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生?你怎么了?

  程不悔在我身后焦急着喊着我的名字。

  或许,这就是宿命吧,在我即将从那里走出来的时候她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离我是那么的近。

  我没再理会程不悔的话,快步朝晨晨走了过去,边走边问她:“你怎么会穿成这样?”身后却传来了程不悔有些绝望的叫喊声:别过去!

  就当我走到晨晨面前的时候,忽然发现她嘴角扬了扬,扯出了一丝古怪的笑。

  我摇了摇头,她的笑不再温馨了吗?

  她忽然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将扯进了佛座位置的那个洞里,一股非常强大吸力将我连通她一起吸了进去,随后我失去了意识。

  后来,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见到了一个背对着我的女人,她扎着个马尾辫,身材很消瘦,一身黑色的衣服,我感觉她好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她究竟是谁,我想冲过去看看她是谁?可无论我怎么跑,怎么追,她跟我之间的距离总是那么的远。

  我追啊追啊,忽然脚下被踩了一空,我掉进了一个十分黑暗的地方,随后,我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生子?”

  嗯?

  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映入我眼帘的一张熟悉的脸,居然是我妈?

  我惊讶的睁开了眼睛,发现我妈脸上平添了些许皱纹,我有些心疼,鼻子酸了酸,刚想说什么,忽然想到,妈?

  这?

  我瞪大了眼睛,我妈被我看的有些害怕了,连忙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别吓妈妈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不忍心我妈那么担心,连忙摇头说没事儿,我妈这才送了口气,问我饿了没?我点了点头说渴了,我妈赶紧端起床头柜子上的水递给我,然后坐在旁边看着我。

  我一边喝水,一边观察,真的是在我家的老房子里!程村不是没了吗?我怎么回来的?

  我问我妈,这究竟是怎么了?我爸呢?我爷爷奶奶呢?

  我妈瞪大了眼睛,摸了摸我的额头,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退烧了啊?随后脸色变了变:赶紧跑出了门,原本嗓门就大的他冲着外面喊着我爸的名字,我傻乎乎的坐在床上端着大茶缸不知道她咋了。

  没一会儿我爸火急火燎的就跑了进来,问我妈咋回事儿?嗷嗷的?

  随后见到了坐起来的我,脸色一喜:“生子醒了啊,感觉怎么样啊?”

  我喊了一声爸,他点了下头,笑着望着我,望着眼前两鬓角白了发的父亲,我心里又是一酸,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百般疑问,顿时什么都不想说了,原本我以为,可能我这辈子都别再想见到他们了,原本我以为可能我永远也出不了那个双河大庙了,可我没想到,现在我不仅什么事儿都没有,我还见到了他们,父母,亲人,故土。

  什么是父母?就是那种平时厌烦他们唠唠叨叨,可出了远门后,总会不经意间惦记的人。是从来不会真正怨你在外面能不能挣到钱,而是心疼你吃没吃苦的人。

  望着眼前的爸妈,那一瞬间我忽然感觉到曾经的我,是那么混蛋!她已经不在了,我却那么自私的跟家里怄了三年的气。

  忽然间,我笑了起来,放声大笑了起来。

  我这一下真的把我爸妈给吓到了,一脸焦急的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我赶紧止住了笑,然后摇头,轻声说:“爸妈,我没事儿,只是感觉太•••”

  原本我是想说我太想你们了,可那那几个字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看x正$@版4章节M上e酷5匠\网

  他俩总算是松了口气,然后我爸就跟我妈说,儿子肯定是饿了,你去给他烧点好吃的。

  我妈嗯嗯的点头,然后问我想吃啥,我笑着对她说妈做啥,我就吃啥。

  我妈高兴的出了房门。

  留下我跟我爸俩,我问我爸,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爸没好气的说我,你这孩子看来是真的烧糊涂,你还能怎么了?你这不是刚从北京回来嘛,昨天外面下了那么大的雨,你一身湿透的跑回来的,手里拿着伞也不打,回来就发烧,找了你太爷爷给你看,他说你没啥大事儿,今天早上准醒。

  我点了下头,可忽然间却愣住了,我太爷爷?

  这?

  他不是已经?

  我感觉大脑嗡的一下,这次醒来后,感觉整个就像是从那个我绝望透顶的古怪世界忽然间回来了真实世界的感觉似的。

  我明明记得程村已经消失了,太爷爷也死了,三叔跟二叔都被困在了程村里。芳姨跟守仁和尚去了双河大庙,那个该死的‘老吴’用我的亲人威胁我,让我去找黑伞,我遇到了以前在北京的女房客程不悔,后来我被已经死了的女友晨晨给拉进了一个洞里,然后我就昏过去了。

  等我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在已经消失的程村家里,我原本已经被‘老吴’绑架的父母却安好的在我身边,说我是昨晚上从北京回来,然后淋湿了,发了高烧这才昏过去的。

  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比这更诡异的事情了吗?

  我应了我爸一声,他可能见我不太想说话,就说去看看我妈饭做的怎么样了,让我再躺一会儿。

  我点头微微笑了下,说好。

  心里却一直心不在焉的四周打量着,房间里的布置确实是我自己的房间,写字台上的21寸小彩电,书架上那些曾经一度赠恶却被码的整整齐齐的课本。甚至床头的小台灯与高低柜上摆放着的那个从我父辈就有了的破旧布娃娃。

  我伸手抚摸着被子与凹凸不平的石灰墙,手上留下了白色的石灰屑,我伸出了舌头舔了一下,舌头上传来的灼烧与苦涩感直白的告诉我,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么的真实。

  我弯腰吐掉了嘴里的不适,然后活动了一下身子,发现身上并没有什么不适,只是有些轻微的眩晕感。

  扶着墙,我出了房屋,来到了堂屋,门外的天灰蒙蒙的,正下着蒙蒙细雨,我扭头看了看中堂旁边的钟,时间是早上九点十分左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