是我家屋子里放的那个有些年头的布娃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今天的没了,这本书目前人气很差,追书什么的都有些不尽人意,不过,大家请放心,哪怕只有一个人看,我也会认真写的。感觉一路走来,大家的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