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那伞其实就是冥伞?

  可我怎么一丁点儿都不记得我去北京的时候带了伞?而且这样一把可以说算的上家里至宝的东西,会让我随手拿到?

  我摇了摇头,感觉自己脑子乱的要死,根本想不起来为什么那把伞会在我的手里。

  我回过神来,见太爷爷正一脸期盼的望着我,我微微点了点头说:“我把说我回来的时候确实是带了一把伞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您说的那把。”

  太爷爷仿佛松了口气,嗯了一声,说:“那这么说,那伞现在就放在家里?”

  我不太确定的嗯了一声:“有可能是吧。”

  他让我赶紧回家一趟把伞带过来,我说好。

  随后我便走出了门,我爸跟爷爷正坐在堂屋的大桌子前,我跟他们说我回去拿样东西,就过来。

  我爷爷嘱咐我快去快回,中午陪他喝两杯。

  望着我爸跟爷爷,他们似乎丝毫都不知道,咱们家的一场大劫难将要来临。

  出了老屋,我几乎是跑着回的家。

  回家的大土路上,我遇到了一个骑着摩托带着头盔的男人,那家伙车子骑的飞快不说,后面还杵着一把伞横着放着,要不是我躲闪的及时,伞尖就戳到我了,就这,还溅了我一身的水,然后停都没停就往出村的方向跑。

  我一路骂骂咧咧的回的家。

  我妈正在厨房里刷碗,见我匆匆忙忙的,就问我咋回来的这么快?见着爷爷奶奶没?身上咋弄的这么脏?

  我有些焦急找到那把伞,就没顾得上解释什么,直接问她有没有见到了我回来时候带的那把伞?

  我妈想了一下,说好像是在堂屋的门后面吧,这又没下雨,拿伞干啥啊?

  我根本等不及再说什么了,只是说,没事儿,然后一股脑的就冲进堂屋里,然后扒开了大门。

  可门后面居然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我又看了另外半扇门,同样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我房间后面的门我爸妈屋子后面的门都看了,可依然是什么都没有。

  我有些着急了,就喊我妈,问她伞呢?

  我妈看了看门后面,疑惑了好一会儿,说我记得当时我明明就放在后面的啊,怎么就没了?

  我顿时脸色难看了起来,我妈问我怎么了?没事儿家里还有两把呢。

  我苦涩的笑了笑,问她我带回来的那把伞是不是黑色的?

  我妈点头。

  我腿一软,差点没瘫坐在地上,看来,有些事情真的不是能够改变的,哪怕是你明明知道即将要发生,也无法改变既定的现实。

  ?;酷M匠6…网^永nY久免费p看:小t)说0P

  我又把我妈给吓到了,她有些心疼的扶着我,然后伸手摸了摸我的脸,说:“生子,你可别吓妈呀,你脸色咋这么难看?”

  我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儿。

  我妈担心的将我扶到了椅子上,然后给我倒了一杯水。

  我喝了一口,感觉水根本就咽不下去,心里堵的厉害。

  一把伞就这么莫名的消失了?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还怕被人偷,可那从外表上看也就是一把伞而已啊,谁会拿呢?

  想到这,我就特别的难受,我必须得阻止这一切,我不想再失去他们了。

  于是我问我妈,我跟我爸离开这段时间,家里有没有来过人?

  我妈摇头说,没人来过啊,不过刚才我去后屋水井打水的时候,好像有辆摩托车开上来了,我以为是家里来了客人,就急忙赶了过来,可等我来了,那人却走了。

  什么?

  摩托车?难道是我回来时遇到的那辆?想到这儿,我整个人都傻眼了,可不是嘛!那孙子车子后面确实绑着一把伞,还差点儿戳到了我!

  想到这,我根本没办法再坐在家里了,急忙跟妈说我得出去一趟,我妈也拿我没辙,唠唠叨叨的让我早点回来。

  出了门,我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办?

  现在就算给我一辆车,我也追不上那个人了吧?

  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回老屋一趟,跟太爷爷实话实说。

  再次回到老屋,饭还没做好,我奶奶正热火朝天的在厨房炒着菜,我爸跟我爷爷都没在家。

  我直接进了我太爷爷的房,太爷爷见到我,赶紧坐了起来,问我伞呢?

  我一脸铁青的说:“伞没了。”

  啥?

  他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睛似乎就在那一瞬间变成了一片死灰。

  我心里堵的都快要炸了,可我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太爷爷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连叹了好几声气,摇头道:“这都是命啊,命啊。”

  我蹲在地上,不知道要说什么才能稍微哪怕一点点的宽慰一下眼前满脸皱纹即将踏入人仙之龄的老人。

  反倒是他安慰满是自责的我,以前我不知道什么叫欲哭无泪,现在我懂了,这就是。

  后来我爸跟爷爷串门子回来了的同时,我二爷爷跟二奶奶也来家,说是过来看看我。

  我心里有事儿,魂不守舍的一问一答,最多也就是强颜欢笑的说着一些家长里短。

  吃饭前,我太爷爷再次把我喊进了屋,让我带着一家老小都离开。

  想到记忆中那怨气冲天,连呼吸都是奢侈的景象,我摇头说,要走一起走。

  太爷爷叹气说,他活了九十多年了,年轻的时候哪怕是捅破了天,都没担心过什么,可自从我四叔那事儿发生后,他就觉得吧,这人一辈子再怎么折腾也就是一辈子,好不过平平淡淡的生活,他这辈子也算是活够了,大限将至之际留在知根知底的地方也算是落叶归根了,而我们却不能,毕竟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当时急得差点儿哭了,太爷爷却安慰我,说他半辈子都躺在床上,这是解脱!然后就让我喊我爸背他出去,跟家里人好好的吃顿饭。

  我没去喊我爸,我说我背您,太爷爷点了点头,开心的连说了两声好,然后就让我扶他起来。

  将骨瘦如柴的太爷爷背在背上,几乎就感觉不到什么分量,估摸着也就五六十斤的样子,随后在我爸他们惊讶的眼神中背着太爷爷来到了堂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