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爸跟二爷爷老两口先走了,我奶奶跟我爷爷俩去了自己的屋,我又陪了太爷爷一会儿后,太爷爷就让我去里屋睡,随后我去厨房洗了个脚,睡觉前,太爷爷又嘱咐了我一句,把门插好。

  我感觉太爷爷好像有点儿怪,不过既然说了我怎么着也得听。

  里屋是我小时候睡的屋,那时候,我爸妈经常不在家,我就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一走进屋,那种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味道,让我觉得特别的舒适。

  所以,心里虽然装着许多事儿,可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夜里,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忽然间被冷冻醒了,迷糊间就伸手扯被子,却忽然间摸到了一只凉冰冰的手!

  我猛然间就被惊醒了,睁开了眼睛,眼前漆黑一片,可我却知道我仍然是躺在屋子里的床上。

  但我隐约间好像看到了一个人站在我床前!

  谁?

  我硬着头皮问了一声!

  猛然间,那人朝我扑了过来,我吓的胡乱的用手去挡去推,依稀间,我的手摸到了他的脸!

  入手的那种皱巴巴的感觉告诉我,那像是一个老人的脸?

  我吓的一边挡着他,一边吱哇乱叫。

  而她的手却拼命的抱着我,嘿嘿的笑了一声!

  猛然间,我听出了她的声音!

  居然是我那个疯子二奶奶!

  酷)匠1网&y永久7'免费Jq看小说

  她怎么进了我的房间?

  随后就见着门外堂屋的灯亮了,悉悉索索间,我爷爷跟奶奶将门给推开的同时打开了灯!

  而趴在我身上的果然是二奶奶!

  她脸色惨白的望着我,眼神中充斥着我无法形容出来的神色,嘴角歪斜着,似笑非笑。

  我爷爷奶奶惊呼着将她从我身上拉了起来,可这一拉,二奶奶居然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我奶奶被吓到了,我爷爷也吓的不轻,不过他好歹还是伸手摸了摸我二奶奶的脉搏,然后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我缓过神来,喘着粗气,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我一看我爷爷那表情就知道咋回事。

  死了?!

  可我刚才分明还听到她嘿嘿的笑了一声啊!

  想到这儿,再看她那张惨白的脸和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时,我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我太爷爷也醒了,在隔壁屋子喊我们,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爷爷奶奶赶忙赶了过去,我根本就不敢在屋子里待了,也跟着过去。

  太爷爷已经开了灯,一脸疑惑的望着我们。我爷爷脸色铁青的说撇子家的死了!

  我太爷爷皱了皱眉,然后让我背他过去看看。

  于是我背着太爷爷又去了里屋,可一进门后,二奶奶的尸体居然不见了!

  这?

  我跟爷爷奶奶当时就傻眼了!

  这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不见了?

  难道二奶奶并没有死?自己跑了?

  可我们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并且,这一进一出没多大的功夫,她要是真的没死跑了,我们也应该知道的啊?

  太爷爷让我将他放在我的床上,然后问我不是让我把门插上吗?

  我有些纳闷的想了好半天,我明明记得插上了门啊?

  可之前我爷爷奶奶很顺利的就进来,那就说明门并没有插。

  太爷爷让我爷爷奶奶去通知我爸他们带着村里人出去找找。

  我本来也想去的,可太爷爷不让。

  就这样,我跟太爷爷在我的屋子里坐了一宿,一直到天亮。

  我爷爷奶奶才回来,我爸妈也跟着来了。

  太爷爷问他们怎么样?找着了没?

  我爸沉着脸说没有。

  我太爷爷嗯了一声后,让我爷爷他们赶紧带着我们离开程村去双河大庙。

  我爷爷也没再问什么,只是让我奶奶跟我妈去收拾东西,然后让我爸去通知我二爷爷家。

  随后他们都忙活了,我问太爷爷,二奶奶那是怎么回事?

  太爷爷却摇头说让我别问了,赶紧走。

  我心里一沉,这似乎比我预想中要快了很多,记忆中,我爷爷他们离开家去双河大庙的时间应该是祠堂倒塌后的一个多月,而现在才仅仅过了一个多星期而已。

  难道是什么因素导致事态在加速的发展?

  想来想去,很有可能的就是二奶奶的事情了。

  记忆中,二奶奶并没有死,而且一直挺到了三个月以后了。很奇怪的是,当时程村那么多人都死了,为什么唯独二奶奶却好好的?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而且这个原因从太爷爷的表情来看,他很可能是知道,只是他不愿意告诉我。

  想到如果事态不是按照我记忆中轨迹发展的话,那么我这仅有的优势就变的荡然全无了。现在冥伞没了,三叔还没出现,三叔?

  对了!

  我猛然间想到了问题的节点,这个时候,金晶应该还在家,而他爸应该还没出事,如果我能找到三叔,然后提前联系到金晶他爸,拿到那尊四面青铜人像的话,那岂不是说,程村还有希望?

  想到这,我整个人都兴奋的开始颤抖了起来。

  我太爷爷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儿,我要先出去一下。

  他问我去哪儿?

  我说去找万英!

  我太爷爷点了点头,说了句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看来真的是这样,唉,你去吧。

  当时我虽然有些疑惑,但因为比较着急并没有问太爷爷那话什么意思,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家,然后去了二爷爷家,我爸正在二爷爷家通知他们收拾东西,见我来了,让我回家帮我妈一起收拾东西,我说我有事儿得先出去一下,然后又问我二爷爷借了我二叔的摩托车。

  骑着摩托,八点钟左右的时候,我终于赶到了祁桥三叔家。

  三叔正端着大海碗蹲在门口喝稀饭,见我骑着摩托直接停在了他面前,朝我打量了几眼,问我找谁?

  我这才意识到,三叔并不认识我,于是告诉他我是大牙的朋友。

  他狐疑的又看了我两眼后,疑惑道我好像见过你。

  我楞了一下,等等,他说好像见过我?

  我干笑了一下问他去过大牙那儿?

  他咦了一声说你叫程生?

  我啊了一声!

  这?

  我整个人就像是被电流过了一遍似的,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三叔放下手里的碗,站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说认错人了。问我找他啥事?

  我说我太爷爷叫程霸先。

  他脸色猛然间变了,一脸惊骇的问我:“是不是程村出事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